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53章 不敢再想,加入勾欄
  “不確定,但這一刀甚是詭異。”

  “不錯,不過這不關我們的事情,不要去招惹這些江湖是非。”

  兩人悄然離開。

  隨同他們一起離開的還有不少人。

  本來這些人還想著一會兒搶劫沈浪。

  這家伙掏出兩萬兩白銀可是眉頭一下都不眨,要是行為大膽一點,說不定還能發一筆橫財。

  可沒想到剛從閻家出來,就親眼目睹精彩絕倫的那一刀。

  這一刀瞬間將他們心里的想法全部斬斷。

  全部灰溜溜離開。

  現在誰還敢打去搶他的主意那就是活得不耐煩。

  沈浪離開沒多久,巷子里的歸海一刀便幽幽醒來。

  醒來第一時間就有些詫異。

  他居然沒死!

  之前在沈浪那一刀的威力下,他本來已經是抱著必死的想法。

  可沒想到居然還活著。

  難道沈浪敢說他只出一刀。

  但那一刀,確實具有驚天裂地之威。

  果然不愧有著魔刀之名的圓月彎刀!

  深不可測的一刀。

  下一瞬,卻又感覺自己嘴里有一股異香。

  再細細回味。

  這,似乎跟義父提到的天香豆蔻很相似。

  可再想著將這異香跟義父描述的做對比時,那股異香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酒氣。

  難道自己記錯了?

  歸海一刀沉默片刻,便離開此處。

  盡管天色已經不早。

  但離開閻家的那些武林人士又相聚在一起。

  美酒美女自然是少不了。

  “諸位,相信你們剛才都看到沈浪的那一刀,不知道諸位有什么感想?”一個胡子發白的老者問道。

  有人思考了下,道:“沒什么敢想的,我已經不想了。”

  “對啊,現在誰還敢想去搶這家伙啊?這不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坦白說,那一刀很精彩,也很精彩絕倫,不是老夫能夠抵擋的。”

  “江湖傳聞,沈浪殺秦玉樓和柴玉關都是用的劍,現在卻能夠使出魔刀,難道沈浪刀劍雙修?”

  “不管是刀也好,劍也好,都跟老夫沒有關系。”

  “……”

  沈浪并不知曉這些武林人士對自己的討論,他只關注這把刀能夠施展出一式神刀十成的威力。

  并沒有人規定用劍的不能用刀。

  舒舒服服睡了一宿。

  次日一早起來,便與司馬曉曉前往城門口。

  “沈公子,你認為上官飛燕真的會帶我們去見霍休嗎?”司馬曉曉看向一旁的沈浪。

  沈浪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不認識霍休,就看你認識不認識。”

  “恰好我認識。”司馬曉曉道,“我在青衣樓潛伏這么多年,還真有幸見過霍休一面。”

  “如此一來,我們的勝算便已經打了一分。”沈浪說道,“我們走吧,去城門口看看。”

  兩人來到城東,便見到早已等候在此的上官飛燕。

  不過也只有上官飛燕一人。

  既然人都來齊,大家簡單招呼,便開始出發。

  兩架馬車,一起離開徐州城。

  ……

  天涯城的勾欄剛剛開門,伙計們正在擦拭桌椅板凳,為一天的營業做準備。

  “都把地方打掃趕緊一些,還有讓伶人們也做好準備。”

  管事出來監督這些伙計們干活,“這可是我們勾欄的門面,誰要是搞砸了,別怪我不客氣。”

  “王管事,你天天念叨,我們的耳朵都要起繭子了,難道我們干活就很偷懶嗎?”

  一名伙計道,“我們每天都睡得比狗晚,可曾有過一點抱怨?”

  “就是,王管事,你也別跟個女人一樣婆婆媽媽了。”新筆趣閣

  “王管事,您老就別在這看著了,我們干活你還不放心嗎?”

  伙計們七嘴八舌說道。

  王管事看了他們一眼,“我就是要多嘴,要不然怕你們這些家伙都記不住。”

  念叨幾句,正要轉身回去。

  卻見到一個白衣姑娘過來,輕聲問道:“請問這里還需要招人嗎?”

  “姑娘,我們這要招的也都是伶人,你會演話本還是會唱曲?”王管事問道。

  這姑娘模樣看著很俏麗,若是伶人的話,或許還能給勾欄多添點錢財。

  白衣姑娘搖搖頭,“我都不會,不過我可以打雜。”

  “打雜?”王管事認真道,“姑娘,實不相瞞,我們這打雜的伙計都滿了,而且都是男的,你一個姑娘來打雜也不合適。”

  正說著,老白朝這邊來。

  隨口問道:“什么事情?”

  “掌柜的,這位姑娘說要來我們這打雜。”王管事開口道,“您瞧她這模樣,也不合適來這里打雜啊。”

  老白看了姑娘一眼,腦袋一道光閃過。

  他見過這位姑娘,而且這位姑娘還來過勾欄好幾次。

  每次都是公子帶來的。

  由此可見,這位姑娘跟公子的關系非比尋常。

  “原來是白姑娘,白姑娘,快屋里請。”老白急忙作揖,“他們有眼不識泰山。”

  見到掌柜的對這姑娘如此的客氣,王管事一頭霧水。

  難道這姑娘還有什么來頭不成?

  這姑娘不是別人,正是白飛飛。

  之所以要來勾欄,她自我認為是想找個事情打發時間。

  至于為何要來天涯城,也有她自己的理由。

  老白將白飛飛請到勾欄的后院,熱情倒了杯茶,“不知道白姑娘這次來勾欄所為何事?”

  “找事做。”白飛飛淡淡說道,“一個人閑著沒事,所以還想請掌柜的賞口飯吃。”

  老白頓時語塞,這話也不知道怎么接。

  心里思索再三,便說道:“若是姑娘愿意來勾欄幫公子分憂,這是我們的福分,現在公子不在天涯城,我便替公子應下這個事情,姑娘意下如何?”

  “有勞掌柜的。”白飛飛點頭。

  老白心里松了口氣,接著道:“那月俸?”

  “掌柜的看著給就行。”白飛飛說道。

  老白點頭,“好。”

  隨意聊了兩句,便把這件事情定下來。

  再把伙計們都召集到一起。

  “來來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勾欄新來的白管事。”

  王管事吃了一驚,她這就成了新來的管事了?

  老白接著道:“白管事能力非凡,同時也合適管勾欄里的那些伶人,誰要是敢對白姑娘不敬,就是對我不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