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30章 你為仇恨而生,可否愿收留我
  “但現在柴玉關已死。”

  沈浪給她倒了杯酒,“即便滿腔仇恨也無處發泄。”

  “不錯。”白飛飛沉聲道,“在我眼瞧著我母親死于痛苦時,我便發誓要讓他成為世上最痛苦的人。”

  “但柴玉關這次已經不能復生。”

  沈浪自顧自喝酒,“我認識一個佛法高深的大和尚,要是你有什么心結,我可以幫忙介紹。”

  瞧見一臉淡然的沈浪,白飛飛心里的怒氣卻不知道如何發泄。

  她確實跟柴玉關有仇。

  而沈浪也跟柴玉關有仇。

  但對方將柴玉關殺了之后,便回到天涯城,做個什么事情都不管不問的人。

  唯獨她,還是放不下那種仇恨。

  但這仇恨卻似乎還真是沒處化解。

  這個世上永遠沒有感同身受,只有冷暖自知,刀子插在誰的身上,誰才會感覺到痛。

  “沈浪,難道你真的能放下仇恨?”白飛飛看著他。

  沈浪想了想,“秦玉樓和柴玉關都被我殺了,難道我還要活在仇恨當中?”

  “你確實活得很瀟灑。”白飛飛輕嘆一聲,“只可惜,不是每個人都是沈浪。”

  “這話倒是不錯,就如同每個人都不是白飛飛一樣。”沈浪又給她倒了杯酒,“這杯我敬你。”

  “謝謝。”

  兩人將杯子里的酒喝完,小二才將熱菜送上。

  白飛飛又道:“但你將我的終生目標毀滅,這賬還是要算的。”

  聞言,沈浪突然一笑。

  “你笑什么?”白飛飛突然有些惱怒。

  “我只是想到好笑的事情。”沈浪伸出筷子,夾了一筷子的菜,放進嘴里咀嚼。

  咽下去后才說道:“在外人面前,或許是奸險惡毒,令人戰栗的幽靈宮主。”

  “但其實,你也只是個可憐而平凡的女子,是那種要依靠男人的女子。”

  “我突然明白為什么云夢仙子那種武林大魔頭都會栽在你手上。”

  白飛飛微微一笑,“沈浪,你在拿捏女子心思方面,比王憐花要強。”

  “也難怪為什么邀月會喜歡上你,只是,我不是云夢仙子,也不是邀月。”

  “對。”沈浪點頭,“而且,從你懂事的那天起,你就是為了死而活下去的女子。”新筆趣閣

  “因為你覺得自己的生命充滿痛苦,所以你時時刻刻都在幻想死的快樂,你的生存就是為了死亡與仇恨。”

  “只可惜,你幻想嫁給柴玉關,讓他得知你身份時的計劃已經破滅,因此你失去你的目標。”

  “你一生下就被人痛恨,于是就活在只有仇恨,沒有愛的世界里,就連你唯一的親人,你的母親都恨你,而你又完全沒有過錯。”

  “你為恨而生,如梅魂傲骨,你的生命,和你娘一生的痛苦連在一起,不殺快活王,你的生命就永遠帶著陰影,永遠不完整。”

  “仇恨就像種在你身上的蠱,一輩子甩不掉;仇恨就像給你下的魔咒,生死隨行。”

  “但不是每個人都逃不開命運的束縛,而你也并非是沒有人性。”

  聞言,白飛飛臉色瞬間一凝。

  “既然你想要打聽的都已經打聽清楚,我也吃飽喝足,就告辭。”沈浪站起身,“再說下去,我都可以去廟里給人解簽了。”

  朝樓下走去。

  白飛飛看著他遠去的背影,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即便沈浪的背影消失在街道的盡頭,她卻沒有回過頭。

  仿佛那條街道的盡頭有她想要的答案。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緩緩回頭,輕嘆一聲。

  沈浪一路回到家里,買來的東西已經送來。

  他便忙著開始為釀酒做準備。

  回頭要是白飛飛再上門求指點,得給她介紹天涯寺的一心老和尚。

  那老和尚的佛法一套一套的,想必應該能解開她的心結。

  沈浪要釀的不是發酵酒,而是蒸餾酒,得需要的時間很長。

  畢竟發酵酒對他來說,簡直就跟飲料沒什么分別。

  練完功的小昭也來幫忙。

  忙碌一個時辰,把蒸煮好的糧食撈出,再攤晾。

  沈浪突然覺得沈府人太少,還是得去找幾個丫鬟和下人。

  以往擔心招來的人有其他門派的臥底。

  導致什么事情都親力親為。

  現在也應該去招募幾個下人和丫鬟才行。

  正想著這個問題。

  一道人影突然從院中落下。

  砰的一聲摔落在地上。

  沈浪回頭看了一眼。

  白飛飛!

  她迅速盤腿而坐,又急忙掏出藥丸,剛咽下正準備運功。

  沒想到卻氣血翻涌,張嘴就噴出一口鮮血。

  “是白姑娘。”小昭也發現是白飛飛。

  白飛飛感覺自己特委屈,施展輕功掠過院子,沒想到居然會被毒下來。

  沈浪看向她,“難道不知道走正門的嗎?”

  若是只在屋頂上倒是沒事,因為毒也會被瓦片遮擋,雖然也會中毒,但不會造成太大的傷害。

  可從天井上方經過,正是毒性最強的地方,這不是自找苦吃嗎?

  “你這院子下了毒?”白飛飛一臉的不敢相信。

  沈浪攤開手,“我就是在自家院子下毒,又沒礙著誰,哪知道你會不走正門?”

  說完,隨手拋過去一瓶藥丸,“這是解藥。”

  雖然他不知道白飛飛怎么會來到自家院子。

  但不可能來一個人就干掉一個。

  白飛飛沒有絲毫猶豫,倒出藥丸,張嘴咽下。

  沒幾息時間,便感覺到氣血開始正常,連內力也不不再那么紊亂。

  沒想到沈浪除了武藝高強外,這一手下毒的功夫也是少見。

  “你在做什么?”白飛飛起身問道。

  沈浪頭也不回地道,“沒事干,就隨便東搞一下西搞一下,白姑娘,你為何會出現在我的院子?”

  “只是路過而已。”白飛飛回眸看著沈浪的背影,悠悠道:“既然此處是沈公子的府邸,那我便住下來吧。”

  “反正沈公子連這種事情都要親力親為,料想沈府也沒什么下人,反正我現在也無處可去,不知沈公子可否愿意收留我?”

  “你要留下來?”沈浪轉過身,“若是你要屈尊給我當下人,我自然是沒有意見。”

  隨后,將手里的工具一扔。

  “過來將這些糧食攤晾,不要鋪太厚,按照我剛才的厚度就行。”

  白飛飛沒有絲毫猶豫,邁步過去,便拿起工具,但不知如何動手。

  見到小昭正將眼前的糧食攤開,便有樣學樣。

  沈浪起身離去。

  見他走后,白飛飛才不解問道:“小昭姑娘,這是在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小昭微微一笑,“公子吩咐的,我便照做。”

  “古里古怪。”白飛飛雖然不解,但還是一絲不茍將手上的活兒做完。

  她并不清楚自己為什么要留下來。

  可很多時候,很多事情都是沒有由頭。

  等她將手上的活兒做完,沈浪又出現。

  開口便說道:“你們兩人收拾收拾,待會兒我們去天涯寺偷雞……”

  “偷雞?”白飛飛一臉詫異,“為什么要偷?”

  “因為別人不賣也不給,所以只能偷。”沈浪認真道,“有什么問題嗎?”

  看到他這一臉認真的樣。

  白飛飛心里咔的一聲輕響。

  這還是那個被人稱之為天下第一名俠的沈浪嗎?

  她感覺沈浪在自己心中的形象一下子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