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39章 燈光影里,錦帳之中
  借著房間里的燈光,她見到被子鼓起。

  便知被子里肯定還有一人。

  下一瞬,邀月的腦袋從被子里探出來。

  場面的氣氛迅速變得焦灼和緊張。

  憐星的臉色瞬間通紅一片,“我,我回房……”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沈浪干脆將她攔腰抱起,“你們兩個當這里是什么地方了?”

  “你們……”

  邀月臉色一冷,起身就想要離開。

  然而卻來時容易,去時難。

  燈光里。

  錦帳中。

  一個玉臂忙搖。

  一個金(蓮)高舉。

  一個鶯聲嚦嚦。

  一個燕語喃喃。

  一個半推半就。

  一個又驚又愛。

  正是:巧舌如簧不如舞槍弄棒,滴水之恩定當涌泉相報。

  其實人生就是這樣,

  當線頭穿不進針眼的時候,用舌頭(舔一)舔就能進去。

  ……

  次日,憐星與邀月一早就不見人影。

  料想二人應該沒有打起來。

  沈浪從房間里出來,也沒見到她們,見到小昭正在忙碌,便好奇問道:“難道大宮主和二宮主一早都沒有過來這邊?”

  “大宮主和二宮主倒是來過,但她們都說要閉關修煉,可能要有兩個時辰。”小昭回道,“或許晚點會過來。”

  閉關修煉?

  只要不是打起來就好。

  隔壁。

  邀月與憐星確實是在閉關修煉。???.

  因為她們二人感覺體內真氣在上下翻涌,即便沒有突破,但也是難得的修煉機會。

  有種只要再努力努力,便能突破桎梏的感覺。

  因此一大早就開始閉關修煉。

  許久。

  憐星睜開眼睛,看見邀月還在閉關,下意識便想著要離開。

  剛下床,邀月的聲音便傳來:“站住!”

  這一聲嚇得她愣在原地不敢動彈。

  邀月睜開眼睛,目光落在她身上。

  神情有些復雜,最后輕嘆一聲,“我沒想到竟是你會進入他房間。”

  憐星低著頭不敢說話。

  見憐星沒有說話,邀月又道:“難道你就沒什么想要跟我說的嗎?”

  “姐,我……”憐星卻不知道要說些什么,剩下的話硬生生咽下去。

  邀月目光在她身上停留好幾息才移開,“自從你摔傷之后,很多話都不會跟我說。”

  “很多事情都只是默默藏在心里,但這件事情,我要聽你的心里話,你為什么會進他的房間?”

  這句話已經帶上殺機。

  那個神魔一般的邀月再次回來。

  憐星心里鼓起勇氣,“因為我也喜歡他!”

  一句話說出來,心里似乎變得通暢。

  這是她第一次跟邀月這般如此坦誠。

  邀月的視線在她身上掃了掃。

  最后說道:“好好將那道真氣煉化吧,你的境界還可以再提升。”

  昨晚憐星那么熟門熟路,便知他們肯定不是第一次。

  而且事實上也如她想的那樣。

  “我先回移花宮。”憐星輕聲道,“此次見了他,我已心滿意足……”

  “回什么移花宮?”

  窗外傳來沈浪的聲音,“馬上都要過年了,要是回移花宮,那可不合適,而且現在大家一家人,自當要熱熱鬧鬧過個年。”

  “你來做什么?”邀月眉頭一皺。

  她之前留下憐星替沈浪料理事情,結果沒想到居然會料理到一起去。

  而且沈浪還帶憐星去凌煙湖,心里就曾猜過。

  沒想到昨晚抓了個現行。

  昨晚沒時間也沒來得及氣惱,現在倒是有了時間。

  “這不是怕你們打起來嗎?所以就來看看。”

  沈浪認真道,“小昭已經把飯菜準備好,兩位宮主,一起先去吃個飯吧。”

  盡管都是鍋里的肉。

  但如果現在讓憐星回移花宮,那她得傷心至極。

  好在沒有打起來。

  畢竟打起來的話,幫誰都不好。

  要是不幫也不好。

  憐星見姐姐似乎沒有趕她走的意思,而且好像也沒有要興師問罪的樣。

  心里的石頭終于落下來。

  三人回到沈府。

  小昭已經準備了滿滿當當一桌子的菜。

  “大宮主好,二宮主好。”她臉上帶著微笑打招呼。

  邀月點頭,算是回應。

  ……

  又是一年的年節。

  沈浪準備出去大采購。

  因為今年家里比往年要更加的熱鬧。

  所以他希望這種熱鬧每年都能延續,一年更盛一年。

  這一年里,發生太多的喜事。

  除了他成為武林高手,收刮一大堆的東西之外。

  家中還多兩位女主人,而且還是自帶超級嫁妝的那種。

  盡管還沒有對外宣布,但生米已經成了爆米花。

  眼下,車都已經上了,票遲早都是得要買。

  見沈浪與小昭要出門,邀月與憐星也一起隨同。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而且有些事情,大家一起做,才更有意思。

  什么武林大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年節的這個氣氛。

  事實上,在移花宮,從來都不會在乎這些事情,大家都是數十年如一日過同一種生活。

  但在天涯城,卻別有一番景象。

  到處是一派忙碌和奢華。

  周圍的街坊鄰居有灑掃房屋,準備禮物,置辦年貨的。

  有換門神、貼對子、掛門牌、新桃換舊符,熱熱鬧鬧。

  “沈公子好。”

  正忙碌的街坊鄰居們見到沈浪,無不開口問好。

  以往大家都只當他一個普通人,結果沒想到居然會大有來頭。

  而且看上去文質彬彬,書生氣十足的沈公子還是一個武林高手。

  這些事情在天涯城到處都能聽到,不少人甚至耳朵都要起繭子。

  當然,他們也不只是聽到,同樣也見到沈浪與人比武的風采。

  “各位街坊鄰居大家好。”沈浪微笑著回應。

  “這二位都是沈夫人吧?”

  一老頭笑著道,“兩位夫人看上去真是國色天香,與沈公子極為般配。”

  “張大爺說得對,兩位夫人確實是國色天香。”

  旁邊一人道,“只是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喝到喜酒?”

  沈浪拱手抱拳,“等到時候一定請大家來喝幾杯喜酒。”

  來到集市,買了一大堆的東西。

  既然是過年,那氣氛必須得要足。

  順便再給移花宮的女弟子發了不少的壓歲錢。

  時間來到晚上。

  天涯城處處鞭炮聲。

  沈浪也弄了一大堆就在門口放著。

  邀月站在一旁,見他跟小昭玩得興起,眉頭一皺。

  “若是在移花宮,誰敢這么吵,我定饒她不得。”

  “大過年的,自然是要熱鬧。”沈浪說道,“待會兒,我再帶你們堆幾個雪人玩玩。”

  “雪人?”邀月略微有些詫異,“那有什么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