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95章 相互試探,該見真章
  “沒關系對你那么好?”謝九齡有些不相信。

  他道:“你初來乍到,我找人跟著你熟悉熟悉京師吧。”

  隨后喚來一個人。

  “這位是沈少俠,以后你跟著他聽差。”謝九齡說道。

  他帶來的人是個二十左右的,先天境界。

  看來去辦案的都是境界高的,至于境界低的都是在六扇門內聽差。

  “沈少俠,小的名叫張鶴。”

  張鶴說道,“聽說沈少俠初到京師,就由小的帶大人熟悉熟悉京師。”

  “好說。”沈浪微微一笑,道:“你給說說京師的情況,要是遇到事情,我也好有個判斷。”

  “沈少俠,小人聽說您在逍遙坊連殺幾人都沒事,對您是萬分敬佩。”新筆趣閣

  張鶴說道,“不過那都只是陛下壓著不處理,要不然您只有收拾細軟跑路的份兒。”

  “如果沈少俠您不想惹麻煩,最好的辦法就是每天喝喝茶,然后去聽聽曲兒。”

  “只要您不出錯,那幾位大人也拿您沒辦法,他們的兒子死了也是白死。”

  “所以,我確實是為民除害。”沈浪說道,“只是幾位大人而已。”

  聞言,張鶴也不知道該說這沈少俠是大有來頭,還是無知無畏。

  不過這都不關他的事情。

  兩人從六扇門出來,來到大街上。

  突然張鶴小聲道:“沈少俠,那位便是秦相的大公子秦江。”

  沈浪順著他說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長相有些俊美的男子正大搖大擺從街道上過。

  不管是衣著還是相貌,也都不差。

  一些路過的少女都忍不住多看兩眼。

  畢竟長得不賴,又有家境的人,確實容易讓一些人產生好感。

  昨晚沈浪已經對秦家所有人都經過了解,但這是他第一次見秦江。

  許是為了彌補那份情報,紅袖關于京師的情報都寫得很詳細。

  包括這些人修為,職業等等。

  秦江并無任何官職在身。

  但在京師毫無惡名。

  與他那被沈浪干掉的弟弟秦虎相比,這家伙簡直就像是紈绔中的清流。

  但沈浪卻不這么認為,所謂的清流,肯定是沒有找到把柄而已。

  他就不信秦江真的沒有任何劣跡。

  不過是不是清流,暫時不歸他管。

  飯要一口一口吃,事情要一步一步做。

  等沈浪與張鶴離開。

  秦江盯著他的背影看了一眼,隨即移開目光。

  朝身邊的家仆問道:“此人就是殺我弟弟的沈浪?”

  “回大少爺的話,正是此人。”家躬身道。

  秦江點頭,“走,先回去吧。”

  沈浪與張鶴朝城外而去。

  不少經過沈府門口的人原本被封條封住的沈府居然敞開大門。

  便有些好奇。

  “這地方什么時候有人住了?”

  “可要是換人了,這匾額怎么還掛著沈府?”

  “也許新來的人也是姓沈吧。”

  “難道是朝中大員?”

  “不知道,去查一查。”

  “……”

  在此地居住的全部都是朝中大員。

  沈府換了主人的事情一下子就引起周圍人的注意。

  紛紛猜測這位新來的鄰居到底是何方神圣。

  朝中大員的能力還是不小,很快就調查出來這房子新來的主人是誰。

  六扇門新來的捕頭,在逍遙坊犯下命案的沈浪。

  不管是捕頭的身份,還是犯下命案卻能逍遙法外,而且還能住到這里來的事情都讓人驚奇。

  一個罪大惡極的家伙居然能夠逍遙法外,而且那幾家苦主卻不去告發。

  這本身就讓人很疑惑,更別說他居然還能進入六扇門。

  另外據說這府邸還是陛下親自賞給他的。

  這就更讓人摸不著頭腦。

  難道此人大有來頭不成?

  不過事關陛下,大多數人也只是敢在心里吐槽,不敢說出來。

  秦家。

  秦江看著眼前的父親,“爹,我們真的要暫時放過他嗎?”

  “暫且放過他。”

  秦玉樓一邊寫信,一邊說道,“陛下的舉動讓我越來越看不透。”

  “很顯然,陛下絕對要有新動作,如果是在京師動手,反倒容易引起內衛的注意。”

  秦江問道:“難道弟弟的仇我們不報了?”

  “當然要報。”

  秦玉樓站起身,一邊將一張紙塞進信封,一邊說道:“如果是在天涯城,倒是可以派人直接殺了他。”

  “但現在在京師,就絕不能通過這種方式。”

  “在京師,要讓一個人死的方法有很多種,但刺殺是最低級的手段。”

  “一旦引起內衛的注意,對我們來說,是一件超級麻煩的事情。”

  “明白。”秦江點頭。

  秦玉樓又道:“聽說城郊孩童失蹤案是沈浪接手,你送這封信去青龍會。”

  “讓他們給姓沈的找點麻煩,既然他那么喜歡做捕頭,那就讓他好好做個夠。”

  “是。”

  ……

  沈浪與張鶴在外面隨便轉了一圈就回去。

  他又沒辦理入職,甚至連個腰牌都沒有,算不上六扇門正兒八經的公差。

  回到六扇門隨便轉了兩圈,就直接回家。

  看著沈浪遠去的背影。

  張鶴好奇問身邊的謝九齡。

  “總捕頭,沈少俠真的是六扇門的人嗎?”

  “你真以為周大人會安排他到六扇門來?”

  謝九齡嘆了口氣,“只是讓他來認識本官而已,說不定往后六扇門還要給他擦屁股。”

  一旁的張鶴一頭霧水。

  完全聽不懂總捕頭的話。

  沈浪還沒回到家。

  半路又遇到周姑娘。

  他懶洋洋打招呼,“周大人巧啊。”

  “不巧,我是專門來此處等你的。”周姑娘道,“為何放衙這么早?”

  沈浪看了她一眼,“周大人,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打啞謎的好。”

  “如果你真的要打啞謎,我現在就直接沖進秦府,將秦玉樓給宰了,然后遠走高飛。”

  周姑娘微微一笑,“沈浪,為何這么說?”

  “又是賞賜宅邸,又是賞賜丹藥,我這個人向來比較多疑,所以我會想很多的東西。”

  沈浪說道,“我知道你一直在試探我,而且你也知道我一直在試探你。”

  “直截了當說吧,你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

  面對他的質問,周姑娘依舊面帶微笑。

  道:“所以,你是個聰明人,和聰明人打交道是最舒服的事情。”

  “隨我去見一個人。”她說道,“一會兒你自然就會清楚所有的一切。”

  “誰?”

  “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