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78章 心藥,香囊
  這回信里提到的倒不是有人來追殺他。

  而是提到乾坤第一指在京師出現。

  至于是不是沈天君,尚未知曉。

  但可以肯定的是,乾坤第一指確實真的重現人間。

  整個天下,唯有去世多年的沈天君會這門絕技。

  所以沈浪才打算前往京師。

  有些事情要正面應對。

  “難道你進京也是為了這事?”沈浪看向司馬曉曉。

  司馬曉曉搖頭,“倒也不是,而且這個消息不是青衣樓傳來,是我的人傳來的。”???.

  “原來如此。”沈浪端起酒壺,給她倒了一杯酒,“祝你一路順風。”

  司馬曉曉舉起酒杯,“沈公子請。”

  “請。”

  兩人喝了酒。

  沈浪便將自己此行的目的說出來。

  “目前也不清楚突然出現在光明頂的神秘勢力到底是何方神圣。”

  司馬曉曉說道,“他們來無影去無蹤,似乎就是為了針對這些大門派。”

  “而且詭異的是,他們并沒有趁機殺上門,將這些門派一網打盡。”

  “反倒是便宜了另外一伙人,現在那些門派的人都已經被關在萬安寺。”

  “看來江湖上近期還真是多了很多神秘勢力。”沈浪點點頭。

  于是又問道:“據你看,這些神秘勢力大概會來自哪些地方?”

  “暫時還未得知。”司馬曉曉道,“據說那些人的武功路數很邪門,完全不像目前已知的任何一派。”

  “不過你也知道這疆域甚大,藏有什么一直默默發展的門派也說不準。”

  她看了沈浪一眼,“沈公子何時前往京師?”

  “暫時未知,先做好準備再決定。”沈浪說道。

  做什么事情,還是要做好準備為好。

  若是盲目的下決定,那只會害了自己。

  司馬曉曉舉起杯子喝酒,隨后打了一個哈欠。

  “姑娘現在要休息?”沈浪看向她,“剛才我便想說,你的神情很疲憊。”

  “最好還是要好好休息,身負武功也不可操勞過度。”

  司馬曉曉微微搖頭,“若是休息能好就好了,沈公子,現在還早,不知可否多留下一會兒?”

  “讓我睡個好覺,就當是我臨行前,跟你索要的一個小要求。”

  她這么一說,沈浪便點頭,“好。”

  司馬曉曉前前后后幫他很多忙,這種小要求,他肯定是要幫。

  不過只是吃素而已。

  并未更近一步。

  也許對司馬曉曉來說,沈浪就是幫她入眠的藥物。

  盡管沈浪的醫術很高明,但對于她這種生理加上心理的疾病,并非是藥石可以醫治。

  約摸一個時辰后。

  司馬曉曉已經一掃之前的疲憊。

  變得神采奕奕。

  她有些依依不舍的看著沈浪的背影消失。

  丫鬟小綠竹站在她身旁,好奇道:“小姐,沈公子真的能治好你的失眠嗎?”

  “有些藥并不是藥石的功效能帶來的。”

  司馬曉曉輕聲道,“就如同那句話說的那樣‘心病需要心藥醫’。”

  “看來沈公子是小姐的心藥。”小綠竹想了想,“可是我們要去京師,那小姐豈不是要天天失眠?”

  “又不是第一次失眠。”司馬曉曉道。

  小綠竹突然靈光一閃,“既然這樣,小姐不如把他抓在身邊。”

  “這樣一來,小姐也就不需要天天失眠了。”

  “你是不是想說,如果我嫁給沈公子,就不會失眠?”司馬曉曉看著她。

  小綠竹搖搖頭,認真道,“小姐,不是說他與移花宮二位宮主關系非比尋常嗎?”

  “要是嫁給他,就算二位宮主同意,可也要好幾天才能輪到小姐呢。”

  司馬曉曉抬手在她腦袋敲了下,“別亂說話,先把這些東西都收拾了吧。”

  “今晚收拾好,我們明日也好早點啟程。”

  小綠竹不敢再亂說話,將東西收拾起來。

  ……

  次日一早,沈浪很早就去天涯城城門送司馬曉曉。

  司馬曉曉正在馬車內閉目養神,突然聽到小綠竹的聲音。

  “小姐,你看,那邊是不是沈公子?”

  她挽起簾子,果然看到路邊的沈浪。

  “小姐,我們要停車嗎?”小綠竹又問道。

  司馬曉曉在她腦門上點了一下,“怎么那么多話呢?”

  馬車來到沈浪面前停下。

  “見過沈公子。”小綠竹急忙打招呼。

  沈浪微笑著回應,“早上好。”

  “沈公子可是來送我家小姐的?”小綠竹又問道。

  沈浪點頭,“你家小姐前后幫了我不少忙,今日她要離開天涯城,自然是要來送行。”

  “有勞沈公子。”司馬曉曉從馬車下來,“只是耽誤沈公子的事情,曉曉實在過意不去。”

  “客氣了。”沈浪拿出一個香囊,“這是我精心調配的藥物,希望你去到京師之后,能夠睡個好覺。”

  司馬曉曉沉吟了下,伸手接過。

  “多謝沈公子。”

  收下香囊,司馬曉曉重新上車。

  “沈公子,若是你到京師,若我還在,你可來找我。”

  “好。”

  馬車很快就駛離天涯城。

  只是馬車內,司馬曉曉的視線一直停留在沈浪的身上。

  隨后輕嘆一聲:“唉……”

  這一聲輕嘆,仿似藏了很多的話。

  沈浪目送馬車遠去,也轉身往回走。

  現在司馬曉曉也離開天涯城。

  想要再去逍遙坊吃白食估計已經是不太可能。

  他剛回到家里不久。

  昨日姓姜的姑娘又來訪。

  還帶著禮物。

  不過老和尚沒來。

  雙方見面打了招呼,她便說道,“沈公子,今日我是專門來道歉的。”

  “道歉?”沈浪看了她一眼。

  “關于沈家先祖的名銜,我昨日不應該說‘你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的話。”

  姜姑娘的態度很誠懇,“昨日我的言辭不妥,還請沈公子見諒。”

  此刻不管是態度還是舉止,都較昨日要隨和。

  “我可以接受你的道歉,但這名銜之事不可再說。”

  沈浪說道,“畢竟那和我沒有什么關系。”

  “沈公子說得對。”姜姑娘點頭道,“是我言辭不當,多謝沈公子見諒。”

  稍微聊了兩句,她便告辭離開。

  沈浪將她送到門口。

  轉身回屋里計劃前往京師的事情。

  要去京師的話,得先通知移花宮。

  其次,兌換幾樣武技傍身。

  ……

  城內的一家大宅內。

  姜姑娘恭恭敬敬地站著。

  眼前一名白衣女子坐在一堆案牘后面。

  無論相貌和氣質,這女子都比她更勝一籌。

  不同凡俗的嬌美,超凡絕俗的氣質。

  她開口問道,“今日你去道歉,他怎么說?”

  “回小姐的話,他讓我不要再提沈家先祖的名頭。”姜姑娘說道。

  那女子放下手里的冊子。

  說出兩個字,“不錯。”

  也不知不錯說的是什么。

  姜姑娘好奇問道:“小姐,奴婢有一事不明。”

  “什么事情?”

  “為何昨日一定要說那句話?”姜姑娘認真問道,“那句話聽起來確實太過仗勢欺人。”

  女子抬頭看了她一眼,“若是不說那句話,今日你有機會上門嗎?”

  “原來如此,小姐圣明。”

  姜姑娘想了想,又道:“只是他值得我們重點關注嗎?”

  小姐站起身,緩緩說道,“你認為針對秦玉樓的局是誰做的?”

  “難道是他?”姜姑娘臉色變得凝重。

  ……

  “確實是我!”

  沈浪看著眼前這幾人,疑惑問道,“在下沈浪,諸位有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