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04章 何為大梟雄,我要做皇帝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就是yy,自我安慰,說的好聽,其實就是沒能力報仇。

  即便已經正面與秦玉樓硬剛,也見到這老家伙中了七星海棠,還能活蹦亂跳。

  但既然想要弄他,那就必須弄他。

  讓謝九齡派人去秦家搜查是沈浪的主意。

  他不知道女皇打的什么主意,也不知道秦玉樓到底要做什么。

  唯一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要弄死這家伙。

  如果來到京城,不把這家伙弄死,那不是白來了?

  在京城的這幾天,看似什么事情都沒做,還跑到六扇門去轉悠。

  實則是在觀察秦玉樓的反應。

  他既沒有在朝中做官,也沒有江湖上的渠道。

  所以,最穩妥的辦法就是進一步試探。

  比如給秦玉樓送鐘。

  但這老家伙還挺能忍的。

  所以從周姑娘口中得知秦玉樓可能要造反,陛下可能要鏟除之后,他便讓謝九齡去搗亂。

  再次試探秦玉樓的底線。

  結果秦玉樓一再忍讓,就說明他肯定是在憋什么壞主意。

  什么主意管不著,將這家伙弄死才是硬道理。

  結果沒想到秦玉樓居然直接離開秦家,跑到這里來。

  讓沈浪更沒想到的是,會在此處遇到邀月。

  聽到這兩個名字,老者淡淡道:“原來是移花宮大宮主和沈公子來訪。”

  “請進來吧。”

  沈浪與邀月一左一右從外面掠入院子。

  邀月一樣吃驚在此處看到沈浪。

  但現在不是敘話的時候。

  秦玉樓看了看沈浪,又看了看邀月。

  “看來,今日你們都是為了截殺本相而來。”

  “只是憑你們兩人,還不夠!”

  語氣里帶著濃濃的自信。

  “這么說,你是故意將我引到此處來的?”沈浪問道。

  秦玉樓臉上帶著笑,這笑容看上去很充滿殺氣。

  “你不但殺了本相的兒子,還三番兩次來本相的府上搗亂。”

  “若是本相不殺了你,又如何能消了本相的心頭之恨?”

  “只是本相不想在京師動手,所以才將你引到此處。”

  “沒想到居然還多了一個移花宮大宮主,看來你們今日只能做一對同命鴛鴦了。”

  等秦玉樓說完,那老頭又說道:

  “來者是客,要打要殺是待會兒的事情,不如先坐下來喝一杯水酒?”

  邀月看向沈浪。

  沈浪點頭,“也好,大老遠過來,確實是要喝一杯水酒解解渴。”

  老頭拍了拍手,很快就有兩人端著酒水進來。

  將酒水放在院里那棵樹下的石桌上。

  “邀月宮主,沈少俠,請。”老頭說道。

  沈浪點頭,給邀月使了個眼神,兩人邁步過去。

  剛坐下來,秦玉樓也跟著坐在他們的對面。

  老頭抬手倒了一杯酒。

  “昔年老夫與九州王見過數面,其風采過了這么多年,也讓人無法忘記。”

  “若是沈少俠能夠活過今日,相信一定能夠超越令尊沈天君的風采。”

  “這么說,你們是打算將我二人留在此處了?”沈浪面帶笑容,“請問老人家怎么稱呼?”

  老頭兒淡然道:“秦玉垚。”

  “原來是江湖上傳聞離世多年的秦玉垚,失敬失敬。”沈浪拱手。

  只是這動作要多虛假有多虛假。

  秦玉垚微微一笑,“江湖傳聞多數當不得真,比如有人傳聞沈天君還活著的消息。”

  “有的時候,真真假假,讓人分辨不出來反倒是是更好的辦法。”

  “沈公子,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的確如此。”

  沈浪點頭,轉頭看向秦玉樓,“秦相今日也料定我們二人離不開此處?”

  “你處心積慮一再上門來找本相的麻煩,不就是為了今日嗎?”

  秦玉樓臉色又變得平靜,“沈浪,本相不得不承認看走了眼。”

  “起初本相還以為你真的要入職六扇門,沒想到你只是虛晃一槍。”

  聞言,沈浪微微一笑,“陛下給的賞賜,總得要去走個過場才行,畢竟這里是京師。”

  “即便我們今日要死,我還是想知道秦相為什么要追殺我,能不能滿足我這個將死之人的想法?”

  “無妨,免得你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秦玉樓點頭道。

  大梟雄一定都是能力超群的人。

  屬于社會精英的那種。

  其智商和杰克馬,一個小目標等精英毫不遜色!

  但小目標杰克馬等經常可以開講座大侃發家史。

  不時發表心靈雞湯和人生智慧,再就是出自傳。

  講述自己的各種想法,讓世人感慨。

  也許人生最快樂的事,莫過于此!

  沒有人不愿意把自己人生的得意之作,神來之筆告之世人,傳之后世。

  但梟雄之所以成為梟雄,是因為他們那些卓越的想法不能隨便對人說。

  不然會破壞計劃。

  他不但無法在社會上宣傳自己的豐功偉業。

  甚至還要把自己干過的自鳴得意的妙事推到別人身上!

  而且最最難以忍受的是,他每天還要待在一堆只會奉承的人中間。

  假裝和他們推杯換盞,暢談人生。

  高超的智慧、英明決定換來的是別人的不理解。

  所以,當他們畢生追求的野心即將實現之際。

  不把這一系列的陰謀詭計全盤托出,又如何讓世人知道自己的能力?

  這無異于錦衣夜行,實在會讓人太失落。

  在他們的眼中,反正聽到他的話的人已經一只腳邁進鬼門關,說點也沒事。

  邀月并未急著動手,她感覺沈浪或許會有后手。

  雖然還不知道是什么后手,但她自己也想要知道秦玉樓為什么一定要沈浪死的原因。

  秦玉樓陰沉道,“你錯就錯在不該是沈天君的兒子。”

  “本相入朝為官二十載,為的不是高官厚祿。”

  “原來是你想自己做皇帝。”沈浪點頭,“所以你就謀奪沈家的人脈,高家的財富。”

  “不錯!”秦玉樓爽快承認,“所以,本相一直忍辱負重,默默做好各方面的準備。”

  “既然你要自己做皇帝,為何還要讓女皇陛下登基?”沈浪又問道。

  秦玉樓道,“本相不認為這個道理你猜不出來。”

  “你打算以陛下是女子為由將其推下來?也許讓其他人不敢出聲反對,也應該是你的手筆。”

  沈浪微微笑道,“你現在將這個計劃告訴我,很顯然,你打算在近期對陛下動手。”

  “否則不可能連兒子死了,被我打上門這些事情都要容忍。”

  “如果你不是沈天君的兒子,本相倒是想要招攬你。”

  秦玉樓說道,“你也一定聽過斬草除根這句話,既然你是沈天君的兒子,本相自然要將你鏟除。”

  “但本相千算萬算,沒有算到乾坤第一指竟然重現人間!”

  “否則你一定不能夠活著來到京師,也絕不可能將本相的兒子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