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51章 秀外張三娘,深宮邀月色
  “確實。”邀月點頭。

  小昭也一臉地好奇,“公子,它為什么會這么翹?能吃嗎?”

  “當然能吃了,你沒看到公子剛才還揉了它好一會兒么?翹是因為火的原因。”

  沈浪認真道,“不過還要等到里面的汁出來才更好吃。”

  “看起來味道似乎還不錯的樣子。”憐星又說道。

  擺在幾人面前的是一盆炭火。

  炭火上放著三根長條形的東西。

  這是沈浪自己研制的烤腸。

  而且是改良版的。

  內藏餡料。

  遇火還能膨脹。

  再加上受到炭火的炙烤,就會自然而然翹起。

  烤到一定的火候,里面的餡料便能化為湯汁。

  讓烤腸內的每一處都能吸收到。

  沈浪將烤腸翻了一面。

  在上面均勻涂抹佐料,這三根烤腸便已烤好。

  邀月三人一人一根。

  小昭用筷子夾起一根,輕咬一口。

  濃郁的香味瞬間彌漫在口腔里。

  憐星也試著吃了一口。

  味道還不錯。

  “這東西確實味道不錯。”她說道,“吃起來香味十足。”

  邀月猶豫了下,也輕咬一口。

  確實味道很不錯。

  在吃的這方面,她知道沈浪很有天分。

  現在的小昭也已經得到他的真傳,而且這丫頭還很乖巧,討人喜歡。

  吃完烤腸,邀月一手拿著桌上的酒壺和杯子。

  “我到屋頂乘涼。”

  說了一聲,便起身施展輕功飄然去到屋頂。

  她似乎越來越喜歡在屋頂上乘涼。

  沈浪也起身掠去。

  晚上在屋頂乘涼確實是一種不錯的享受。

  他仰面躺在屋頂上。

  邀月坐在他身邊,“關于秦玉樓的事情,你有什么對策了嗎?”

  “已經有了。”沈浪應聲道,“明日就開始施行。”

  邀月倒了一杯酒,輕抿一口,“我會留人手在隔壁,如果有什么事情,就讓她們傳信到移花宮來。”

  “如果我自己都不能解決,我肯定會去移花宮投靠你。”沈浪看向頭頂的星星。

  挪動了一下身子,將頭枕在邀月的腿上。

  好奇問道:“你見過江楓嗎?”

  “沒有,只聽說燕南天是他的結義大哥,師傅是軒轅仙劍樓拓蓬。”

  邀月看了沈浪一眼,“難道你認識?”

  “我怎么可能認識?就是好奇問問而已。”沈浪笑著道,“想到了自然要問。”

  邀月抿嘴不語。

  她自然知道江楓,也知道江湖上有這么一句話,‘秀外張三娘,深宮邀月色’。

  張三娘是江湖第一美人,而她是世間第一絕色。

  只是前者常露面于人前,她則常在深宮之內。

  在天涯城待這么長時間,還如此的在大庭廣眾之下拋頭露面,這是以前都沒有過的事情。

  只是她一生行事,何須向人解釋?

  “給我一杯酒。”沈浪伸出手。

  邀月給杯子倒上酒,遞到沈浪的手里。

  等沈浪喝了之后,才后知后覺,這杯子她用過。

  不過這樣的事情似乎也不是第一次。

  喝了酒,沈浪又道:“今晚上別回去了。”

  “為何?”

  “晚上我給你看個大寶貝,我珍藏了多年的寶貝。”

  “什么大寶貝?”

  “在這里不好展示,待會兒再給你看。”

  “好。”邀月點頭。

  對面那套房的屋頂上同樣也有一個女人在乘涼。

  東方不敗。

  她瞧見沈浪將腦袋枕在邀月的腿上。

  心里恍然大悟。

  江湖傳聞果然不假。

  要不然邀月怎能容忍這男人這般對她?

  若非親眼見到,她也不會相信邀月會有如此的溫柔一面。

  只能說明,沈浪就是她的夫君。

  這個弱點如果利用得好的話,或許還能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

  日月神教要想發展好,就必須要向外擴張。

  到時候肯定要與移花宮有沖突。

  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因此。

  要如何打擊移花宮便是重中之重,

  東方不敗很快計上心來。

  邀月也察覺到屋頂上的東方不敗。

  只是對方沒有對她出手,所以也就懶得搭理。

  與沈浪靜靜在屋頂上納涼。

  院子里。

  泡過澡的小昭則與憐星低聲聊天,說的都是雙方在外面闖蕩時的所見所聞。

  盡管兩人的地位相差懸殊,但憐星很喜歡這個乖巧聽話的丫鬟。

  眼看著時間差不多。

  憐星便道:“我先回去休息,明日再過來。”

  “好的二宮主,我明天等你過來。”小昭點頭應道。

  等憐星離開。

  邀月便說道:“你那個丫鬟很聰穎,好好教導一番,或許能夠讓她的修為再進一籌。”

  “我一直在想給她找個什么好武技,要不你給她傳授明玉功和移花接玉?”

  沈浪認真道,“我的功法大部分都是至剛至陽的,不合適小昭的修煉。”

  這話當然是假,但他不希望邀月突然有一天要追殺小昭。

  若是邀月能夠給小昭傳授一招半式,這里面可就大有學問可做。

  邀月沉默。

  好一會兒才說道,“讓憐星教她吧,我看憐星和她處得很開心。”

  “好。”沈浪大喜。

  有憐星的教導,小昭的境界肯定也能得到提升。

  而且她天天受各種天材地寶滋養,境界的提升也已經變得異常容易。

  邀月又道:“你對那丫頭倒是不錯。”

  這話里似乎帶有隱隱的威脅。

  如同要護食雌獅。

  “都是自家人。”沈浪一臉真誠的樣子,“那丫頭可是個苦命人,這讓我想起我的身世。”

  “既然入了沈府的門,自然是要對她好一些。”

  邀月沒有說話。

  什么能夠融化冰?

  那當然是火。

  沈浪起身,“走,我帶你去看看我的大寶貝,很大的哦。”

  “我倒要看看有多大。”

  邀月跟著起身。

  兩人從屋頂上下來。

  沈浪帶她進自己的房間。

  反手將房門關上。

  見到沈浪突然關門。

  邀月心里沒由來一驚。

  “你要做什么?”

  沈浪反手取出一對蠟燭。

  確實很大。

  而且還是龍鳳燭。

  “點蠟燭啊,難道你沒發現這屋里的蠟要燒光了嗎?”

  沈浪說著,便準備將手中的蠟燭點上。

  突然,邀月伸出手在他身上點了一下。

  沈浪的動作瞬間停下。

  “你竟點了我的穴道?”

  “我只是試試你的身手而已。”邀月的聲音從后面傳來。

  不知道為什么,她的聲音似乎帶著一絲顫抖。

  就好像是要做什么壞事一樣。

  跟著衣袖一掃。

  房間里瞬間一片黑暗。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

  下一瞬。

  又聽到邀月的聲音,“你竟敢詐我……”

  聲音還帶著幾分顫抖,“唔……你這狠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