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53章 驚人的大突破,沈天君的兒子
  難道邀月等人開始突破了?

  下一瞬,連續幾股真氣襲來。

  大宗師初期!

  宗師巔峰!

  一流初期。

  沈浪萬分詫異,難道邀月一下子突破到大宗師初期?

  對面一直關注這邊的東方不敗吃驚不已,難道沈府真是什么風水寶地?

  沈浪亦吃驚不已。

  就連邀月自己都吃驚。

  本來還以為自己只是能夠突破到宗師巔峰。

  可沒想到一下子到大宗師初期。

  察覺到體內那股不是她的罡氣不斷盤旋時,瞬間一切明了。

  昨晚上,她就感覺到從沈浪的體內,傳來一股至陰至柔卻又能生出至純至剛至陽的罡氣。

  那股罡氣隨著沈浪的動作,就像是潮水一樣,一波一波襲來。

  讓她整個人如同海面上的小船。

  置身萬頃波濤之上。

  時而到達峰頂,時而又跌回谷底。

  而且這股罡氣與她的真氣并沒有任何的排斥。

  剛才突破時,這股罡氣作為引導,將血菩提內的能量全部釋放出來。

  同時還引導一股磅礴的天地之氣進入體內。

  比天地至寶【墨玉梅花】所帶來的作用還要強。

  一下子就突破到大宗師初期。

  邀月頓時有些懊惱,早知道睡一覺就能突破這么高。

  她之前就應該早點下手。

  只不過她不知道下一次突破能否這么簡單。

  因為進入到大宗師境后,要感悟的是意境和心境。

  如劍意、刀意,亦或者是一招一式的感悟。

  同樣的招式,在不同的境界,其威力也會不一樣。

  若是能夠對劍法或者是刀法拳法心法等有了新的感悟,距離自創一門武技已經不遠。

  所以她得要回移花宮閉關,才能有所感悟。

  但想要有所感悟可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

  要不然也不會在見到沈浪施展的刀意時萬分驚訝。

  好在回去之前,還能有這份收獲。

  而且明日就要離去,這也算得上是一份大禮。

  看向一旁的憐星,她不知道憐星怎么突然之間也會突破這么快。

  其實憐星來到天涯城后,先是被沈浪治好隱疾。

  心里沒有壓著什么東西,心境已經變得無欲無求。

  再加上各種天材地寶不斷滋養。

  而且她還每天都堅持來溫泉里泡澡。

  本來桎梏就已經有了松動,再加上血菩提的作用,便也突破到宗師巔峰。

  至于小昭,她來到沈府這么多天。

  不管是吃的,還是喝的,或者是泡澡水。

  每樣都是難得一見的好東西。

  原本就已經要突破到二流巔峰,現在借這個機會一舉沖到一流初期。

  同樣是血菩提,但不是每個人都能一樣突破幾個等級。

  憐星睜開眼睛,正好對上邀月的視線。

  “姐,你突破大宗師初期了?”

  “嗯。”邀月點頭,“你也不錯。”

  三人將境界都穩固下來后,便離開溫泉,來到前院。

  邀月看向沈浪的目光明顯有些不同。

  就好像是看到羔羊的惡狼一樣。

  因為她突然想到一個詞。

  采補!

  有很多邪惡門派都會這種采補的武學。

  所以,現在的沈浪相當于是她的雙.修鼎爐。

  “看來你們的收獲都很豐厚。”沈浪道,“你們多喝點這玉髓茶穩固境界。”

  他前天晚上想過讓邀月服用血菩提突破境界。

  可沒想到會抽到劍氣滾龍壁,而且他自身也要有對敵經驗。

  光是斬殺幾個人經驗還不夠。

  更何況正兒八經說,十二星相都是撿了便宜宰的。

  真正出手干掉的也就只有阿大一人。

  宗師境的他雖然搞過。

  但還沒殺過。

  昨晚本來想著讓邀月提升,可沒想到事情朝一個意想不到的方向走。

  所以提升計劃便放在今日。

  結果。

  邀月突破得實在太猛。

  實在是太出乎意料。

  “這次能夠突破這么多,都是你的功勞。”

  邀月看向沈浪,目光柔情似水,“若不是碰到你,怕是沒辦法突破這么快,這么多。”

  “你我之間還需要這般客氣嗎?”

  沈浪迎上她的目光,其目光已不再是冷漠、無情,令人顫栗。

  如同被澆灌的盛世芙蓉,清柔、嬌美,攝人魂魄。

  果然。

  通了就好。

  一通百通。

  “我有點事情先出門。”沈浪又說道,“你們就在家里好好鞏固修為吧。”

  “早去早回。”

  邀月的霸氣天成冷酷無雙在此刻徹底變得溫和婉約溫柔體貼。

  但也僅僅只是對沈浪一人而言。

  等沈浪出門后,憐星猶豫了下,問道:“姐,能告訴我如何才能突破那么快嗎?”

  邀月看了她一眼,“不能!”新筆趣閣

  “而且過快的突破無異于拔苗助長,恰好我們明日啟程回移花宮,好好閉關。”

  憐星突然有些舍不得走。

  不過這話她不敢說出口。

  一會兒抽時間教小昭學習明玉功心法,等下次來,再看看這丫頭能學得幾分。

  沈浪離開家里。

  他要去施行自己的反擊計劃,雖然抽到了技能體驗卡。

  但也不能完全依賴于這個。

  必要的計劃肯定是要有。

  一路來到逍遙坊。

  正準備進去,身后突然有人道:“沈少俠,老夫觀你印堂發黑。”

  “若是你請老夫進去吃喝玩樂,老夫就幫你化解這個災難如何?”

  沈浪感覺這個聲音很熟悉,似乎在哪里聽到過。

  轉身一看,是一名身穿灰袍的老者。

  他并不認識。

  但這個聲音特別熟悉。

  特別像是那天晚上出現的第四個高手。

  于是笑著道:“可以,老人家這邊請。”

  “好,沈少俠果然是俠義心腸。”老者哈哈一笑,邁步朝逍遙坊而去。

  沈浪現在已經是這里的超級vip會員,不要錢的那種。

  進去之后,馬上就有人帶他去一個雅座。

  “沈公子,需要我通報曉娘子一聲嗎?”一名侍女問道。

  沈浪微笑著搖頭,“勞煩你幫忙轉告一聲,就說我待會兒去拜訪她即可。”

  “不過現在還是給我們準備一些吃的吧,我與這位老人家吃點東西再說。”

  “好的沈公子,我們這就為你準備。”侍女說了一聲,便轉身離開。

  先讓人去準備些吃的,再去找司馬曉曉。

  此時司馬曉曉還在等待蕭星劍五人的消息。

  可那五人離開平南府的逍遙坊后,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完全不知去向。

  簡直就是見了鬼。

  得知沈浪到來的消息,司馬曉曉便說道,“待會兒他過來,你再帶他來。”

  “奴婢遵命。”

  二樓雅座。

  沈浪與老者相對而坐。

  “老人家,你說我印堂發黑,可否真的?”沈浪問道。

  老者搖頭,當即否認,“老夫什么時候說你印堂發黑了?”

  “你可不要血口噴人,老夫從來都沒有說過。”

  沈浪給他倒了杯酒,看著他,認真問道,“那天晚上出現在我屋頂的是老人家你吧?”

  “不錯,正是老夫。”

  老者不再裝瘋賣傻,“沈浪,你可知你是誰?”

  “是誰?”沈浪疑惑問道。

  老者深深看了他一眼,“你是沈天君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