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73章 百步飛劍,電光神行步
  游坦之渾身一顫。

  這個人什么時候到的,他居然都不知道。

  就好像他一直在這里一樣。

  游坦之不敢吭聲,生怕自己被這人宰了。

  沈浪將他摁在地上后,自己起身。

  星宿派的人見到一白衣男子鬼魅般出現,心里一驚。

  雖弄不清楚這人到底是怎么來這里的。

  但現在眼下這里也只有他能夠救自己。

  于是紛紛出聲。

  “這位大俠、大英雄,請你拾些枯草,點一堆火。”

  “只待將這些蟒蛇趕走,我立即送你……送你一千兩銀子。”

  又一人急切地道:“一千兩不夠,至少也送一萬兩。”

  另一人道:“這位公子器宇軒昂,一看就是仁義士,料想也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俠士。”

  “一萬兩銀子太少,我覺得最少也得是十萬兩黃金,再給這位公子找幾個如花似玉的侍女。”

  “諸位,你們覺得我說得在理不在理?”

  星宿派的人還真是善于信口開河,所許的的重酬轉瞬間,從一萬兩加到十萬兩黃金。

  唯恐沈浪不救,還提出要找幾個侍女。

  這些人罵人本領固是一等,諂諛稱頌之才,更是一等一。

  說起謊言來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好像他們星宿派是開金礦的。

  沈浪看了他們此時的慘相一眼,道:“你們星宿派的人向來喜歡信口開河,我是信不過。”

  “如果你們想讓我救你們也可以,立個字據。”

  “就算日后你們翻臉不認賬,我也有個字據在手。”

  聞言,星宿派的弟子連忙叫道:

  “好好好,這位大俠,你先寫,寫完了,我們師父簽字。”

  “對,我們師父可是星宿派的星宿老仙,難道還會騙你不成?”

  “就是,勞駕這位大俠你快點吧,我們要被勒死了。”

  “……”

  沈浪邁步過去,并不懼怕那些毒蛇。

  而那些毒蛇見到他過來,也沒有開口攻擊。

  丁春秋吃了一驚。

  此人不但武功好,一身抗毒的功夫也是不錯。

  其他人見他并未放火,而是邁步朝師父走去,心里更是大急。

  要是他不生火,說不定待會兒他們可就要被這些蟒蛇給勒死。

  但也知此人武功極高,不敢再胡亂言語。

  然而,突然有一條巨蟒因為久不聞笛聲,它的肚中已餓得厲害。

  失去控制后,自然是恢復野性。

  直接張開大口,張嘴將所纏住的一名星宿弟子咬下。

  那弟子當即神魂俱顫,大叫:“師父救我,師父救我!”

  可他的兩條腿已被那巨蟒吞入口中。

  身子也不不斷進巨蟒的腹中,盡管用力掙扎,但掙扎不脫。

  一會兒功夫就到了腰間,然后到胸口,但他一時未死。

  高聲慘呼,震動曠野。

  “師父救我,師父救我!”

  這聲音極為凄慘。

  讓人聽著都頭皮發麻。

  更別說再看到他此時的慘相。

  眾人均知自己轉眼間便步他塵,無不嚇得心膽裂。

  其中一人見星宿老怪束手無策,不禁惱恨起來。

  開口痛罵,說自己是受他牽累。

  本來自己好端端的在星宿海旁牧羊為生,卻被他威逼利誘,逼入門下。

  今日若是慘死于毒蛇之口,到了陰間,定要向閻羅王狠狠告他一狀。

  這人一開罵,其余眾弟子也都紛紛喝罵起來。

  估計這些人,平素都受盡星宿老怪的荼的毒虐待,無不懷恨在心。

  以前都是敢怒而不敢言而已,今日反正就要同歸于盡。

  若是痛罵一番,也稍泄胸中的怒氣。

  剛不久還在拍丁春秋的彩虹屁,現在場面又像是審判大會。

  什么話難聽就罵什么話。

  不料一人在情緒激動之余,身子動得厲害,反倒激怒纏住他的巨蟒。

  張開血盆大口便咬住他的肩頭,那人疼得哇哇大叫:“啊喲,疼疼,救命!”

  沈浪無視這些人的慘相。

  來到丁春秋的面前。

  “你剛才也聽到了,要是我把你們救出來,你們星宿派就給我十萬兩黃金。”

  “給,只要你燒火將這些東西驅趕,老夫便給你十萬兩黃金!”丁春秋急忙說道。

  沈浪搖頭,“我這個人信不過你們,你立個字據吧。”

  “可我這雙手被困,如何立得了字據?”丁春秋說道。

  心里尋思,待會兒只要自己脫困,找機會將這人弄死。

  那樣就沒人知道自己是被一群乞丐給弄成這個樣子。

  沈浪道,“我寫,然后你摁個手印就行。”

  “好好,請少俠快些。”丁春秋急忙催促。

  沈浪從地上拎起一條蛇,將其弄死。

  又從旁邊一名星宿派弟子的身上找到紙張,沾著蛇血寫下字據。

  【本人丁春秋,星宿派掌門,外號星宿老仙】

  【今日得沈浪相助脫困,特無償贈送黃金十萬兩】

  【若有違背此言,本人不得好死】

  寫完之后,沈浪又取出一把刀,將丁春秋的指頭割破。

  待鮮血沾滿手指,便抓住他的手指摁在紙上。

  丁春秋氣得三尸神跳,但現在要想脫困,還得靠沈浪。

  只能氣鼓鼓任由沈浪摁下他的指印。

  一會兒要是脫困了,便找機會將其弄死。

  就先讓他多活一時半會兒。

  沈浪收下字據。

  從懷里掏出一包藥粉撒出去。

  也不知道這是什么東西,一撒出去,蟒蛇居然如此懼怕。

  順序松開纏著的眾人,游入草叢之中。

  在星宿派諸人歡呼聲中,沈浪將藥粉向蛇群中投去。

  群蛇登時紛紛逃竄,連纏住丁春秋的巨蟒也抵受不住這藥粉。

  松開身子,蜿蜒游走。

  片刻之間,數百條巨蟒和毒蛇逃得干干凈凈。

  見得以脫困,星宿派的一眾弟子又大聲喊道:“師父武功蓋世,這毒蛇都要避讓。”

  “師父洪福齊天,逢兇化吉!”

  “全仗師父法力無邊,才救了我等的蟻命!”

  這些人言語之間把功勞都算星宿老怪的身上。

  對沈浪驅蛇的功勞半不句不提。

  不過這也不奇怪,他們之前還在對丁春秋破口大罵。

  “這位少俠好武功。”丁春秋走到沈浪跟前,“不知如何稱呼?”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沈浪。”

  “原來是沈少俠。”丁春秋拱手打招呼。

  他不想跟沈浪多言,只想著一掌將其斃命。

  于是下一瞬,揮掌向沈浪的胸口拍去。

  “老東西,我就說信不過你!”

  沈浪早有防備,舉掌相迎。

  這一出手,正好和丁春秋的掌心相對。

  丁春秋本來就是想要使出化功大(法),見沈浪如他所想的那樣。

  掌心一相對,他掌內所蓄毒質便隨著內勁直送過來。

  這招是他成名數十年的“化功大(法)”。

  也是他賴以成名的武功,曾以此殺人無數。

  一旦中招,或沾劇毒,或內力于頃刻間化盡。

  或當場立斃,或哀號數月才死,全由他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武林中聽到“化功大(法)”這四字,既厭惡恨憎,又心驚肉跳。

  盡管這和段譽的“北冥神功”不同,但身受者都是內力迅速消失。

  所以當段譽施展北冥神功時,都會被認錯。

  兩人雙掌一碰,丁春秋就猛地身形一顫。

  身子直接被渾厚的內力反彈得在空中轉了幾個圈才落地。

  而后有騰騰騰接連退出六七步,要想拿樁站定,但沈浪的一擊力道未盡。

  一不小心,就被地上一塊石頭絆倒。

  直接摔了一個大跟頭,連聲道:“少俠饒命!”

  剛才與沈浪一交手,丁春秋便覺他內力極強。

  至剛至陽,怪異之極,而且無比渾厚。

  不但讓自己的武功無法施展,還讓自己摔得狼狽萬分。

  便知自己不是對手,連忙先求饒再說。

  看著倒在地上的丁春秋,沈浪沉吟了下。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能殺得了我?”

  丁春秋急忙搖頭。

  認慫也是一種本事。

  “要不我只出一招,你來殺我。”沈浪又提議道。

  丁春秋瞬間感覺這家伙可能腦袋有點問題。

  他干脆閉嘴不言。

  “難道你真的不覺得自己能殺了我?”

  聞言,丁春秋急忙道:“沈少俠,你武功蓋世,我不是你的對手。”

  “唉。”

  沈浪嘆了口氣,神情很是落寞。

  “既然這樣,你們準備十萬兩黃金吧,等我有空就上門去取。”

  畢竟組建勢力也要有錢的。

  能訛一個是一個。

  離開此處后,沈浪突然覺得。

  自己好像可以依靠這個法子去給人上門送溫暖。

  順便再取個響當當的口號。

  沈浪沈浪,來勢浩蕩。

  沈浪出征,寸草不生。

  沈浪一現,只剩針線。

  見沈浪離開,草叢里的游坦之才準備起身跑路。

  他終于知道這家伙是誰。

  就是當年在家里與蕭峰一起對戰群雄的那家伙。

  現在沈浪離開,他自然也要離開。

  不料游坦之剛起身,就被丁春秋發現。

  “什么人?”丁春秋一聲厲喝。

  游坦之轉身就跑,突覺身旁一陣微風掠過。

  兩手腕上一緊,已被人抓住。

  ……

  沈浪訛了丁春秋十萬兩黃金,雖然還沒拿到手。

  但等從仁義莊回來,就去找丁春秋要。

  要是敢賴賬,直接收割經驗值。

  回去后,正好蕭峰幾人已經做好飯。

  簡單說了下經過,得知丐幫的領頭是全冠清,蕭峰輕嘆一聲。

  覺得自己不去是最合適的。

  眾人吃飽喝足。

  繼續趕路。

  又行了兩日。

  這天,一行人在大路一座涼亭中喝水休息。

  忽聽得身后馬蹄聲響,四匹馬從來路疾馳而來。

  沈浪抬眼一瞧,頓時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