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86章 陛下口諭,沈浪拒絕
  小昭疑惑問道:“吃什么小灶啊?”

  沈浪哈哈一笑,“那就開小昭。”

  “那是什么?”小昭還是不明白。

  沈浪笑著道,“走吧,到時候你自然就會知道。”

  馬車緩緩進城。

  先找個客棧。

  長途過來,落腳的地方自然是要先找好。

  轉了一圈,來到一家名為歸云閣的客棧。

  據說這是京師最好的客棧。

  進去時候,果然不同凡響。

  然后還能看到不少胡姬。

  這倒是讓沈浪大開眼界。

  眼下,這些胡姬就在大堂正中的高臺上,隨著樂聲翩然起舞。

  估計店家吝嗇,讓她們穿的衣服都是短斤少兩。

  不是這個地方敞開,就是那個地方敞開。

  大概也正因為如此,才吸引了很多的人來欣賞她們曼妙的舞姿。

  吃飽喝足,沈浪準備先出去轉轉,熟悉熟悉京師的環境。

  然后再去打聽乾坤第一指的事情。

  他這是第一次來京師,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第一步,先找個落腳的地方。

  他不知道調查乾坤第一指的事情要花多長時間,但也不可能一直都住在客棧里面。

  那多有不便。

  與小昭先在外面轉了一圈。

  欣賞京師的繁華。

  順便再品嘗些天涯城嘗不到的東西。

  主仆二人現在倒像是來旅游。

  ……

  皇宮。

  兩儀殿。

  一道威嚴的聲音道:“你外出這么久,可曾有什么發現?”

  與沈浪曾有一面之緣的女子說道:“已經確認沈浪就是沈天君的兒子,不過他對九州王的名頭似乎沒有什么興趣。”

  “從小就沒有見過沈天君,自然是對九州王的名頭沒有什么興趣。”

  帶著威嚴的聲音繼續問道:“他可來京師了??”

  女子點頭:“回陛下,他已經來到京師。”

  “那他現在何處?”陛下又問道。

  女子道:“尚在客棧里,暫時不知道接下來他會做什么。”

  “而且不知道查清楚乾坤第一指的事情后,是否會留在京師。”

  好一會兒后,陛下才說道,“想走的留不住,不想走的趕不去。”

  “傳朕口諭……”

  ……

  沈浪在外面轉了半天,又買了一些吃的,直接回到客棧。

  這段時間在外面大部分的時間都是風餐露宿,現在可以好好先休息一晚。

  今晚,他并沒有開小昭。

  休息一晚上,養足精神后,次日一早,便去尋牙人。

  從早上看到中午,看了好幾個地方。

  只是沈浪都沒有看中,那些地方不是太便宜就是院落太小。

  選了半天。

  牙人終于把牙一咬。

  “這位公子,眼下小的這里就還有一處院落,要不咱們先去看看?”

  “看你的表情,難道這個地方價格很高?”沈浪問道。

  畢竟京師房價高是正常的事情。

  在任何朝代,都是鐵定的事實。

  牙人點頭,“確實是高,而且這個地方主要是比較遠,在外面的莊子,并非是在城內。”

  “這好啊,我就喜歡這種地方。”沈浪當即道。

  地方不在一環不要緊,只要大就行。

  他都是喜歡大的,大的才有手感。

  出了城門,又走了好一會兒,才來到一處莊園。

  牙人介紹道,“此處據說以前是九州王沈天君的府邸,只不過后來不知道為什么給變賣了。”

  “買下這莊園的人前些日子又把它賣了,這也是小的托了很多關系才拿到手的。”

  這是買到自己的祖宅?

  不管是不是祖宅,最主要的是要住得舒服。

  而且調查的事情可不是三兩天就能完成的,落腳的地方自然是不能馬虎。

  光是從外面看,這莊園確實很大。

  比沈浪在天涯城住的地方還要大很多倍。

  莊園依山傍水,坐北朝南,硬山、坡頂、磚木石結構。

  簡單詢問了下這莊園大概的面積,然后換算。

  乖乖。

  按照沈浪熟悉的面積單位,這莊園占地面積得有兩萬多平米。

  入門即見土石相間的假山,山上古木新枝,生機勃勃。

  翠竹搖影于其間,藤蔓垂掛于其上,自有一番山林野趣。

  長廊溝通園內、外的山、水,使水面、池岸、假山、亭榭融成一體。

  端的是院中有房,房中有院。

  轉了一圈后,沈浪就決定買下來。

  只因為有錢任性。

  見沈浪同意買下來。

  牙人自然是喜不自勝。

  雙方先去縣衙走手續,拿到房契地契,這房子就屬于沈浪的。

  只不過現在還不能住進去,還得先找人把里面給整理干凈。

  該翻修的翻修,該更換的更換。

  沈大俠不差錢。

  但也沒什么多少更換的,因為宅子中,各個房間所用的家具,都是上等木料。

  在房子還沒翻修好之前,只能先住在客棧里。

  初來京師,就趕上七夕節。

  沈浪正準備帶小昭出去溜達溜達。

  沒想到在客棧外遇到一個他意想不到的人。

  他與邀月在天涯城城郊遇到的那個女人。

  “沈公子,我們又見面了。”

  沈浪沉默了下,才開口道,“我們認識嗎?”

  “這是第二次見面,我想可以算是認識。”女子道,“不知道沈公子可否借一步說話?”

  沈浪想了想,“好。”

  “小昭先在客棧等公子。”小昭說道。

  她不知道這位姑娘找公子什么事情,但她不能打擾公子的事情。

  女子開口道,“這位姑娘也可以隨行。”

  既然這么說,沈浪也就沒有客氣。

  要是她真有什么非分之想,直接一劍過去。

  三人走在一起,女子傳音入密。

  “沈浪,我奉陛下口諭而來。”

  “口諭?”沈浪有點沒反應過來。

  女子繼續道:“因為令尊曾有功于先皇,所以陛下特賜宅院一座,婢女十六名……”

  “無功不受祿。”沈浪婉拒,“沈某喜歡浪跡天涯,請姑娘代沈某謝過陛下好意。”

  “真不要?”女子問道。

  沈浪點頭,“不要。”

  “既然如此,我只能將你的意思傳回給陛下。”

  女子沉默了下,“注意秦家。”

  “要是我一劍將其了結秦玉樓會怎么樣?”沈浪問道。

  他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所以直接用這句話來試探這個女人的底細。

  女子搖搖頭,“并不怎么樣,殺死一個人很簡單。”

  “但殺死之后,如何收拾殘局才是最麻煩的事情。”

  “你知道青龍會和青衣樓嗎?”

  她看了沈浪一眼,“你有本事將青龍會與青衣樓的所有人全部殺光?”

  “他們的人通常都讓人防不勝防,甚至可能你都不知道對方會以什么方式什么身份出現在你身邊。”

  “除非你有本事將他取而代之。”

  “乾坤第一指是怎么回事?”沈浪岔開話題。

  女子沉默了下,“那時我不在京師,我也不知道。”

  “那么敢問姑娘如何稱呼?”

  “周。”

  “原來是周姑娘。”沈浪點頭,“敢問周姑娘與在天涯城找我的姜姑娘是什么關系?”

  “她是我屬下。”

  “原來如此。”

  “那么周姑娘與陛下是什么關系?”沈浪又問道。

  周姑娘微微一笑,“無可奉告,沈公子,該告知你的,我已經告知你,告辭。”

  說完,她轉身離開,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人群里。

  又是一個謎語人!

  沈浪沒有再理會她,眼睛朝前一瞥。

  逍遙坊!新筆趣閣

  看來得先去里面打聽打聽是否有司馬曉曉的下落。

  “小昭,我們先去聽聽曲兒。”

  沈浪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到一道聲音傳來。

  “沈公子還真是旺妻,才來到京師,就有女子找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