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55章 確實旺妻,我睡不著
  “任我行要殺上黑木崖?”同桌的人跟著道,“侯少俠,難道你從那邊來的?”

  侯少俠道:“不錯,不然我又怎么會知道這個消息?”

  他接著道:“傳聞任我行是在練習吸星大法時走火入魔,導致其教主之位曾被東方不敗奪去。”

  “所以這次,他要堂堂正正殺上黑木崖,從東方不敗那個女人的手中將教主之位奪回。”

  “哦?”旁人接過話茬,“聽說任我行武功高,手段狠,深謀遠慮,做每一件事都經過縝密的安排,這次怕東方不敗估計難以抵擋。”

  “聽說之前任我行就殺上過黑木崖,但被東方不敗打敗過。”

  大家紛紛發表自己的意見。

  “不錯,我也聽到過這樣的傳聞,證明東方不敗武功不弱,但任我行這次網羅大批的江湖好手,料想東方不敗也是雙拳難敵四手。”

  “不好說,聽說嵩山派也跟官府有關系,說不定他們鷸蚌相爭,讓嵩山派漁人得利。”

  “這我倒是聽說了,聽說東廠曹正淳與嵩山派密切來往,說不定東廠想要借嵩山派鏟除日月神教。”

  “現在的江湖越來越讓人看不懂了。”有人嘆道,“而且也越來越兇險。”

  “要是不兇險,還能叫江湖嗎?”

  “就是,江湖本來就是打打殺殺,誰的拳頭大,誰的靠山大就是硬道理。”

  “我說諸位,這些事情離我們遠得很,我們還是喝酒。”

  “來來來,喝酒。”

  “……”

  這些人的話一字不落落入沈浪的耳朵里。

  之前就聽邀月說任我行殺上黑木崖,這次又要再殺上去,估計是有了什么底牌。

  不過黑木崖距離這遠得很。

  而且他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顧不上東方不敗。

  上官飛燕開口道:“聽說東方不敗與沈公子關系不淺?”

  “為何這么說?”沈浪看向她,“這又是從哪里聽到的傳言?”

  上官飛燕笑了笑,“倒也算不上是傳言,青衣樓在天涯城也有探子,想要知道這些事情太容易不過。”

  “這倒是真的,所以青衣樓才能夠成為天下最大的情報機構。”

  沈浪回道,“沈某倒是與東方不敗有過幾面之緣,不過算不上關系不淺。”

  上官飛燕抿嘴一笑,“江湖還傳聞沈公子旺妻,難怪能夠得到移花宮大宮主的青睞,就連東方不敗這樣的女人也跟沈公子有往來。”

  “旺妻不旺妻的我倒不是很清楚,再說誰能擋得住天機老人想要說什么?”

  沈浪端起酒杯,“只可惜我一直都沒能見到天機老人,要不然倒是想要親耳聽他說我旺妻。”

  旺妻這事其實他倒也有所察覺。

  畢竟每次與邀月交流之后,便能感覺到自己的先天罡氣出現到邀月的身上。

  而且除了邀月外,就連憐星與小昭也是一樣。

  如此看來,這旺妻的說法倒是挺有可信度的。

  司馬曉曉開口道:“江湖傳聞有些不可信,但有些不得不信。”

  “這位姑娘說得有理。”上官飛燕點頭,“就比如說沈公子是天下第一名俠,這我倒是萬分相信。”

  “看來我最吸引人的還是這個天下第一名俠的稱號。”沈浪搖搖頭,“名利累人。”

  吃飽喝足,三人返回客棧休息。

  三間客房,各回各的房間。

  上官飛燕回到房間里,沒有絲毫的睡意。

  沈浪點破她身份的事情一直讓她如鯁在喉。

  要是不問出來,她估計都睡不著。

  而且沈浪的身手很強,若是能夠招募到麾下,說不定還能夠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她對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

  相信沒有人能夠逃脫她的手掌心。

  熄了燈,便躺在床上,認真做自己的計劃。

  差不多一個時辰后,起身下床,打開房門走到外面來。

  隔壁房間的司馬曉曉第一時間睜開眼睛。

  她對這個女人的警惕從來都沒有任何松懈。

  因為她知道這個女人的心機有多深。

  只是不知道上官飛燕現在出來,是要進她的房間將她殺了,還是要進沈浪的房間。

  思來想去,她倒是覺得上官飛燕進入沈浪房間的可能性會大些。

  沈浪躺在床上沒一會兒,突然聽到門上傳來動靜。

  難道是有人打算闖進來?

  如果是真有不長眼的,倒是可以一刀殺了。

  自從離開天涯城到現在,他都沒有開過殺戒。

  也不知道今晚上能不能讓他開開殺戒。

  門閂輕微響動后,輕微的腳步聲傳來。

  一路來到沈浪的床邊,將鞋子脫下后,便躺下。

  隨即輕聲喚道:“沈公子,沈公子……”

  “上官姑娘,有事情嗎?”沈浪開口問道,“難道是你走錯了路?”

  上官飛燕輕聲道:“人家是專程來找沈公子的。”

  “哦?”沈浪忽而一笑,“難道長夜漫漫上官姑娘睡不著?”

  “確實睡不著,因為我從未想過我會見到沈公子,而且也沒想到會與沈公子同行這么長時間。”

  上官飛燕的聲音帶著一絲魅惑,“曾經在江湖上聽到沈公子的大名時,我就在想著,什么時候才能夠見到沈公子一面。”

  “好在上天不負有心人,昨夜終于見到沈公子。”

  “沈公子,你摸摸我這顆心,裝的都是你,讓我茶飯不思。”

  聽到這話,隔壁豎耳聆聽的司馬曉曉心里當即暗罵一聲:“呸!不要臉!”

  “若是別人,說不定會中了你的奸計。”

  “但可惜,你遇到的是沈浪。”司馬曉曉心里腹誹。

  她與沈浪共枕多回,早已了解沈浪是什么樣的人。

  這次,上官飛燕怕是要失算。

  上官飛燕說完后,便準備抓沈浪的手。

  下一瞬,沈浪突然出手在她身上點了一下,上官飛燕瞬間動彈不得。

  沈浪接著道:“既然你睡不著,我就讓你好好睡個覺。”

  再出手點了她的睡穴。

  真是個不安分的女人,大晚上的說睡不著。

  沈浪給她蓋上被子。

  自己起身下床,打開門走出去,又在外面將房門鎖上。

  隨后敲了敲司馬曉曉的門。

  “誰?”

  司馬曉曉警覺問道。

  “我。”

  里面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隨后房門打開。

  司馬曉曉故作詫異地道:“沈公子睡不著嗎?”

  “睡得著,不過要看是跟誰睡。”沈浪看著她的眼睛,認真道,“今晚上,我們共枕眠如何?”

  司馬曉曉倒也沒有推辭,“進來吧,我正好一個人睡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