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88章 女皇陛下,只要活的
  這一幕將所有人的人都驚呆了。

  因為從來都沒有人敢在逍遙坊殺人。

  而且還是連殺好幾個人。

  更夸張的是,他居然讓這幾人人頭落地!

  要知道這幾人在京師都是各大權貴的嫡系子弟。

  現在居然都被他一刀給了結。

  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居然如此勇猛?

  短暫的寂靜后,尖叫聲四起。

  “殺人了!”

  “殺人了!”

  不管是女子還是男子,都被沈浪的勇猛嚇得四處逃竄。

  紅袖的侍女更沒想到沈浪會如此果斷。

  完全就像是一個殺人成性的家伙。

  沒有半點的征兆,他就這么把這些家伙了結。

  “這位公子,你……”侍女急聲道,“我得先去通知紅袖娘子。”

  說完,就急匆匆跑了。

  此舉也引得逍遙坊其他人的注意。

  沈浪卻渾不在意。

  反正大家都已經撕破臉皮,再多來幾個又何妨?

  幾道人影朝這邊沖來,等見到這一地的慘狀時,有人甚至忍不住想要嘔吐。

  而膽子大的人則指著沈浪:“你,你竟敢殺秦公子……”

  “你也想被我殺嗎?”沈浪面帶笑容,“如果是的話,你就說是。”

  那人迅速閉上嘴巴。

  沈浪又說道:“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

  那小子迅速轉身跑了。

  盡管秦虎是他們的大腿,但現在大腿都被人掰斷,要是再胡言亂語,等下死的人可能就是自己。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很快,幾名女子匆匆而來,還帶著白布,將地上的尸體全部蓋住。

  紅袖得到侍女的稟告,差點還以為自己是聽錯了。

  只是說讓他去殺秦虎,也沒說讓他在逍遙坊里殺人。

  眼下還死了好幾個人,這生意還要不要做了?

  盡管逍遙坊的勢力不小,但這種平白無故得罪京師權貴的事情完全就沒有必要。

  這位沈公子還真是不知道讓人如何形容。

  逍遙坊的那幾名女子將這些尸體打包好。

  又施展輕功離開,好像這種事情不是第一次做。

  而且她們的修為先天巔峰,最高是宗師中期。

  在天涯城,平時都很少見到宗師級別的。

  可在京師,一出來就是一窩,難怪人家能夠把生意做得這么大。

  不過要是沒有半點實力,這種娛樂城還真開不起來。

  紅袖將一封信交給沈浪,“你速速離開逍遙坊,若是遲了,會有很大的麻煩。”

  “而且這次你也給逍遙坊帶來了麻煩。”

  “你可沒說我不能在這里殺人。”

  沈浪收下信,道:“沈某告辭,如果有什么疑問,再來詢問紅袖姑娘。”

  他離開此處,尋到東方不敗后,三人一起起來。

  至于那些尸體要怎么處理,這不是他需要考慮的事情。

  沈浪三人剛離開逍遙坊,就見到一隊穿著甲胄的士兵朝這邊匆匆趕來。

  “你剛才殺人了?”

  東方不敗轉頭看向沈浪。

  “殺了幾個雜碎。”沈浪點頭道,“只可惜你沒有在場,沒能讓你表現一番。”

  東方不敗扶額,“而且還聽說是京師權貴的家族子弟?”

  “沒留意,難道殺個人還要問對方是什么來頭?”

  沈浪看了她一眼,“這可不像是你東方教主的做法。”

  “你說的有些道理。”東方不敗思忖了下,“本教主殺人似乎也從來不問對方是什么來頭。”

  她迎上沈浪的視線,“這么說,我們可以算得上是同道中人。”

  “我可以走你的道嗎?”沈浪問道。

  東方不敗一時間不明白,臉色有些茫然。

  很快,三人回到客棧。

  沈浪想了想,開口問道:“你可知現在大周的陛下是男是女?”

  “本教主不關注這個,你還是自己找人問吧。”

  東方不敗說道,“而且本教主沒想到你會問這么低級的問題。”

  說完,她就邁步進自己的房間。

  沈浪還真不知道陛下是男是女。

  眼著小二路過,拿出一錠白銀。

  見到銀兩,小二喜笑顏開:

  “這位公子,不知道小的有什么地方可以幫到你的?”

  “當今陛下是男是女?”沈浪認真問道。

  小二將銀兩收下,客客氣氣道:“回公子的話,陛下是女皇,才剛登基沒多久。”

  “女皇?”沈浪吃了一驚。

  小二接著道:“不過別的小的也不知道,而且這皇家大事,不是小的能夠議論的,那可是死罪。”

  “行了,你先去忙吧。”沈浪說道。

  ……

  皇宮內,周姓女子眼前的女人便是當今陛下。

  “他真是這么說的?”陛下開口詢問道。

  周姓女子點頭,“回陛下的話,他確實是這么說的。”

  陛下放下手中的冊子,“確實是無功不受祿,還有其他的事情匯報嗎?”

  “回陛下,城外的沈家莊園已經被人買下,買下莊園的人正是沈浪。”

  周姓女子說道,“只不過現在還在翻修,所以他一直住在客棧里。”

  “看來他倒是沉得住氣,秦相那邊的有什么異常嗎?”陛下問道。

  周姓女子搖頭,“倒是沒有,似乎也不在意沈浪到京城。”

  “這么說,秦相是知道沈浪來京的事情?”

  “應該沒錯。”

  “你先去忙吧。”陛下說道,“如果有什么事情,再通知朕。”

  女子還沒回話,外面就傳來聲音:“啟稟陛下,宮外急訊。”

  “呈上來。”

  一名宮女急匆匆小跑進來,恭恭敬敬將一封信遞上。

  周姓女子接過,確認沒有問題再轉交給陛下。

  陛下剛打開看了一眼。

  瞬間眉頭一皺。

  “秦相三子秦虎居然被沈浪殺了?”

  周姓女子也一臉驚訝,“沈浪竟然將秦虎殺了?”

  “你自己看吧。”陛下將信遞給她。

  認真看完信后,周姓女子仍舊一臉不可思議,“毫無沖突,就這么連殺好幾個人?”

  “哼,秦相和那幾位大人的家人仗著權勢,囂張跋扈,欺男霸女,殺得好。”

  陛下冷聲道,“若非朕根基不穩,朕早就將他們一網打盡!”

  “陛下,眼下臣需要做些什么?”周姓女子問道。

  陛下沉吟片刻,“什么都不需要,且看下面的棋怎么走。”

  “遵旨!”

  ……

  秦府。

  當今宰相秦玉樓的府邸。

  此時秦玉樓面色鐵青看著眼前的尸體。

  旁邊一名婦人放聲哭啼:“老爺,你可得要為虎兒報仇啊,那天殺的兇手居然將虎兒給殺了。”

  “簡直就是不把我們秦家放在眼里,一定要把那個天殺的碎尸萬段!”

  秦玉樓雙眸通紅,冷聲道:“來人!”

  幾道人影唰唰唰地出現,全部跪在他面前。

  “請相爺吩咐!”

  “帶上影衛,速速將兇手抓來,本相要活的!”

  秦玉樓咬牙切齒道,“只要他活著就行!”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