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49章 走得很安詳,這到處都是
  寫在前面:關于天人境變成宗師,因為前面有很多人留下各種差評,所以改了一遍,改為邀月的境界宗師級中期,這五人宗師級中期,對受到影響的各位說聲非常非常抱歉,鄭重向你們說聲對不起。

  ……

  盡管沒有龍吟,但浩瀚的劍氣足以讓這幾人神魂俱顫。

  首當其沖的蕭星劍瞬間被撕成粉碎。

  其余四人亡魂皆冒。

  這小子不是二流巔峰嗎?

  怎么能使出這么強的劍氣?

  來不及多想。

  轉身便欲逃走。

  可即便是威力打了折扣的劍氣滾龍壁威力依舊。

  若是大宗師級別的或許能夠扛住這波攻擊。

  但他們的境界最高也不過是宗師中期。

  連出招抵御和轉身跑路的機會都沒有。

  無數道劍氣爭相撕裂這幾人。

  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這蔽天遮日的劍氣籠罩在內。

  劍氣是怎么來的,又是怎么沒的。

  沒人看清楚。

  只知道自己這輩子永遠都到不了天涯城。

  臨死前。

  腦袋里只有一個念頭。

  這年輕人,是個老陰比!

  等到一切塵埃落定后,這五人便被送進地府。

  走得很安詳。

  化名白小浪的沈浪一下子癱坐在地,臉上盡是密密麻麻的汗珠。

  這一招確實威力驚人。

  但它的消耗,同樣驚人,一擊便榨干他體內所有的真氣!

  丹田空空無也。

  一滴都不剩。

  本來還想著自己能夠再出四招神刀斬。

  現在看來,是他大意了。

  一招劍氣滾龍壁直接讓他變成一招男。

  沈浪深呼吸一口氣,強忍經脈傳來的陣陣劇痛。

  快速從系統里拿出一枚血菩提吃下去。

  剛要盤腿坐下,一道人影突然施展輕功從遠處掠來。

  一頭銀發,滿臉胡須的中年人。

  這幅相貌當真是不怒自威。

  同樣也是宗師境界。

  他一過來便眉頭緊皺,“好強的劍氣!”

  “可為何沒有看到交手的雙方?”

  眼睛在草叢里一瞥,殘骸到處都是。

  看來已經有人死在這里。

  他把目光落在沈浪的身上。

  二流巔峰。

  而且看上去很虛的樣子。

  呼吸都有幾分紊亂。

  “小兄弟,這里剛才發生了什么?”

  沈浪急忙回道:“回前輩的話,晚輩剛來到這里,便已經看到劍氣漫天。”

  “哦?”中年人問道,“你可曾看到交手的雙方?”

  “他們的動作太快,我看得不是很清楚。”

  沈浪一臉敦厚老實的樣,“只是隱約聽他們說起一個名字。”

  “什么名字?”

  “叫什么秦玉樓,不過晚輩修為太低,說不定沒有聽清楚。”

  沈浪一招禍水東引,接著道,“除了那個名字之外,還聽到有人說什么我孫無法為秦相做做牛做馬,他竟要這般對我。”

  “還說不管秦玉樓派出多少人,他孫無法都要全部誅殺,不過他們越打越快,有幾人被打死后,那孫無法眨眼就不見人影。”

  中年人思忖了下,“看來又是江湖尋仇。”

  仔細看了后,此處除了沈浪再沒有別人。

  自然對沈浪的話不疑有他,這般修為,能夠聽到這些,說明那個叫孫無法的肯定很火大。

  他看了沈浪一眼,“這位小兄弟,你這是要去哪?”

  “回前輩的話,晚輩要去天涯城,豈料半路遇到這種事情,江湖太險惡了。”

  此時的沈浪看上去就像是一副被嚇壞的樣子。

  他不認識眼前這個人,但把這里發生的一切都推到那個死人孫無法的身上。

  現在孫無法估計都已經是腐尸一具,完美的背鍋對象。

  到時候就算是秦玉樓估計也會認為是孫無法背叛他。

  “此處距離天涯城不遠,小兄弟你慢慢走吧。”

  說完,中年人便施展輕功遠去。

  沈浪松了口氣。

  準備找個地方運行真氣時,一道白影便從天而降。

  來人正是邀月!

  早上沈浪出門時,邀月是知道的。

  但只當他去請幫手而已。

  可沒想到這一去就花了這么長的時間。

  便擔心沈浪會遇到那前來尋仇的五人。

  于是讓憐星留在沈府,而她則外出天涯城尋找。

  身影剛從天涯城城墻掠出時,便看到這里漫天的劍氣。

  芳心一緊,迅速朝這邊趕來。

  見到沈浪此時的樣子,便急忙上前扶住,“沈浪,你怎么樣?有沒有傷著?”

  “還好,就是被榨干了而已。”

  沈浪看了她一眼,努力擠出一絲笑容,“我現在一滴都沒有。”

  邀月仔細檢查,確認只是真氣不足,才松了口氣。

  “那來尋仇的五人呢?”

  “死了。”

  沈浪指著眼前的空地,“這遍野都是。”

  “又是那個神秘人出手的?”邀月疑惑問道。

  雖然她自我認為沈浪的境界可能高過她,但一下子同時面對五個人,壓力還是不小。

  沈浪搖頭,“哪有什么神秘人出現?是我施展了一招禁忌之術,才堪堪將他們都弄死。”

  “可惜沒控制好劍氣,弄得尸骸到處都是……”

  見沈浪一臉認真的樣,邀月便也沒有再問。

  “我們先回去再說。”

  說完,便一手摟著沈浪的腰,朝天涯城的方向而去。

  能夠靠容顏吃軟飯也是一種本事。

  多少人想要吃軟飯都沒有這門路。

  “關于孫無法的事情,我已經調查清楚。”

  沈浪跟邀月說道,“暫時不要透露他已經死去的消息,我還得靠這人給秦玉樓添亂。”

  雖然邀月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但既然他這么說,便照辦。

  反正那具尸體對她來說,已經沒有什么用處。

  邀月施展輕功,帶著沈浪從半空落入院子。

  見到兩人回來,一直如臨大敵的憐星急忙上前一起幫忙扶著沈浪。

  隨后警惕地問道:“姐夫這是遇到了幾人?他們有沒有追來?”

  “都死了。”沈浪坐在凳子上。

  見憐星與小昭臉上寫滿關切,總算不負對她們這般好。

  等自己生龍活虎,一定要帶憐星出去當打手。

  要是看誰不慣,就先讓憐星去把對方打個半死,然后他再去撿便宜。

  小昭見到兩位宮主圍在公子身邊,她便沒有過來。

  輕聲問道:“公子,沒什么大礙吧?”

  “沒事,只是有些力竭而已,要不了兩日便能康復。”沈浪認真道。

  從城外回到城內的這段時間,丹田已經恢復得七七八八。

  要是再磕一顆血菩提,絕對能夠恢復。

  但那玩意也不能多用,他更想得到更多的打臉值,氪金的東西才是好東西。

  血菩提這樣的好東西暫時不宜多用。

  見到沈浪臉色確實慢慢好轉,幾人總算把心放進肚子里。

  逍遙坊,司馬曉曉一早就做好準備。

  等著迎接秦玉樓派來的那五人。

  可一直等到中午也沒見到那幾人的到來。

  難道那幾人在前面一處的逍遙坊漂到失聯了?

  她正想著要不要派人去前面一處逍遙坊打探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