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60章 易容行事,準備回家
  “司空摘星,給我滾進來!”謝九齡沉聲道,“若是你繼續在外面裝神弄鬼,我就直接打出去。”

  “別,謝總捕頭,我進來還不行嗎。”

  隨后窗戶被打開,一道身影掠進來。

  正是上次意圖栽贓嫁禍給兩人的司空摘星。

  “兩位,好久不見啊。”司空摘星一進來,就坐下來,給自己倒了杯酒,“要我說,還是你們兩位的日子自在,每天游山玩水的。”

  “不像我,整天被人追殺,唉,人比人,氣死人啊。”

  “你這又是給我們找來了什么麻煩?”謝九齡眉頭一皺,“陰葵派的綰綰跟師妃暄還跟著你追來?”

  司空摘星迅速搖頭,“謝捕頭,話可不能這么說,我并沒有給你們找麻煩,是她們陰魂不散要追著我。”

  “而我,是恰好路過這里,聽到你們談話,所以進來跟你們敘舊。”

  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剛才你們說沈浪跟王夫人怎么了?接著說,我對這個很好奇。”

  “這事跟你沒有任何的關系。”沈浪道,“你除了給我們帶來麻煩外,你還會帶來什么?”

  “沈公子,話可不能這么說,我這次倒還真給你們帶來了一個消息。”司空摘星笑瞇瞇道,“而且這個消息你們一定感興趣。”

  “什么消息?”沈浪隨口問道。

  “我聽說那些女子失蹤案已經引得移花宮的注意,她們對潑到身上的這盆臟水甚是不高興,所以已經安排了數名好手出來調查。”

  司空摘星看了看兩人一眼,“這個消息怎么樣?而且我敢保證,這個消息絕對是真的。”

  “既然移花宮的人出來,我也正好不需要再去操心這件事情。”沈浪笑著道,“你這個消息倒是來的及時。”

  司空摘星眼珠子轉了轉,“沈公子,既然我拿這個消息出來,我能不能跟著你去天涯城安家?”

  “你又不練《長生訣》,你搶那東西做什么?”謝九齡疑惑問道,“難道為了戲耍陰葵派跟慈航靜齋?”

  司空摘星道:“謝捕頭此言差矣,誰規定一定要練才能去偷?”

  “別人偷盜是為了生存,而你純粹是為了追求自己的快樂和夢想。”沈浪接過話茬。

  司空摘星當即大喜,“沈公子說得對,我就是為了這兩樣東西。”

  “那你活該被追殺。”謝九齡認真問道,“你剛才說移花宮的人已經來追查女子失蹤案,這個消息該不會是你謠傳的吧?”新筆趣閣

  “什么謠傳?要是你不相信,你可以去打聽打聽。”司空摘星道,“我也是沿途碰到移花宮的人才知道。”

  聞言,謝九齡也沉默了下。

  既然移花宮的人已經出動,這好像也沒有他什么事情。

  畢竟他現在都還沒混進幽靈山莊,可要是不進去,似乎也查不出那些少女是否被幽靈山莊給搶走。

  而且幽靈山莊里面還藏污納垢,有不少的武林敗類,若是能夠進去,說不定還能夠將里面那些家伙給一網打盡。

  他轉頭看向沈浪,“你真的不打算去幽靈山莊嗎?”

  “如果移花宮的人沒有出來,我或許會去,但現在我已經沒有必要再去。”沈浪道,“不過我倒是可以幫你易容。”

  “你還會易容術?”謝九齡大吃一驚,“不過我要易容成誰的樣子比較好?”

  “不如你選一個被你秘密抓起來的江湖敗類易容。”沈浪道,“估計這些年你也抓了不少的江湖敗類吧?”

  司空摘星笑瞇瞇道,“我覺得沈浪的這個法子不錯,隨便易容成某個人,然后沈浪再易容成你的模樣,隨便追殺,你就可以混入幽靈山莊了。”

  謝九齡思忖了下,“這個法子可以,不過我擔心你會告密?”

  “我告密?”司空摘星吐槽道,“你也把我想的太壞了,我是喜歡偷東西不假,但我也是個心懷正義的人。”

  “江湖傳聞幽靈山莊藏污納垢,是個云集武林敗類的地方,我對這樣的人最見不得,你既然要去把他們鏟除,我絕對會支持你。”

  在江湖中絕頂高手身邊的朋友往往是不多的,司空摘星也是如此。

  或許在江湖上混跡這么多年,都沒什么朋友,所以才會三番兩次往沈浪跟謝九齡身邊湊。

  因為這兩人對他所偷到的東西沒有絲毫興趣。

  也不會覬覦他得到的東西。

  “好,那我們就這么辦!”謝九齡當即道,“來來來,我們先喝酒。”

  三人倒上酒,便開始舉杯。

  ……

  天下會。

  雄霸端坐在寶座之上,眉頭緊皺。

  因為距離泥菩薩上次批命的十年之期已過,他決意再找泥菩薩為其批命。

  看向站在他眼前的秦霜,“霜兒。”

  “弟子在。”秦霜急忙行禮。

  “你帶人去尋找泥菩薩。”雄霸吩咐道,“不管他藏在什么地方,都要替為師找到!”

  “弟子遵命!”秦霜應聲回答。

  雄霸道,“尋到泥菩薩的第一時間,帶回天下會。”

  “是。”

  雄霸揮揮手,“去吧。”

  等秦霜離開后,文丑丑說道:“幫主,那泥菩薩已經很久都沒有出現,會不會已經不在中州?”

  “不管在哪里,霜兒應該都會找到他。”雄霸道,“難道他還能長腿飛了不成?”

  “幫主所言極是。”文丑丑笑嘻嘻道,“以幫主的雄才偉略,再加上霜堂主的聰明才智,一定能夠找到泥菩薩。”

  雄霸目光如炬道:“必定找得到!”

  “如今天下會已經如此壯大,我倒要看看他到底又要給出什么樣的批語!”

  江湖上,各有各的目標。

  有人要獨霸武林,成為萬人敬仰的大人物。

  有人想要一統武林,得到名利。

  也有人習武只是為了自保。

  還有人要行俠仗義,鏟除不平。

  現在沈浪等三人就聊到這件事情。

  謝九齡道,“二位,你們的目標是什么?”

  “偷我想偷的東西。”司空摘星當即接過話茬,“這就是我的目標跟夢想,沈浪你呢?”

  “我?”沈浪笑了笑,“我的目標就是吃好喝好玩好,浪得一日是一日。”

  “沒追求!”司空摘星一臉的不屑,“半點的追求都沒有。”

  “我也覺得他沒有任何的追求。”謝九齡贊同司空摘星的話,“不過,這也符合沈浪的個性,以我對他的了解,他確實就是如此。”

  能夠放棄權錢,也能夠舍棄京師里的大好前景,謝九齡已經想不到還有什么能夠吸引到沈浪。

  “我們先喝酒。”沈浪拿起酒壺給他們倒酒。

  喝了酒,便開始為謝九齡潛入幽靈山莊的事情準備。

  先由謝九齡將要易容的人的模樣畫出來,隨后再由沈浪親自操刀。

  各種東西鼓搗,差不多一個時辰后,就把謝九齡成功易容成另外一個人。

  看得司空摘星嘖嘖稱奇。

  謝九齡道,“既然已經搞定,不如我們現在就行動?”

  “現在大晚上的,誰跟你行動?明天再說。”沈浪說道,“先好好睡一覺,這幾天我都沒怎么睡好。”

  司空摘星贊同他的話,“我也是這么想的,先好好休息再說。”

  既然兩人都這么說,謝九齡也只好打消這個主意。

  次日一早,三人便開始行動。

  謝九齡在前面搗亂,沈浪在后面追殺,將整個北泉城弄得雞犬不寧。

  這廝為了逼真一些,還去幾家青樓白嫖,被人追得滿城跑。

  沈浪感覺他就是故意。

  眼看謝九齡大鬧一場后,從北泉城出去,他也準備返回天涯城,離家許久,已經有些想家。

  已經告訴謝九齡關于老刀把子的身份,料想他也能夠搞定幽靈山莊。

  于是直接啟程回家。

  管他外面的風風雨雨。

  這次出來,經驗值沒多少,但得了圓月彎刀跟青衣樓,也算是一筆不錯的戰利品。

  ……

  移花宮前。

  一道人影突然施展輕功來此,接著喊道,“邀月,速來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