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45章 到底選邀月,還是選憐星
  林宏昌的弟子離開客廳。

  穿過幾條走廊,臉上浮現出一絲陰翳之色。

  心中暗罵:“這老東西,居然還有所保留,那么好的功夫居然不傳授給我們這些弟子……”

  他并不相信‘欲練此功,必先自宮’的說法。

  身為林宏昌的弟子多年,自然不知道林宏昌是閹人。

  但對于辟邪劍法的事情卻并不懷疑。

  因為他早就覺得師父對他們有所保留,似乎從來都沒有打算將最厲害的功夫傳給他們。

  由此可見。

  辟邪劍法或許是真的存在,而這個自宮的說法,可能是為了嚇唬其他人所用。

  此時的林宏昌不知道自己早已被弟子記恨在心。

  他從客廳里出來。

  走到屋外。

  就見到一大群人黑壓壓的圍著。

  幾乎都是附近的武林人士。

  即便不是什么大門派,但也都是這一畝三分地上的武者。

  其中一人抱拳打招呼,“見過林總鏢頭。”

  “張兄客氣了。”林宏昌急忙還禮,又朝其他人道,“各位武林同道,在下林宏昌拜見各位。”

  “林總鏢頭客氣。”張兄笑著道,“我等聽說林家的辟邪劍法冠絕天下,今日便過來開開眼界,還望林總鏢頭能夠賜教。”

  賜教你媽啊。

  林宏昌臉上的笑容凝滯,額頭上的青筋開始跳動。

  一口老血差點沒有噴出來。

  到底是哪個天殺的這么造謠?

  “對啊,林總鏢頭,傳聞辟邪劍法神乎其神,可以算得上是天下的第一快劍,不知道我等能不能親眼見見?”

  旁邊的人跟著起哄。

  “林總鏢頭,大家都是武林中人,如此卓越的劍法,難道就不能讓我等開開眼界?”

  “林總鏢頭,你這就不把我們當成是同道中人了吧?”

  “……”

  眾人七嘴八舌,吵得林宏昌頭大。

  他朝著眾人抱拳行禮。

  “各位,林家沒有什么辟邪劍法,請諸位不要聽信謠言。”

  “我已經派人去查,相信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諸位請回吧。”

  林宏昌的話并不能讓人信服。

  都認為他這是藏著掖著。

  眾人見他不愿意施展,便準備轉身走人。

  不料,這時一道人影從人群里出來。

  是個年輕人,手上還提著一把劍。

  “在下徐清,江湖人送外號浪子劍。”徐清沉聲說道,“特來向林前輩求教,還望林前輩不吝賜教。”

  林宏昌抱拳行禮:“原來是徐少俠。”

  他的話剛說完,旁邊的人就說道。

  “浪子劍徐清,你不是一直在雍州的嗎?竟敢來青州,是欺我青州無人嗎?”

  “就你也配跟林總鏢頭求教?難道不知林鏢頭的劍法很快嗎?”

  徐清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

  開口說道,“在下路經長山城,聽聞林前輩修煉辟邪劍法,所以便慕名前來求教。”

  大家伙恍然大悟。

  “原來是慕名而來,林總鏢頭,我覺得不能讓雍州的少俠看低我們青州,不如您老出幾招打發他走算了。”

  “是啊,林總鏢頭,讓他見識見識你的厲害!”

  “此人年紀不大,口氣倒是不小,林總鏢頭,給他點顏色看看。”

  “……”

  此時的林宏昌已經是架在火上。

  不出手,那么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會化為泡影。

  就算是那些曾經得到過他幫忙的人,也會變成大盜,深夜潛入林府,就為了那所謂的《辟邪劍法》。

  沒有什么東西能夠比一本武功秘籍更讓人心動的。

  更何況,在外界的傳聞下,這本劍法只要練了,就能稱霸武林。

  這個傳聞沒有人能夠經得起誘惑。

  至于是不是真的要自宮,他們肯定不會在乎。

  像是那些家破人亡的俠客們,為了報仇,別說是自宮,估計更狠的法子都愿意接受。

  可如果現在出手,他也許能夠鎮得住一時,但鎮不住一世。

  林家,遲早有一天會被那些俠客們踏破門檻,就為了那本并不存在的秘籍。

  林宏昌不知道到底是誰在針對他,針對林家。

  他深吸口氣,“既然徐少俠有如此想法,老夫便只能答應。”

  見到林宏昌答應,所有人馬上拍手叫好。

  “林總鏢頭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

  “我就說林家一定有家傳劍法!”

  “今日終于可以見到傳說中的辟邪劍法。”

  “……”

  面對這些人的議論紛紛。

  林宏昌眉頭緊皺,“老夫再說一遍,林家沒有辟邪劍法。”

  “林鏢頭,這話就沒意思了吧?大家都那么熟,難道你還擔心我們覬覦林家的劍法?”

  “就是啊。”

  “……”

  徐清開口道,“不管林前輩會不會辟邪劍法,今日徐某都要求教。”

  “這邊請吧。”林宏昌只能答應。

  正好林府前面有一處空地。

  所有人都圍成一團。

  一眼不眨地看著場中的徐清與林宏昌。

  此時已是正午。

  烈日當空。

  腳下的這片空地是林宏昌的弟子平時練功所用,用細砂鋪成的地面。

  腳踩在上面并不會很硌腳。

  “林前輩,小心了。”

  徐清說了一聲,手中的劍就已擊出。

  他的劍法很平凡,平實,實在是很平常的劍法。

  沒想到居然連這樣的人都要來挑戰林前輩。

  眾人大失所望。???.

  本來還以為能夠見到辟邪劍法,看來,今天是白跑一趟了。

  盡管林宏昌沒有使出傳說中的辟邪劍法,卻依舊是流動莫測。

  他只用了挑、削、刺三字訣,可劍走輕靈,身隨劍起。

  只是幾招,就已經將徐清逼得透不過氣來。

  大家對這位敢于挑戰辟邪劍法的少年劍客都有點失望。

  但徐清卻對自己更有信心。

  因為他至少已看出林宏昌劍法中的三處破綻。

  若不是怕林宏昌使出辟邪劍法,他早已取勝。

  不過現在若是不先逼林宏昌使出辟邪劍法,估計他不一定會使出來。

  徐清思忖片刻,劍法開始變換招式。

  這一下,眾人才發現這少俠居然有所保留。

  兩人的身影站成一團。

  二十招不到,林宏昌就被這少俠一直壓著打。

  “林前輩,若是你再不使出辟邪劍法,晚輩只好得罪了。”徐清突然開口說道。

  林宏昌氣急。

  他已經知道自己跟這位少俠有差距,若是真的有什么辟邪劍法,早已經使出來。

  何必要等到現在。

  見林宏昌并沒有使出辟邪劍法。

  徐清的劍法再次一變。

  這次的攻勢更猛,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沖著林宏昌的要害而去。

  兩人交手不到十招。

  林宏昌的后背就已經被汗水浸濕。

  這年輕人劍法招招狠毒,要是再這樣下去,估計要敗。

  他正想著認輸,突然被徐清一劍刺中腋下。

  林宏昌的身子直接從半空落下,重重摔在地上。

  徐清施展輕功,輕輕落地,冷冷道:

  “看來林前輩認為晚輩不配見識辟邪劍法,晚輩告辭,待晚輩學成,再來求林前輩賜教。”

  說完,轉身就走人。

  眾人見林宏昌即便是受傷,也不愿使出辟邪劍法,更加認定這東西的存在。

  心里紛紛打著主意,趁著林宏昌現在受傷。

  不如趁他病,要他命……

  ……

  沈浪并不知曉長山城的事情。

  他現在正在面臨一個艱難的抉擇。

  到底是選邀月,還是選憐星。

  或者是兩個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