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36章 聽風賞雨,一念初見
  老白思考了下:“目前江湖上倒是有個興起勢力,但不知道是不是公子說的金錢幫。”

  “讓人留意一下。”沈浪說道,“既然我們是辦報紙的,就不要連事情發生了都不知道,總得掌握先機才行。”

  “是。”老白應聲點頭,又道:“公子,那個黑虎堂的人來過了,雖然只有幾十個人,但我認為還是可以留下。”

  “你自己安排就行,這種事可以不用告訴我。”

  “是。”

  沈浪拿出昨晚那幾人的畫像,“你派人暗中查這幾個人到底是什么來路。”

  “屬下遵命。”

  和老白聊了幾句,沈浪就前去找白飛飛和小昭。

  自從將秦玉樓和快活王都殺了之后,他似乎開始變得無所事事。

  也不知道憐星或者是邀月什么時候才會來天涯城。

  看了劇,三人直接回去。

  沈浪抽空融合境界提升卡與武學提升卡。

  實力更進一步。

  ……

  這天上午。

  沈浪剛從外面回來,就見到隔壁的趙府有人在搬著東西進進出出。

  難道換了房主?

  但這好像跟他也沒什么關系。

  他剛想要邁步回沈府,卻見到趙敏從趙府出來。

  看到沈浪,她便過來打招呼。

  “趙敏見過沈公子,見過小昭和這位姑娘。”

  沈浪點頭算是回應。

  抬眼便看到趙敏身后的鹿杖客與鶴筆翁。

  不過這兩人一見到沈浪,臉色就變得很不好看。

  大概是想到了之前被沈浪打敗的事情。

  小昭微微一笑,“趙姑娘好。”

  “沈公子,我這次專門從大元帶了上好的羊腿和牛肉。”趙敏開口道,“上次在綠柳山莊喝得不盡興,不知今晚可否請沈公子小酌兩杯?”

  沈浪隨口問道:“六大門派的人被你放出來了?”

  “被明教的人救走了。”趙敏回道,“明教教主張無忌帶頭,不過滅絕倒是死了。”

  “死了?本來我還以為她會來找我報仇呢。”沈浪也有些感慨。

  之前打臉滅絕的事情還仿佛是在昨天,沒想到已經過了這么長的時間。

  趙敏搖搖頭,“她拒絕張無忌幫忙,硬生生從塔上摔下來死了。”

  “原來如此。”沈浪點頭。

  并未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又隨口問道:“難道你這次要常住此處?”

  “當然不是,我只是來此處散心而已。”趙敏一臉的輕松。

  “挺好。”沈浪再次點頭,隨即道:“趙姑娘,再會。”

  說完,邁步回沈府。

  小昭跟趙敏告辭也跟著回府。

  至于白飛飛,看都懶得看趙敏一眼。

  趙敏的到來并未引起什么變故。

  她也只是待了十天就離開。

  每天就是來這里打牌、泡澡、下棋,然后回去睡覺。

  偶爾跟小昭和白飛飛出去逛街。

  她來得快,去得也快,就好像是專門來散心一樣。

  但是不是真的來散心和沈浪的關系也不大。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這幾天,沈浪見白飛飛的臉色終于變得不再像是之前那樣。

  之前是一臉笑容背后藏著陰郁。

  給人一種隨時都會病倒的樣子。

  但現在,氣色已經已經肉眼可見的速度好轉。

  也許是因為她想開了,所以身體機能便得以恢復。

  人也變得開朗不少。

  不知不覺。

  白飛飛來到沈府已經差不多半個月時間。

  這天上午,沈浪正在院子里活動。

  白飛飛來到他身后。

  “公子,我準備跟你辭行。”

  “辭行?”沈浪回過身,“不回來了?”

  聞言,白飛飛突然被這句話叩開心扉。

  要回來嗎?

  這段時間過得確實無憂無慮,什么都不用想,每天就是做做飯,打打牌,泡泡澡。

  沒有什么江湖恩怨,沒有愛恨情仇。

  活得沒有之前那么累,也不再像是之前那樣,活在仇恨中。

  不回嗎?

  但現在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已經無仇可報,也不需要再費盡心思想著接近任何人。

  要何去何從。

  她自己也沒有找到答案。

  沉吟良久,道:“我打算先回去祭拜我娘親,其他的事情,到時候再說。”

  “也好。”

  沈浪點頭,“不過也不急于這一時半會兒,恰好我的酒今日可以釀了,先等我把酒釀了,送你兩壇。”

  白飛飛道:“好。”

  這次的酒依舊加了天香豆蔻和血菩提。

  兩種酒。

  分別命名為聽風賞雨、一念初見。

  得知這兩種酒的名字后,白飛飛好奇問道:“這名字有什么特殊的含義嗎?”

  “沒有,就是隨便取的,主要是為了區分而已。”

  沈浪讓小昭給她打包兩壇酒,“我也沒什么好送你的,這兩壇酒就送你吧。”

  白飛飛沒有拒絕,“謝謝。”

  “祝你一路順風。”沈浪笑著道,“如果有時間,可以再回天涯城。”

  她不是幽靈宮宮主的時候,是個很不錯的幫手,干活一點都不比小昭差。

  “好。”白飛飛點頭。

  沈浪又遞上來一個小木箱,“里面裝了些錢財,你可以在路上花銷。”

  “謝謝。”

  白飛飛走了。

  她來的時候很突然,走得也很突然。

  就好像是突然做的決定一樣。

  看著她遠去的背影,小昭忽而開口道:“白姑娘心里似乎藏了很多事情。”

  “也許吧。”

  沈浪想了想,“不過這些事情也許只有她自己才能想得清楚。”

  “不過若是她需要人開導,我倒是可以介紹天涯寺的一心老和尚給她。”

  那老和尚佛法高深,說不定能夠化解她心中的郁結。

  沈浪剛要轉身回去,花月奴便匆匆趕來。

  “公子。”

  她臉上帶著羞愧,“奴婢沒有查到那四人的身份,請公子重罰。”

  “沒有查到?”

  沈浪認真思考后,便說道:“既然沒有查到就沒有查到吧,若是為了這事而責怪你們,那我未免太不近人情了,這段時間辛苦了。”

  “不辛苦,為公子分憂是奴婢應該做的事情。”花月奴道,“奴婢已經將畫像送回移花宮,或許大宮主和二宮主能夠查出來。”

  “小昭,取兩壇酒送給移花宮的諸位姑娘。”沈浪吩咐道。

  他不在家的時候,這些女弟子盡心盡責幫忙看家,送些禮物很說得過去。

  剛邁步進院子,一道人影突然從天而降。

  啪一下,重重摔在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