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15章 一把年紀了,早點退休吧
  眼見沈浪的背影離開,趙敏氣得只想將這家伙千刀萬剮。

  只可惜她現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門口曬太陽。

  好在下人及時發現,將鹿杖客請來,這才替眾人解開穴道。

  “姓沈的,本姑娘跟你沒完!”

  趙敏怒氣上頭,“鹿杖先生,你帶幾個人隨本郡主去找那小子的麻煩。”

  “是。”

  鹿杖客身為她的屬下,自然是要替她辦事。

  很快,趙敏便率領一群人怒氣沖沖前往沈浪所在的客棧。

  沈浪卻在路上偶遇謝九齡三人。

  謝九齡身上掛著好幾樣東西。

  看著就像是專門給人拎包的那種。

  便好奇問道:“謝兄,你什么時候也喜歡逛街了?”

  謝九齡的一張臉瞬間成苦瓜。

  “你應該問問朱姑娘為什么買這么多的東西。”

  他看向朱七七和白飛飛的身影。

  小聲道,“沈浪,作為過來我得勸你一句,她們這兩個女子可招惹不得。”

  “誰招惹她們了?”沈浪一頭霧水,“你別以為是總捕頭就可以說話不負責任。”

  只是最近江湖上都沒什么人對她們二人動心思。

  讓沈浪想要以她們設仙人跳的游戲都沒能展開。

  要是真有什么江湖大盜來,那仙人肯定會跳得老高。

  謝九齡又道,“好吧,那可能是我胡說八道。”

  說話間,朱七七與白飛飛又買了幾樣東西回來。

  都是女子所用。

  見到小昭后,朱七七就把手上的簪子遞過來。

  “小昭姑娘,我覺得這簪子你戴上肯定好看,我專門給你買的。”

  對于小昭,只要相處一段時間,不管是男女,都會喜歡上她的乖巧聽話。

  便是邀月也對她沒有任何殺意。

  因為她實在乖巧得讓人挑不出半點的毛病。

  也聰明伶俐得讓人心生喜歡。

  小昭轉頭看向沈浪。

  沈浪開口道,“既然是朱姑娘給的,你就戴上試試。”

  反正花的是他的錢。

  “嗯。”小昭輕輕點頭。

  朱七七將簪子戴在她頭上,認真端詳一番。

  又跟白飛飛道,“白姑娘,這簪子是不是很合適小昭?”

  “我也覺得確實很合適她。”

  白飛飛點頭道,“小昭姑娘人長得好看,朱姑娘眼光也好,這簪子配上她確實很合適。”

  有的人說話就是讓人心頭舒服。

  “朱姑娘,這如何使得?”小昭忙著要拒絕。

  朱七七卻道,“這一路走來,你都照顧我們,只是送你一枚簪子,算不得什么。”

  “雖然花的是你家公子的錢,不過這錢算是我借的,回頭再還你家公子。”

  “既然朱姑娘一番好意,便收下吧。”沈浪道,“不能冷了朱姑娘的好意。”

  “謝謝朱姑娘。”小昭乖巧點頭。

  幾人正準備返回客棧,卻迎面走來幾個氣勢洶洶的人。

  為首的是一名女子。

  正是被沈浪點中穴道讓她曬太陽的趙敏。

  “沈浪!”

  趙敏咬牙切齒道,“你膽敢戲耍本姑娘!”

  “來人,將這賊小子擒下!”

  “遵命!”

  鶴筆翁點頭,邁步朝沈浪而來。

  街道上的眾人眼看著居然要有一場大仗。

  急忙四下散開。

  圍觀這種事情很容易被波及。

  一不小心,非死即傷。

  謝九齡小聲問道:“沈浪,你這又是怎么招惹了這姑娘?”

  “讓她曬了一會兒太陽而已。”沈浪笑著道,“待會兒你看好她們,這女子心眼很多。”

  “放心,有我在,保證這些姑娘傷不了半根汗毛。”謝九齡點頭應道。

  鶴筆翁邁步上前。

  沉聲道:“沈公子,我家主人好心好意請你吃酒,你反倒出門暗算,若是今日不給個交代,兄弟們難以心服。”

  “沒什么好交代的。”沈浪一臉的不以為然,“若是你等不服,大可以全體上。”

  “雖然我剛好悟出一道劍招,只是一直找不到喂招之人,來吧。”

  鶴筆翁雖然嘴上放著狠話,卻不敢輕易上前。

  因為他不知道這家伙的底牌到底有多少。

  一不小心,極有可能還真的會陰溝里翻船。

  而且沈浪的境界比他還要高一點。

  盡管只是一點,卻也是高。

  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正當這時,身邊的鹿杖客道。

  “聽聞沈公子昔日曾打得滅絕毫無還手之力,今日我師兄弟二人就來領教領教你的武功。”

  他們師兄弟二人是趙敏麾下最強的高手之一,鶴筆翁性子狠辣,卻不及鹿杖客陰毒多智。

  所以瞧見鶴筆翁遲疑,鹿杖客便想出兩人聯手的法子。

  一來可以試探這家伙的底細,二來也是為了給趙敏出氣。

  打不打得過兩說,但如果不打,那下場可就不同。

  “你們這些人真是啰里啰嗦,要打就趕緊來吧。”沈浪說道。

  他不打算橫推過去,還真想讓這兩人給自己喂招。

  就跟老兵一樣,戰斗經驗很重要。

  鶴筆翁不再廢話,搶上前來,擊出一掌。

  此人習的是玄冥神掌,掌力如排山倒海,一股極陰寒的內力迎面而來。

  幼時的張無忌就被玄冥神掌打傷過。

  沈浪不避不退,舉掌與其對掌相迎。

  眼見沈浪的出招如此的平庸,鶴筆翁心頭一喜,料想他這次決計會中招。

  然而。

  事情似乎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簡單。

  兩人手掌剛碰,鶴筆翁馬上察覺對方掌力有一股至剛至強之氣洶涌而至,將自己的陰寒內力反推回體內。

  霎時間竟被自己的內力反噬,只覺全身寒冷透骨。

  被內力反噬這還是第一次遇見,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眨眼時間,臉色竟一片蒼白,身子搖晃,差點摔倒在地。

  沈浪若是在拍出一掌,定能要了他的命。

  不過只是搖頭,“都一把年紀了,還出來打打殺殺,老伯,你早點退休養老算了。”

  瞧見鶴筆翁居然受傷,趙敏臉色也不禁有些動容。

  鹿杖客眉頭一皺,“沈公子果然好武功,試試我這招。”

  說話間,腳步加快,同樣也是玄冥神掌攻向沈浪。

  只不過并非是正面迎敵。

  他剛才瞧得清楚,沈浪是正面出招,所以這次他打算正面佯攻,側面下手。

  掌法到了沈浪跟前,已換成手中的鹿杖。

  通體黝黑,不知是何物鑄成。

  一出招,便見一團黑氣襲來。

  下一瞬。

  只聽見叮的一聲,鹿杖客手中的鹿杖竟在自己的手中變得稀碎。

  手中就只留下半截,剩下的半截已變成一地的碎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