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48章 劍氣滾龍壁,誰擋都得死
  【天階劍法劍氣滾龍壁】

  但要想施展這招,他還得提升修為。

  從系統里取出一顆血菩提。

  吞下后,瞬間便感覺到血菩提所帶來的作用。

  丹田內的內力開始運轉,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差不多半個時辰便停下。

  境界提升到二流巔峰。

  這個境界,配合先天罡氣可以施展一次劍氣滾龍壁。

  即便只能施展一次劍氣滾龍壁,但如果再加上四招神刀斬,料想也差不多了。

  境界升級太快,他就沒辦法吸引別人來挑戰,也就沒有辦法收取經驗。

  而且越是往上的等級,提升也就越難。

  所謂內練一口氣,外練筋骨皮。

  低境界的一般是有一定的內功基礎,有很好的格斗技巧的武林中人。

  而到了一定的境界后,便不再滿足于簡單的肢體反應。

  開始考慮如何控制自己的武功,讓其收放自如,讓自己能夠更好的戰勝敵人。

  更何況武技分為心,體,技三昧,每領悟其中的一個,都能有很大的提升。

  只有全部都通透,才是真正的高手。

  同時還要能夠在戰斗中始終維持同一種心境,不會彷徨迷茫,更不會在緊要關頭廢話連篇讓敵人翻盤。

  例如張無忌在修煉乾坤大挪移的時候,都是處于無欲無求的心境。

  把境界提升到二流顛覆后。

  沈浪又將已經劍氣滾龍壁融合,并達到初窺門徑境界。

  這種天階的武技,要想達到返璞歸真的境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邀月與憐星感覺到沈府傳來的真氣波動。

  好奇之余,她微微試探。

  二流巔峰!

  難道沈浪為了麻痹明日來的敵人,估計將自己的修為壓制到二流巔峰?

  她感覺這種可能性很大。

  別看沈浪平時都是悠游自在的樣子。

  但光是看他在院子里布置毒藥,便知道他可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純樸。

  至少,他的心機不會淺。

  只是。

  明日能夠戰勝那五名天人境的高手,邀月的心里其實還是很沒譜。

  ……

  次日,天才蒙蒙亮。

  便已經有五道身影在山路上疾行。

  為首留著胡子,書生打扮的人催促道:

  “大家都加快腳步,早點料理完那廝,我們早點回去。”

  “趙兄,也不知道孫老有沒有得手,這么久也沒消息傳來。”

  其中一名身著白衫的劍客道,“若是孫老得手,我們兄弟幾人這一次豈不是白走一趟?”

  “白來一趟又怎么樣?反正這一路上吃喝都是在青衣樓。”

  另外一名手持一把大刀的漢子道,“吃香的喝辣的,而且還有美人作伴,倒是逍遙快活得很。”

  “我也覺得,這日子確實是快活得很,也不知道下次秦相還會不會安排這樣的任務。”手里持著一對判官筆的人說道。

  另外一名抱著劍,頭上戴著斗笠的人笑著道,“只要我們好好辦事,料想秦相也不會虧待我們的。”

  此五人便是秦玉樓派來協助孫無法追殺沈浪的。

  秦玉樓派出孫無法后,擔心孫無法沒辦法殺掉沈浪。

  于是又派出這五人,并與青衣樓達成合作,讓其協助他們五人。

  他們分別是奪命書生趙正奇、一劍西來居辰、金刀狂人童英武、鐵面判官崔鴻朗、瀟湘劍客蕭星劍。

  五人正朝天涯城疾行。

  突然。

  趙正奇一身厲喝。

  “什么人!”

  前方的樹下出來一道人影。

  看上去很是年輕。

  只不過是個二流巔峰的境界。

  試探了一下,他周圍并沒有什么人。

  “原來是個不入流的家伙……”

  見到眼前樹下的身影,蕭星劍立刻哂笑出來。

  “你莫不是打算來劫我們幾人的?”

  這話引起幾人的嘲諷。

  蕭星劍笑了幾聲,嘲諷著說道:“若是不想死,就趕緊滾開,否則別怪大爺不客氣!”

  “諸位前輩,晚輩白小浪見過幾位前輩。”

  白小浪對眼前幾人抱拳行禮,“晚輩并非是為了打劫幾位前輩,晚輩只是要去天涯城找人報仇而已。”

  “哦?找人報仇?”

  蕭星劍對眼前的白小浪沒放在眼里,本著戲耍的心態,笑瞇瞇問道:“不知要去找誰報仇?”

  “若是你表現好,待會兒蕭星劍蕭大爺教你兩招,保你能夠取勝。”

  白小浪臉上浮現出驚喜之色,忙道:“如此便謝謝這位前輩,晚輩要去找的便是天涯城的沈浪。”

  沒想到居然碰到一個要去找沈浪的小子。

  真是一件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白小浪又道:“晚輩本住在天涯城的城邊,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樂無邊,誰知那姓沈的他蠻橫不留情……”

  “閉嘴!”蕭星劍懶得聽他念叨,又道:“不知可否有外號?”

  “若是沒有,蕭大爺再幫你取一個響當當的外號。”

  “回前輩的話。”白小浪抱拳回道,“晚輩境界雖低,但殺過幾個人,承蒙各位武林中人抬舉,人送外號——銀劍浪子。”

  “銀劍浪子?”

  蕭星劍聽到這名字忍不住就想笑。

  看著長得倒是有幾分俊朗,但是叫這個名字讓人忍不住就想笑。

  其他的幾人也是忍俊不禁。

  趙正奇催促說道:“時候不早了,我們還是快些走吧,不要管他了。”

  “不知諸位前輩此去何處?”

  這白小浪似乎很難遇到高手,也似乎不懂得江湖險惡。

  滿臉真誠地道:“晚輩今日見到諸位前輩,實在是三生有幸,若是諸位前輩不趕時間,不如到晚輩家中坐坐……”

  說到最后,聲音已經很輕,“若是能夠得到幾位前輩的教導,晚輩定當感激不盡。”

  趙正奇雖然在武林上有些惡名,但瞧見這年輕人虛心求教的樣,便又停下腳步。

  道:“小兄弟,我們幾人要去的便是天涯城,不過你若是能夠跟得上,我們便帶你去吧。”

  “多謝這位前輩。”白小浪再次抱拳行禮。

  隨后跟在幾人的身后。

  趙正奇施展輕功在前面掠出一會兒。

  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

  馬上停下腳步。

  “你們有沒有發現什么問題?”

  “什么問題?”其他人幾人好奇問道。

  趙正奇眉頭緊皺,“剛才那自稱白小浪的小子是二流巔峰對吧?為何能一直跟著我們?”

  幾人回頭望去,發現白小浪居然真的能跟在他們身后。

  雖然是遠遠跟著,但這并不應該。

  要知道他們幾人都有著渾厚的內力。

  施展輕功毫不費力,可那小子居然還能跟上。

  “大哥,我們現在要怎么做?”童英武沉聲問道,“要不要我將這小子抓來?”

  趙正奇思考了下,“不用,我們接著趕路吧。”

  他覺得一個二流巔峰的人,對他們五人應該不會有什么威脅。

  而且現在已經能夠看到天涯城的城墻,完全沒必要再鬧出什么事端來。

  就在此時,白小浪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諸位廢物。”

  “廢物?”

  蕭星劍瞬間殺機頓起,轉過身來,“你說誰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