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83章 將東方不敗打敗,不讓大宮主失望
  沈浪不知道她說的有點意思是什么意思。

  便好奇問道:“怎么了?”

  “沒事。”邀月搖搖頭。

  三人找個位置坐下來,老白又讓人準備各種吃的水果之類的東西上來。

  一會兒后,武林大會的主持人老白就登臺。

  四面抱拳行禮,“各路武林英雄,各位俠客,白某不才,承蒙各位今日來自,白某感激不盡……”

  聲音倒也不小。

  只要不是聾子大概都能聽到。

  他先打了招呼,然后說道:“這次的武林大會,便是為了給各位武林同道一個相互印證功夫的機會。”

  “同時也設了幾個榜單,是希望激勵那些后來之秀,也是讓更多的江湖中人認識各位榜上有名的俠客。”

  對于部分人來說,榜上有名不是好事,可能經常性會被人挑戰。

  但對于部分人來說,榜上有名是一件好事,只有得到同道的認可,他們出去闖蕩江湖才更有得到別人的尊重。

  名利是一把雙刃劍。

  “今日的比武,白某在幾個場地都邀請到了武林中的前輩來觀禮。”

  “請諸位留意,都是點到即止,不可趁機在此要人性命,若是有仇,請不要在擂臺上借題發揮。”

  “好了,白某也閑話少說,接下來就看諸位同道的武功,有哪位大俠愿意上來?”

  話音剛落。

  一道身影便飛身上擂臺。

  身穿一身青衣,手里還提著一把劍。

  “在下流沙幫欒正平,先天境修為,哪位同道愿意上來賜教?”

  “我來。”人群里有人應道,“在下無門無派,人送外號浪子劍徐清。”

  徐清施展輕功來到擂臺,兩人相互打了招呼,便開始比試。

  劍影一片,兩人身影不斷在擂臺上變換位置。

  看客們齊聲叫好。

  若是沒有修為,沈浪也肯定會叫好,但現在看來,那兩人的打斗卻算不得太精彩。

  不多時,欒正平被打下來。

  又有一人上去挑戰徐清。

  兩人再次戰成一團。

  ……

  這樣的新手村比試沈浪都看得有些無聊,更別說是邀月這樣的高級別選手。

  “我看著有些無趣,若是遇到有人來找麻煩,再告知我吧。”她開口說道。

  因為身份的原因,她沒有拋頭露面。

  知道她來到現場的人也不過是區區幾人而已。

  沈浪點頭:“確實是有些無趣。”

  他讓人家找來老白,“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再派人來通知我。”

  “好的公子。”老白應聲說道。

  今日的比試也只是每個境界之間的相互切磋,并非是選什么武林盟主。???.

  等老白走后,沈浪便開口道:“昨晚上我就想跟你說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邀月投來狐疑的眼神。

  “我準備進京。”沈浪將乾坤第一指的事情告知她。

  邀月沉默片刻,“有些事情總是要解決的,雖然京城算不上是什么龍潭虎穴,但料想高手也有不少。”

  她也從來沒有去過京師,對那里的情況并不了解。

  除了依靠一身武力之外,別的似乎也幫不上沈浪什么忙。

  “什么時候動身?”她問道。

  “等武林大會結束后就動身。”沈浪看向她,“隨我走一趟?”

  認真說道,“你若是不在我身邊,我都感覺自己的小命沒有什么保障。”

  即便邀月不在身邊,他依舊都要去京師一趟。

  但話要怎么說,這都是學問。

  邀月點點頭,“好,我隨你去京師走走。”

  姐妹倆現在都是輪流出來玩。

  至于玩的自然是沈浪。

  現在憐星在負責移花宮的事務,邀月自然要擔負起保護沈浪的重任。

  “不過這些武林大會只是切磋,倒是少了些什么。”

  邀月又說道,“雖然都是一些無門無派的人,但若是能夠招攬……”

  她一邊說,一邊看向沈浪。

  見到他一臉胸有成竹的樣子,便說道,“看來,你都已經想到了這個環節。”

  “那些無門無派的自然是要想辦法招攬。”

  沈浪點頭道,“只是現在出來的都是低境界的,大宗師境界的還沒有出現。”

  “到時候還得麻煩你幫幫忙,出手震懾幾個宵小之輩。”

  ……

  前面兩日都是低境界的。

  不少武林中人經過兩日的比試,都對自己的武功有了更深的領悟。

  同時也期待接下來高段位的比試。

  說不定自己還能見到不少宗師或者是大宗師級別的高手比試。

  而整個天涯城近九成的人也都在討論這兩日的武林大會。

  因為這兩日的比試中,看客全都是武林中人。

  第一齋還有專人記錄他們的比試過程。

  次日都會將關于前一日的比武過程以《武林報》傳揚出去,這讓他們的名字,會被更多的人知曉。

  時間來到第三天。

  邀月與沈浪剛進場。

  突然聽到擂臺上一道聲音傳來。

  “日月神教,東方不敗,何人上來與我一戰?”

  放眼看去,只見擂臺上一道火紅的身影。

  不少武林中人驚訝。

  怎么會是這個女魔頭?

  此時東方不敗已經是大宗師境界,讓那一站,就已經讓不少人心生恐懼。

  現在東方不敗來了,這還讓人怎么玩?

  邀月緩緩開口,“這女人還是忍不住出來。”

  “你該不會是想要親自動手吧?”沈浪詢問道,“要是你動手,那肯定沒人再跟你打。”

  他必須要考慮將這些無門無派的人都被勾欄招攬。

  而不是被移花宮招攬。

  因為這兩者的性質不一樣。

  移花宮是最神秘的門派,若是邀月親自出手,有種白金去打青銅局的感覺。

  傳出去對移花宮影響不好。

  邀月搖搖頭,“自然不是我,不過我會有安排的。”

  此時場中一道聲音傳來,“既然是東方教主登臺,那么老夫也出來領教領教東方教主的武功。”

  說完,一道人影施展輕功從看臺而來。

  也是大宗師級別的。

  除了這兩位大宗師的外,現在外面的看臺只有兩個大宗師級別的。

  看上去他們似乎不打算動手。

  沈浪覺得自己揚名立萬的時候應該到了。

  正想著待會兒要如何收割經驗值。

  邀月說道:“隨我來。”

  沈浪一頭霧水跟在她身后。

  兩人施展輕功來到場外。

  一個道士打扮的中年人正準備施展輕功進場內。

  突然兩道人影從天而降出現在他面前。

  道士拔劍準備出手。

  等看清楚邀月的裝扮時,急忙行禮,“原來是移花宮大宮主大駕光臨,貧道清玄子有禮了。”

  “進去,將里面的東方不敗打敗。”邀月冷聲道。

  清玄子一頭霧水,“大宮主,貧道不知此話怎講?”

  “還要本宮再說一遍嗎?”邀月鳳眸微瞇。

  清玄子眉頭一皺,“大宮主,貧道敬你是移花宮的大宮主,但若是你想要仗勢欺人,那貧道只能得罪了!”

  下一瞬,他的劍尖便沖著邀月而去。

  只是不等他的劍刺出,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

  邀月一指頂在他的劍尖,這把劍便一寸一寸斷開。

  清玄子瞬間冷汗潸潸。

  “求大宮主饒命!”

  他直挺挺站著,聲音都有些發顫。

  “還記得本宮剛才說的嗎?”邀月問道。

  清玄子艱難點頭,但一臉為難,“大宮主,那東方不敗實力不俗,貧道……”

  邀月眼睛微微瞇起。

  清玄子身體一顫,立刻說道:“請大宮主放心,貧道今晚便將那東方不敗綁到這位公子的房中,一定不讓大宮主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