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62章 后生小子?丁春秋死
  進來后,慕容復的目光在人群里掃了一眼,先看到的是丁春秋。

  于是向丁春秋舉手招呼,說道:“丁先生請了,當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適才邂逅相遇,分手片刻,便又重聚。”

  丁春秋也笑著回應:“那是與慕容公子有緣。”

  兩人簡單打了個招呼,并未動手。

  慕容復的目光繼續在人群里掃。

  很快便看到與司空摘星同坐一桌的沈浪,他臉上帶著幾分笑容。

  “原來沈浪沈公子也在此處,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

  “慕容公子,許久不見。”沈浪微笑著回應,“擂鼓山的事情完成了?”

  慕容復點頭道,“已經完成,倒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原來如此。”沈浪點點頭,沒有繼續再說話,他與慕容復不算熟。

  頂多就是收了他幾次禮物而已。

  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要聊些什么,干脆閉嘴不談。

  見沈浪沒有開口,慕容復也沒有繼續搭話。

  他與丁春秋還有事情要算,只是不知道待會兒會怎么打起來。

  而慕容復與沈浪的對話,也落入丁春秋的耳朵里。

  但現在他有仇要與慕容復算,不想再節外生枝。

  思忖片刻,便說道:“慕容公子,你我既然這般有緣,若是不敬你一杯酒,屬實說不過去,來,我敬你一杯酒。”

  隨后伸指一彈,面前的一只酒杯就向慕容復飛去。

  “快看,他們要打起來了。”司空摘星一臉唯恐天下不亂的樣,“你說誰會贏?”

  “我對這個不感興趣,不過我敢說丁春秋的酒里有毒,要是不想被殃及,我勸你還是離遠一點。”沈浪說道。

  丁春秋一身是毒,能夠博出一個星宿老仙的名頭可不是靠江湖朋友抬愛,而是實打實打出來的名頭。

  說話間,那酒杯就到了慕容復的跟前。

  慕容復也知這老東西的酒中肯定有古怪,便道:“丁先生這杯酒,還是轉賜給令高徒吧!”

  說著,朝酒杯呼出一口氣。

  將酒杯吹得突然轉向,飛向左首一名星宿弟子身前。

  這名星宿弟子見酒杯飛來,便伸手接住,準備將酒杯扔給慕容復,不料卻暗中毒手。

  一聲慘叫后,便被丁春秋的毒給毒死。

  “丁春秋,慕容復,你們都是武林中人,在酒樓里打打殺殺的屬實說不過去。”

  沈浪眉頭一皺,“沒看到我正在吃飯嗎?如果你們要打,就等我先吃了飯再打。”

  “要是再敢在我吃飯的時候動手或者是大吵大鬧的,我就一刀栽了誰!”

  這番話說得霸道至極。

  但沈浪卻一點都不覺得霸道。

  他好端端的在這吃飯,就聽到旁邊吵起來,跟著又是慘叫,又是死人。

  但凡是個正常人,都感覺心里膈應。

  這兩人真是一點的眼力勁兒都沒有。

  丁春秋還未回答,一名星宿弟子已怒聲喝道:“你這廝好生沒禮貌,我師父乃是武林至尊。”

  “豈能容你這等后生小子大呼小叫?你有什么資格敢直呼我師父大名?”

  又有一人喝道:“你如恭恭敬敬的磕頭請教,星宿老仙說不定還會饒過你這一回。”

  “你這廝若是再執迷不悟,當心我師父饒你不得!”

  “星宿派的人真的好沒禮貌。”沈浪放下酒杯,從筷籠里拿起一雙筷子。

  隨手一甩。

  眾人只見一道黑線掠過。

  下一瞬,這兩人的額頭就已經被筷子洞穿。

  眼珠子瞪圓,死得不能再死,而且還是死不瞑目。

  跟著兩人的尸體便摔倒在地。

  “我說過,不要在吃飯的時候打擾我。”

  沈浪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淡淡地道,“誰要是再沖我大呼小叫,或者是在酒樓里喊打喊殺,我就讓他死無全尸。”

  這話說得很平靜,但在丁春秋與慕容復的耳朵里,卻是不一樣的味道。

  威脅。

  那種威脅并沒有絲毫的掩飾。

  就直接放在臺面上。

  咕嚕!

  星宿群弟子咽了咽喉嚨。

  都知這兩人是被沈浪殺的,無不駭然驚悚。

  剛才他們只是隱約看到一條黑線過來,還沒等看清楚那黑線長的什么樣。

  這兩個同門就已經死了。

  向著倒地的兩個同門望了一眼后,大氣也不敢喘一口。

  都低下頭去,不敢和沈浪的眼光相接。

  心里都想著:這人好生厲害,同門只是說了兩句,居然就把他們都殺了。

  而且師父居然也沒有還嘴,看來自己還是小心閉嘴為好,免得待會兒也被殺了。

  見到兩個弟子死在眼前,丁春秋心中又是惱怒,又是戒懼。

  “原來閣下便是天下第一名俠沈浪沈公子,果然好手段。”他臉上帶著笑,“佩服佩服。”

  說話間,大袖微揚,潛運內力,將拿手毒藥逍遙三笑散向沈浪揮去。

  逍遙三笑散無色無臭,藥粉細微,若是不小心中招,大笑之后,就會暴斃而亡。

  雖然他與沈浪之間還有點距離,但這點距離并不是問題。

  內力施展出來,別說是藥粉,即便兵器都能駕馭。

  藥粉吹過去好幾息后,沈浪依舊是面無表情,并無任何中毒的征兆。

  這讓丁春秋大為吃驚。

  難道自己的藥粉是假的?

  正當這時,沈浪開口道:“丁春秋,難道你真以為你那逍遙三笑散天下無敵嗎?”

  聽聞沈浪點破自己的毒藥,丁春秋心里大驚。

  心知并未能瞞過沈浪。

  見已到了這地步,也不能再故做閑雅。

  倒了一杯酒,隨后雙手捧起酒杯,緩緩站起,說道:“沈公子,這一杯酒,總是要敬你的。”

  一邊說著,一邊走到沈浪的跟前。

  不需要看,沈浪便知道這杯酒里面有毒。

  他放下酒杯,“我這個人一向都是以德服人,但我討厭被人三番兩次算計。”

  “丁春秋,很不幸,你連續踩過我的紅線,所以我打算拿你來祭刀。”

  “祭刀?”丁春秋疑惑道,“沈公子何出此言?”

  “在你對我動手的時候,就要做好被打臉的準備。”沈浪淡淡說了一聲,圓月彎刀在手。

  【一式神刀】

  一刀出鞘,神鬼皆愁。

  眾人只覺得眼前刀光一閃,接著出現一股妖異之氣,使人為之震眩迷惑。

  待這股妖異之氣散盡,丁春秋的額頭出現一道紅線。

  紅線沿著他的鼻子一直向下,來到下巴,胸口,再到腹部……

  緊接著丁春秋身子便分成兩半。

  那個不可一世,靠化功大法和配合自身功力而出神入化的用毒手段的丁春秋死了。

  死在沈浪的一刀之下!

  幾名星宿派的弟子見到這一慘狀,直接忍不住。

  “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