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40章 年節花燈,月下飛鴻
  不管是放鞭炮還是堆雪人,在邀月看來,都是一些不知所謂的事情。

  但等沈浪將三座雪雕弄出來時,邀月很驚訝。

  就連憐星也是如此。

  或許她們從未想過,這雪還能這么玩。

  她們這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雪做雪雕,而且還能做出這么惟妙惟肖的人物。

  三座雪雕,分別是兩位宮主和小昭。

  盡管并非與真人一般大小,但能夠分辨出來誰是誰,連臉上的表情都能看的清楚。

  邀月不再惱怒外面的鞭炮聲,她很喜歡這個雪人。

  “不錯。”

  她臉上帶著一抹旁人難以看到的笑容,“我喜歡。”

  生活在森嚴的移花宮,自然不會接觸到這些東西。

  所以,是初次見到。

  而且還是一眼就喜歡的那種。

  就像是沈浪給她的感覺一樣。

  始于顏值。

  沈浪笑著道:“我的這雪雕技術還不錯,至少能夠讓大宮主滿意,不過二宮主沒有說話,難道二宮主不滿意?”

  “我也很喜歡。”憐星開口道。

  自從把心思跟邀月挑明之后,她心里似乎就沒有再壓著這些事情。

  畢竟有些事情,是瞞得住一時,瞞不住一世。

  既然挑明了,也無需再想著會不會被發現。

  沈浪說道:“難得二位宮主都喜歡,我這個雪人便算是成功了,現在天色也不早,我們先吃飯,晚上我帶你們去看燈會。”

  年節,自然是少不了燈會。

  也不知道各大門派的年會會是什么樣的,但天涯城的人大多都是普通老百姓。

  “燈會?那又是什么?”邀月疑惑問道。

  一旁的憐星亦是如此。

  也許她們二人行走江湖時,從未遇到過這些。

  沈浪解釋道:“待會兒你們去看了便知曉是怎么回事。”

  “公子,我們還要再買一些回來嗎?”小昭問道。

  沈浪點頭,“先去看看,要是有喜歡的,就買回來。”

  吃了飯,四人再次出門。

  此時天色剛剛暗下去,但整個天涯城卻是燈火如晝。

  放眼看去,外面家家戶戶門口都掛著各種風格不同的花燈。

  而路過的小孩或者是行人,也都提著花燈。

  看上去確實很有年味兒。

  盡管之前沈浪就已經置辦一些花燈,但若是見到喜歡的,自然是要再買回來。

  沒別的,就是要熱鬧。

  行到集市上,街道兩邊都是的客商和巧匠自己制作好的花燈。

  燈的式樣和工藝也是新穎繁多,有鑲嵌珍玩珠寶的燈。

  也有從鄰國或海外販回來的燈,引來的觀賞者絡繹不絕。

  價格高的燈,一盞就要賣上千兩銀子。

  此番景象是邀月與憐星之前從未見過的,感覺很是新奇。

  邀月來到一盞花燈前。

  這是雙轎頂六角宮燈。

  單看外形,倒是讓人容易聯想到花轎。

  “姐,要買嗎?”憐星開口問道。

  邀月看著覺得新奇,但若是讓她買,倒是不可能。

  “看看即可。”

  她搖頭,目光在落到另外一種款式的花燈上。

  不過并未購買下來。

  憐星亦是如此。

  倒是小昭手里提著兩盞她相中的花燈。

  小巧可愛。

  但若是讓邀月或者憐星提著花燈滿大街竄,估計別人都要驚掉眼珠子。

  除了滿大街的花燈外,另外還有猜燈謎的小攤。

  不過燈的燈謎都是用紙遮著,許是防客人專門挑會的猜。

  沈浪看向邀月:“要不要去猜一盞?”

  邀月搖搖頭。

  再看向憐星,憐星也是搖頭。

  “小昭呢?要去猜嗎?”沈浪又問道。

  小昭笑了笑,“小昭學識淺薄,就不去猜了。”

  “既然這樣,那我們去別處看看。”沈浪說道。

  突然。

  遠處傳來幾聲巨響,只見煙花沖天飛舞。

  火樹銀花中,一座高大的仙燈亮起。

  裝飾著各種絲綢、金玉,燈輪懸掛花燈上百盞,流光溢彩,絢爛奪目。

  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

  一個肌膚勝雪的白衣女子立于樓頂之上,美目輕凝那盞仙燈。

  隨后又落在人群里的沈浪身上。

  又落在邀月和憐星的身上。

  再移到沈浪身上。

  凝視數息。

  忽地滴落下幾顆清淚。

  輕嘆一聲。

  隨后腳下輕點,瞬間如月下飛鴻,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邀月似心有所感,抬頭朝女子遠去的方向望去,卻并未見到什么。

  “是不是很熱鬧?”沈浪看向兩位宮主,“兩位宮主發表一些看法。”

  邀月沉吟了下,道:“雖是熱鬧,但也有些吵。”

  “姐姐不喜歡太吵。”憐星則說道,“不過倒是別有一番風味。”

  今晚的夜市,除了看花燈,自然是少不了一些吃的。

  因為兩位宮主不喜在大庭廣眾之下吃東西,所以沈浪便大包小包買一大堆。

  “瞧,那不是移花宮的兩位宮主嗎?”

  路人小聲嘀咕,“我怎么感覺她們兩人變得比之前不同了呢?”

  “說得你跟她們很熟一樣,小點聲,兩位宮主聽力極佳,若是被聽到了,小心小命不保。”有人提醒道。

  盡管他們的對話已經落入邀月的耳朵里,但并未去在意說的什么。

  她看了沈浪一眼,“還要接著逛嗎?”

  “我覺得差不多了,要不我們現在就回去?”沈浪問道。

  邀月點頭,“好。”

  回到沈府,小昭將買來的兩盞花燈掛在院里。

  臉上一直帶著笑容。

  似乎這是一件特別讓她開心的事情。

  “來來來,我們先吃點東西。”沈浪將買來的東西放在桌上,“吃飽喝足,再去泡個澡。”

  邀月站起身,“我吃得很飽,倒是沒什么胃口,若是憐星要吃,便留下來吃吧。”

  “我也吃得很飽,我先回去練功。”憐星也站起身,隨即施展輕功回隔壁。

  下一瞬,邀月也跟著施展輕功。

  沈浪一時間摸不著頭腦,難道她們二人打算再像昨晚那般?

  只可惜,今晚他失算了。

  因為今晚上她們二人都沒有再來。

  但是不要緊,有了第一次,相信很快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正所謂,一回生,二回熟。

  一個人獨睡一晚上。

  次日起來,正在院里洗漱。

  便聽到門外有人喊道:“請問沈浪沈公子可否在府上?”

  “公子,我去看看。”小昭說了一聲,便來到門外。

  只見門外來了幾個人,而且他們的身后還有一架馬車。

  便問道:“請問幾位找我家公子有什么事情?”

  “回姑娘的話,我等是青龍會三月堂的人,奉命前來給沈公子送禮。”來人客氣說道,“還請姑娘代為通報一聲。”

  遠處角落里,一道身影出現。

  正是之前要挑戰沈浪的財使金無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