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74章 星星在哪?在你眼里
  慕容復的四大家將。

  這四人也沒想到會在此處遇到沈浪和蕭峰。

  開口就打招呼,“沈公子,蕭幫主。”

  “蕭某已經不是丐幫幫主,以后你們無需稱我為幫主。”蕭峰搖搖手。

  沈浪疑惑問道:“你們四人從何處來?”

  “在江湖上闖蕩了些時日。”鄧百川開口回道。

  沈浪也沒細問,畢竟他跟這幾人不熟。

  四人進到亭子里來喝水。

  剛做歇息,路上又來一僧人。

  二十五六歲左右,穿著質樸,相貌普通。

  他走到涼亭前,雙手合什,恭恭敬敬道:“眾位施主,小僧行道渴了,要在亭中歇歇,喝一碗水。”

  蕭峰道:“這位大師,這亭又不是我們起的,進來喝水吧。”

  那僧人點頭,“阿彌陀佛,多謝施主。”

  走進亭來。

  不過喝水之前,還要再念一遍咒語。

  等到咒語念完,才端起碗就口喝水。

  包不同等人戲耍他一番。

  鄧百川感覺有些無聊,便替和尚解圍,“小師父請喝水!我這個兄弟跟你開玩笑,當不得真。”

  那僧人接過水碗,恭恭敬敬道謝:“多謝,多謝。”

  但并未喝水。

  鄧百川又道:“我瞧小師父步履矮健,身有武功,請教如何稱呼,在哪一處寶剎出家?”

  小僧人將將水碗放在水缸蓋上,微微躬身,說道:“小僧虛竹,在少林寺出家。”

  一聽他是少林寺的,風波惡又起了興致。

  準備和虛竹過幾招,虛竹后退兩步,表示自己是出來送帖子的,不可跟人動武。

  眼下已送完四張,還有六張在身。

  他看向風波惡,“施主武功了得,就請收了這張英雄貼吧。”

  說著從懷中取出一油布包袱,拿出一張大紅帖子。

  恭恭敬敬遞過,說道:“請教施主高姓大名,小僧回好稟告師父。”

  風波惡卻不接帖子,說道:“你又沒跟我打過,怎知我是英雄狗熊?”

  “這樣,咱們先拆上幾招,我打得贏你,我才有這個臉收下英雄帖。”

  說著踏上兩步,左拳虛幌,右拳便向虛竹打去。

  拳頭將到虛竹面門,立即收轉,叫道:“快還手!”

  鄧百川聽到“英雄貼”三字,留了神。

  道:“四弟,且不忙比武,瞧瞧英雄帖上寫的是什么。”

  從虛竹手中接過帖子,見貼上寫著:

  “少林寺住持玄慈,合什恭請天下英雄。”

  “于九月初九重陽佳節,駕臨嵩山少林寺隨喜,廣結善緣。”

  “并睹姑蘇慕容氏,‘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之風范。”

  他把帖子遞給公冶乾。

  轉頭看向虛竹,“少林派召開英雄大會,原來是要跟姑蘇慕容氏為難。”

  “這也不用開什么英雄大會,我此刻來領教少林派高手的身手便是。””

  一聽到跟姑蘇慕容為難,阿朱頓時有些緊張。

  因為她自幼是慕容家養大的。

  而蕭峰也有些意動。

  因為那個傳話的人是慕容博,說不定可以借此機會見到慕容博。

  于是說道:“這位大師,在下蕭峰,這英雄帖可否給我一張。”

  “原來是蕭幫主,小僧有眼不識泰山。”虛竹連忙遞上來一封帖子。

  蕭峰又說道,“這位是沈浪沈公子,英雄帖他亦可拿。”

  “原來是沈公子。”虛竹急忙又拿出一封請帖。

  沈浪翻開看了一眼,沒什么興趣。

  他沒那么多時間去那邊浪。

  轉頭看了蕭峰一眼,“蕭兄是否準備去少林寺走走?”

  蕭峰臉色有些為難,因為他確實想去。

  但之前就與沈浪約好去仁義莊,這會兒又要去少林寺,倒是不妥。

  見到蕭峰為難的樣,沈浪便道:“若是蕭兄想要去少林寺走走,我們就此別過吧。”

  “要是忙完了身世的事情,就去天涯城找我。”

  “沈兄弟,本來已經答應你,不過這事關蕭某的身世,還請沈兄弟見諒。”蕭峰抱拳歉意說道。

  沈浪笑了笑,“沒事,蕭兄能夠一路隨行,沈某已經感激。”

  “等我從仁義莊回來,再到天涯城一醉方休。”

  “一言為定!”蕭峰頓時大喜。

  沈浪也不再浪費時間,和他跟阿朱告別后,就帶著小昭繼續趕路。

  姑蘇慕容的事情和他沒有關系,也難得跑那么遠。

  去仁義莊才是關鍵。

  他才離開沒多久,丁春秋便帶著游坦之趕來。

  這事他自然是不清楚。

  來到傍晚,此處比較偏僻,附近也沒什么人煙。

  沈浪便跟小昭就地安營扎寨。

  “出來些時日,是否覺得苦?”他看向正忙碌準備晚餐的小昭,笑著問道。

  小昭手里的動作不曾停下半分,頭也不抬道:“只要跟著公子,就一點都不苦。”

  “等這次去了仁義莊回來,咱們就好好休息,再出去浪上一浪。”

  沈浪也沒閑著,幫忙燒火做飯,“到時候我們再去京師走走。”

  “真的嗎?小昭還沒去過京師。”小昭臉上帶著笑容,“倒是希望能跟公子一起去開開眼界。”

  “一定會的。”

  兩人一起動手,很快就把今晚的晚餐準備好。

  沈浪瞧見她臉上沾著米粒,便伸手將她臉上的米粒輕輕拿下。

  小昭臉色發燙,也不知是烤火的原因,還是因為別的。

  她掏出自己的手帕,伸去給沈浪抹汗。

  此刻的她為他抹汗一切都那么自然,就好像是一直這樣做一般。

  “公子,你今兒怎么這么多汗?”

  “可能是因為心火上來。”

  沈浪順勢握住她的手,“小昭,以后都跟在公子身邊好不好?”

  小昭不敢直視他的眼睛,腦袋低垂,輕輕點頭。

  “嗯,公子去哪,小昭就跟著去哪,除非哪天公子說不要小昭,小昭就離開。”

  “傻丫頭,不會有這天的。”沈浪伸手將其攬到懷里。

  對于阿朱那樣的,他敬重,但不會拆了她跟蕭峰。

  但對于小昭,他對她已經心知肚明。

  離家之前那番話便已表明她的心意,現在又何須再裝什么圣僧?

  更何況他又不信佛。

  “啊……”

  小昭急呼一聲,就被他一把攬入懷中,心臟急速跳動。

  仿佛隨時都能從嗓子眼蹦出來。

  整個空間,就好像只剩下她的心跳聲。

  原來并非是她一廂情愿。

  更不是一個人承受兵荒馬亂的思念。

  “小昭。”沈浪輕喚一聲。

  小昭眼睛緊緊閉上,不敢看他,聲如蚊吶,“公子,我在……”

  說完,又將眼睛睜開。

  見四下漆黑,無人在身邊。

  她便鼓足勇氣,將自己的臉頰貼在沈浪的心口上。

  輕聲呢喃,“公子,小昭只愿做你的小丫頭……”

  “走,我帶你去看星星。”沈浪環抱她,施展輕功朝山頂而去。

  剛來到山頂,便望見山谷中生著一個大火堆。

  “公子,你,我……”

  小昭想著從他懷里下來。

  “沒事,就這樣,公子就喜歡這么抱著你。”沈浪認真道。

  小昭更覺臉色發燙,就連耳朵根都滾燙。

  唯有將臉貼在他的心口上。

  沈浪又輕聲道:“你知道星星在哪嗎?”

  小昭抬頭看一下頭頂的星空,輕聲道:“在九天之上。”

  “星星在你的眼睛里。”

  小昭如何受得這番話,只覺四肢均已無力。

  極小聲道:“公子,小昭受不得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