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54章 武林有三寶,萬萬不可能
  “怎么可能?”

  沈浪大吃一驚,“老人家你可別亂說,雖然我也姓沈,但我可不是沈天君的兒子。”

  因為他還真的從來都沒想過自己會是沈天君的兒子。

  上次司馬曉曉說的時候,他就根本沒信。

  沒想到今天眼前的這老者居然也這么說。

  老者目不斜視,一直看著他,“老夫沒有說錯,你確實是沈天君的兒子。”

  “你父親是被昔日人稱‘萬家生佛”的柴玉關和秦玉樓害死的,數年前,柴玉關設局,說在衡山回雁峰藏有無敵寶鑒的消息。”

  “吸引無數的武林豪杰前往,這數百英雄豪杰相互殘殺死在路上。”

  “最后只有老夫與齊大哥、連三弟、少林弘法大師、武當天玄道長、以及你父親,一代大俠‘九州王’沈天君,到回雁峰巔藏寶之處。”

  “那時我六人俱已是強弩之末,合六人之力,方將那秘洞前之大石移開,哪知洞中空無一物,只有洞壁上以朱漆寫著五個大字:‘各位上當了’……”

  他說到這五個字時,語聲仍帶著顫抖。

  仰天吐出口長氣,方自接道:“我六人見這壁上的字,除了齊大哥外,俱都被氣得當場暈厥,醒來時,才發覺你父親與少林弘法大師,竟已死在洞里。”

  “這兩位大俠悲天憫人,想到死在這一役中的武林同道,自責自愧,悲憤交集,竟活生生撞壁而死。”

  “武當天凝道長傷勢最重,勉強掙扎著回到觀中,便自不治,只有我兄弟三人一直偷生到今日……”

  他語聲哽咽,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才接著道:“在為沈大俠和弘法大師等人收殮遺體時,我們發現你父親留下的書信,才發現數年前受他相求救下的孩子是他兒子。”

  沈浪認真看著他,“老人家,你是誰?”

  “仁義莊李長青。”

  “原來是人稱“不敗神劍”的李長青李前輩。”沈浪抱拳,算是打個招呼,“可你說我是沈天君的兒子,這又沒有什么證明。”

  “你腰上的那塊玉佩便是沈大俠留給你的。”李長青指著玉佩,“你養父母應該說過這玉佩不是他們的吧?”

  沈浪認真想了想,將玉佩從腰上取下來,“這個倒是沒有說。”

  他將玉佩遞給李長青,“李前輩,本來我這小日子過得好好的。”

  “才剛和移花宮大宮主做一番關于武學最高境界是什么的交流,你就給我找來一個殺父之仇。”

  “要不你把玉佩拿去,隨便找個人就當做是沈天君的兒子吧。”

  “你……”李長青沒想到沈浪竟會這般做。

  一時間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他給自己倒了杯酒。

  “也是,你這么多年都沒見過沈大俠,自然不會相信老夫說的,不過你可知秦玉樓為何派人來殺你?”

  “為何?”說到這個,沈浪就來了興趣。

  本來他今日出來,便是為了實行自己的計劃,沒想到碰到李長青。

  若是能夠知道,也能更好對付。

  李長青緩緩說道,“這事得從二十年前說起。”

  “您說。”

  “二十年前武林有三寶,分別是高姓世家的財富、沈天君的手、云夢仙子的人。”

  李長青沉聲道,“秦玉樓得到了高家的財富,對云夢仙子自然是毫不理會,他最在意的便是沈天君的手。”

  “因為沈天君的手可將活生生的人置之于死,但也可使垂死的人復生,可使山崩屋塌。”

  “可毀滅一切,但也可制造出許多千靈百巧,不可思議之物。”

  “只要沈天君的手動一動,江湖中無論什么事,都會改變。”

  “想要掌控江湖,唯有除掉沈家沈天君和他的血脈。”

  “李前輩,你越說我越迷糊。”沈浪無奈搖頭,“我好端端在天涯城生活這么多年,卻莫名其妙出現一個仇人。”

  “而且還是大周宰相秦玉樓,然后你又跑來跟我說,我是沈天君的兒子。”

  他還是不相信自己是沈天君的兒子。

  李長青道:“你幼時便被收養,與沈大俠自然是沒有什么感情,但你是他的血脈這點是不能抹去的。”

  “二十年前,沈大俠與夫人來到天涯城附近,遭到秦玉樓派出的孫無法等人追殺。”

  “為了能讓你活命,他們只得將你藏在一架馬車內,而那馬車便是你養父母的馬車。”

  他端起酒杯,一口喝干。

  接著道:“又在你身上留下一塊玉佩作為信物,沈少俠,我知道你很難接受,但這是事實。”

  “李前輩,我想問問,我養父母當年真是被山賊所害?”沈浪開口問道。

  李長青點頭,“是的,老夫一氣之下,便將附近的山賊全部屠光。”

  沈浪深吸口氣,再緩緩吐出來。

  這已經不是驚喜,而是驚嚇。

  “我可不是沈天君的兒子。”

  沈浪搖頭否認,“難道秦玉樓為了這么一個莫名其妙的懷疑,就要追殺我?”

  “這是不可能的事情,萬萬不可能。”

  李長青沒有說話。

  給出時間讓沈浪消化。

  過了一會兒后,沈浪問道:“也就是說,我跟沒見過的秦玉樓不死不休?”

  “對,你父親當年去衡山,便是為了找到無敵寶鑒,豈料……”李長青搖搖頭,長嘆口氣。

  沈浪看著他,其一臉認真。

  不像是說假話的樣子。

  “那什么,我真不是沈天君的兒子。”沈浪道,“您老人家肯定是認錯人。”

  “不管沈少俠信不信,老夫的話都已帶到。”

  李長青說道,“沈少俠,若是有朝一日要行走江湖,可到仁義莊來做客。”

  “沈少俠,后會有期。”

  說完,站起身,轉身離開。

  沈浪好半天沒回過神,這真是小刀喇屁股——開了一個大眼。

  但不管是不是沈天君的兒子,這生活都要繼續。

  他起身去找司馬曉曉。

  司馬曉曉一見到他,便福身,“見過沈公子。”

  “曉大家客氣。”沈浪在她面前坐下,給她倒了一杯酒,“在下有一事相求。”

  “沈公子請講。”

  沈浪拿出一張信紙,將其打開,遞給司馬曉曉,“勞煩曉大家幫忙將這消息傳回京城。”

  司馬曉曉接過,認真看著。

  待看完后,便笑著道:“公子放心,這件事情就包在曉曉的身上,逍遙坊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這一消息送回京城。”

  “有勞曉大家。”沈浪抱拳道謝,“若是曉大家往后有什么需要,只管開口。”

  司馬曉曉嫣然一笑,“若是有需要,曉曉自當開口。”

  離開逍遙坊,沈浪又去勾欄找老白。

  交代一番,便直接回家。

  一進去,憐星見到他,便笑著道,“姐夫過來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