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47章 她邀月的男人,她一定要保護
  信上提到秦玉樓又派了五名天人境的高手前往天涯城。

  而且還讓逍遙坊協助秦玉樓的人。

  司馬曉曉說的十二個時辰,便是距離那些高手的到來也就只有十二個時辰。

  滿打滿算就一天一夜。

  也許明晚的這個時候,對方就會殺上門來。

  也許會更早。

  能夠讓青衣樓協助。

  秦玉樓能力果然不小,不過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畢竟只要利益使然,相互合作肯定是正常的。

  司馬曉曉能夠將這封信送來,已經是很對得起他。

  而且身為天涯城逍遙坊的坊主,司馬曉曉也不可能壓著這封信,她還要依照計劃行事。

  否則就是背叛青衣樓。

  “感謝曉曉姑娘送來的信。”沈浪道,“曉曉姑娘,不如進來一坐。”

  司馬曉曉道:“不了,回去還有事情,但愿沈公子莫怪曉曉沒能幫你。”

  “曉曉姑娘能來送信,沈浪已經感激不盡,又怎會責怪姑娘?”

  沈浪笑了笑,“若是沈某這次大難不死,日后定親自登門感謝曉曉姑娘。”

  這次司馬曉曉的信很詳細,不但寫明來人的名字、境界,甚至還有他們在沿途青衣樓哪個據點留宿等等。

  如此詳細的信息,自然是為了讓司馬曉曉能夠知道對手都是什么人。

  以便到時候能夠做好接待的準備。

  免得到時候被人假冒還不知道。

  “沈公子客氣,沈公子,曉曉先告辭,等你登門拜訪之日,曉曉必掃榻相迎。”司馬曉曉也微微一笑。

  送走司馬曉曉后。

  沈浪回到院里,坐下來,看了都沒邀月一眼。

  “我遇到了麻煩。”

  “什么麻煩?”邀月疑惑問道。

  沈浪將司馬曉曉送來的信告知她,“也就是說,我現在只有十二個時辰,十二個時辰之后,那些家伙就會殺過來。”

  “哦?看來那秦玉樓跟你還真是有天大的仇恨。”邀月微微蹙眉,“否則怎么可能接二連三派人來殺你。”

  沈浪感覺自己很無辜。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跟他有什么仇,我可以一直都在天涯城生活。”他無奈道。

  他認真看著邀月和憐星二人,“我現在能夠依靠就只有你們了。”

  三人交談時,正在洗菜的小昭認真聽著。

  本來她還想著跟沈浪辭行。

  可沒想到公子居然會在這個時候遇到麻煩。

  若是這個時候離開公子,便是棄公子不顧。

  這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出來的事情。

  她輕咬嘴唇,心里定下主意。

  要留下來。

  不管對方來多少人,她都要留下來陪公子!

  “無妨,便是打不過,我也能帶著你回移花宮。”

  邀月傲然道,“就算是秦玉樓想要到我移花宮來,也要看看他有沒有那個本事!”

  “姐姐說得沒錯,便是我們敵不過,也有本事將你帶回移花宮。”

  憐星跟著道,“姐夫你也不用太擔心。”

  “有你們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沈浪笑著道,“要是真的打不過,到時候你們可得保護我才行。”

  “畢竟我也沒去過移花宮,說不定可能要借這次機會去里面探個究竟。”

  憐星微笑著道,“姐夫,若是你到移花宮,自然會讓你探個明白。”

  “既然如此,那我們先別管這些事情,吃飽喝足再說。”

  沈浪一臉的無所謂,“身前哪管身后事,浪得一日是一日。”

  說話間,小昭端著菜肴過來。

  輕聲問道:“公子,要開始了嗎?”

  “現在天色也不早了,我們動手吧。”

  沈浪看了她一眼,關切地道:“小昭,我見你有些魂不守舍,是遇到什么事情嗎?”新筆趣閣

  “沒有啊,只是想到一些事情而已,有勞公子擔心,小昭沒事的。”小昭否認自己見到娘親的事情。

  因為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說出口。

  雖然兩人的是主仆關系,但沈浪從一開始就對她不薄。

  天材地寶隨便她用。

  不知不覺中,她的修為也跟著得到一點提升,內力也比之前更要精進。

  單是這一點,她此生都不會傷害公子半分。

  若是離開公子,沈府便只有公子一人。

  沈浪見到她否認,便說道:“還記得公子跟你說的嗎?”

  小昭一臉疑惑。

  旁邊的邀月看似漫不經心,但注意力全放在這邊來。

  “沈府雖然不大,但可以讓你遠離江湖恩怨。”

  沈浪語氣平緩地道,“難道你以為你取得乾坤大挪移秘籍,你娘親就能得到波斯明教的原諒?”

  小昭渾身一顫,她不知道公子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身世,又是如何知道自己的目的。

  急忙作勢要跪,“請公子恕罪,小昭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好端端的怎么要下跪呢?”

  沈浪將她扶起,輕嘆口氣,“我說過,事情在心里壓得太多,會容易有心病。”

  “公子不是責怪你隱瞞,而是希望你小小年紀,別讓自己心里堆積那么多的心事。”

  他問道:“若是我沒猜錯,你今下午見到你娘親了吧?”

  小昭緩緩點頭,不敢看向沈浪。

  “所以你娘親打算在你讓六大門派進攻光明頂時,潛入光明頂密道?”

  “公子明鑒。”小昭輕嘆一聲。

  眼下,所有的事情都已經被沈浪說出來。

  她的心里突然沒由來的一陣輕松。

  因為她不需要在沈浪的面前刻意隱瞞什么。

  “其實,你父母欠下的一身債,并不需要你來償還。”

  沈浪繼續說道,“公子不希望你生來就背負一個沉重的故事而活著。”

  小昭眼眶里蓄滿淚水,銀牙輕咬嘴唇,卻不知道要說些什么。

  “做個無憂無慮的丫頭吧,若是你娘親讓你去光明頂,你拒絕她便是,憑什么她的過錯要讓你來承受呢?”

  沈浪語氣如春風般暖心,“不要為了那個故事,就放棄自己的自由,放棄自己的開心,放棄自己的如花容顏,放棄人間最樸實的親情。”

  “謝公子體諒。”小昭輕聲說道。

  “好了,我們先準備燒烤吧。”沈浪轉移話題。

  為了這頓燒烤邀月可是期待很久。

  因為屋里只有小昭一人,沈浪便親自上陣。

  吃著燒烤,再配上冰鎮后類似于啤酒的醴酒,絕對是最佳的享受。

  沈浪還在想著,要不要抽時間研究一下啤酒是怎么做的。

  四人一起吃個痛快,喝個酣暢。

  吃飽喝足,小昭去收拾東西。

  邀月拿著一壺酒,施展輕功去到屋頂。

  躺在屋頂上,看向天上的月亮。

  沈浪也跟著上去。

  挨著邀月的身邊躺下來。

  憐星左看右看,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干脆就去后院泡澡滋養經脈。

  邀月轉頭看了沈浪一眼,“明日若是那個神秘人不出現,我們敵不過的話,你就有多遠跑多遠。”

  “好!”沈浪點頭應道。

  他活動了一下身子。

  將腦袋靠在邀月的小腹上,“不過總會有辦法解決的。”

  邀月只覺小腹一沉,不過并未抗拒。

  緩緩閉上眼睛:“但愿吧。”

  她不知道兩人對上五個天人境的高手會有多少勝算。

  但不管是否輸贏,她都要全力以赴。

  兩人沉默,只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時間靜悄悄過去。

  差不多半個時辰后,邀月便睜開眼睛。

  聽著沈浪均勻的呼吸聲,開口道,“我去讓門下弟子盯著,若是對方來了,我們也好知曉。”

  “好。”

  沈浪睜開眼睛,站起身。

  邀月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隨后便施展輕功回隔壁的院落。

  而沈浪也起身回房間里。

  因為他剛才用300打臉值抽到一樣好東西。

  這東西也許是明天戰勝秦玉樓派來的高手的法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