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42章 來了又走,走了又來
  “什么事情?”沈浪好奇問道。

  邀月看了他一眼,“任我行殺上了黑木崖,似乎和東方不敗打了起來。”

  “哦?”沈浪倒是沒有聽過這個消息,笑著道,“那是他們日月神教的事情,跟我們沒關系。”

  邀月將這件事情告訴他,無非也就是想要看看東方不敗跟他的關系。

  不過沈浪和東方不敗還沒來得及有什么關系,就算東方不敗打不過,那也沒法子。

  沈浪現在是鞭長莫及。

  很快,小昭取來筆墨。

  沈浪便開始畫畫。

  這次要畫的是邀月雪中圖。

  還達不到他心中那種高級的畫作。

  他拿起桌上的毛筆,輕撫紙張,神情專注地對著紙張細細的描繪,先用素墨勾勒,筆如行云流水般。

  慢慢地似乎進入一個完全封閉的空間,眼中只剩下畫中的人,周圍的嘈雜聲都被過濾掉。

  邀月抿著嘴看向沈浪,眉眼里盡是他。

  這一刻,她的一顰一笑已被沈浪勾勒到紙上。

  由淺入深,細膩勾畫。

  將邀月的出塵氣質、絕代風華、以及與生俱來的冷傲一點點,一筆筆畫出來。

  憐星來到沈浪的身后,看著畫作上的姐姐。

  她感覺沈浪的畫風似乎又更進了一籌。

  見到畫中的邀月,便像是見到本人一般。

  許久,沈浪放下畫筆。

  “可以了,你過來看看。”

  邀月起身過來,看著墨汁尚未干透的畫作,臉上帶著微笑,“畫得很不錯,我喜歡。”

  “下次再給你畫一張更為高級的。”沈浪道,“相信你一定會更喜歡。”

  現在距離在憐星房中畫邀月,在邀月房中畫憐星的目標已經快要完成。

  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就能達成這個成就。

  “更高級的?那是什么?”邀月詫異問道。

  憐星也有些疑惑,之前沈浪就說過要給她畫高級的,但現在卻一直沒有看到。

  沈浪認真道,“那是一種全新的畫法,到時候你們自然就會知曉。”

  見他說得古里古怪,邀月也沒有再追問。

  待到墨汁干透,便將畫作收好。

  這是沈浪第一次為她作畫,自然要帶到移花宮好生收藏好。

  ……

  邀月與憐星住進沈府半個月。

  本來是沈浪一個人睡。???.

  后來是兩個人一起睡。

  再后來三個人一塊兒。

  有道是一回生,二回熟。

  這半個月來。

  兩人皆感體內真氣磅礴,隨時皆有突破的跡象。

  邀月感覺明玉功要突破第八層。

  而憐星則感覺要突破第七層。

  若邀月能能練到第八層,就可無敵于天下。

  若練到九層極峰,運行時肌膚將會透明如玉,功力不往外揮發而是向內收斂。

  故而運功下不損耗內力還可以增加功力,達到無止無歇、無窮無盡。

  并且體內的真氣還會形成一股漩渦吸力,無論什么東西觸及她,都會如磁石吸鐵般被她吸過去。

  并非沈府是絕佳的練功福地。

  而是沈浪旺妻。

  每一次行(房),【先天罡氣】都會留在她們體內。

  即便兩人這段時間極少練功打坐,但內功不減反增。

  更何況還有用血菩提等補藥釀造的酒,讓兩人這段時間收獲頗多。

  隱隱感覺到自己想要突破,邀月便準備回移花宮。

  “我感覺我要突破了,所以得先回移花宮。”

  她看著眼前的沈浪,“若是等我突破第八層,便是你遇到什么仇人,我也可以幫你料理一二。”

  “你要回移花宮?”沈浪略微有些吃驚。

  邀月點頭,“對,因為移花宮有天地至寶〖墨玉梅花〗,能讓我在練功時事半功倍。”

  “憐星呢?”沈浪又問道。

  一旁的憐星道:“我也準備回移花宮,因為我也要突破了,而且我們也出來半個月,宮里肯定有不少的事情等著我們去處理。”

  沈浪點頭,表示理解。

  她們不是他這樣,人家還有一個龐大的移花宮要管理。

  要處理的事情自然不少。

  “我相信你們很快就能突破。”沈浪尋思半天,道:“我看看我有沒有什么東西送給你們。”

  低級的東西對于她們二人來說,完全沒有任何的用處。

  但是太高級的他也沒有。

  而且武技方面,移花宮不但擁有天下第一掌法「移花接玉」,更有能與武道佛禪「嫁衣神功」相抗的最高內家正宗絕頂心法「明玉功」。

  光是憑此兩樣絕學,移花宮就已獨步天下。

  更別說移花宮還有許多武功的,盡管變化繁復,雖冷靜卻極深契。

  如移花宮的劍法,用劍身狹窄的細劍可將這套劍法的變化妙招使得飛云變幻,輕靈而且極盡曼妙。

  除了這些,移花宮還有上古神兵,碧血照丹青,一把切金斷玉的利器。

  長一尺七寸的墨綠色短劍,乍看似乎沒有什么光澤。

  但若多看兩眼,便會覺得劍氣森森,逼人眉睫,連眼睛都難睜開。

  據說劍出爐后,天地俱為之變色的不祥兇器,雖然傳言是故神其說,并不足信。

  可這把劍卻可能與燕南天的純陽無極劍一爭高下。

  光是靠這些,移花宮就已經很厲害。

  能夠成為一個頂級門派,底子自然不會太差。

  沈浪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什么合適她們的東西。

  人家家里條件不差。

  “抱歉,我目前真的沒有什么好東西可以送給你們的。”沈浪歉意地道,“移花宮比我還要富有。”

  邀月說道,“事實上,如果沒有你的真氣,我們也不可能這么快又要突破。”

  “所以,你不必為此而感到歉意。”

  上一次的時候,她就明白沈浪的旺妻是旺在哪里。

  只是不知道如果別人也跟他那樣,是不是也會旺。

  反正憐星也是被旺了。

  憐星跟著道:“也許我們很快就能回來,如果你有時間,也可以去移花宮找我們。”

  “一定,要是我有時間,我自然要去移花宮找你們。”沈浪點頭應道。

  ……

  兩位老婆走了。

  就像是她們來時的那樣,靜悄悄走了。

  即便臨走前被沈浪強留三人一塊兒交流武學心得,但她們還是走了。

  身邊的姑娘們來了走,走了來。

  每次都要帶走萬千思緒。

  讓沈浪有種被掏空的感覺。

  就只剩下小昭這個乖巧的還在身邊。

  不過不管怎么樣,日子還是得要繼續過。

  剛送走兩位老婆。

  一個許久不見的人找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