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64章 重在參與,慕容陰險
  想來這位年輕公子就是段譽。

  盡管段譽的眼光始終沒離開王語嫣身上,但王語嫣的眼光,卻始終是含情脈脈的瞧她的表哥慕容復。

  他們兩人的目光,始終沒有遇上。

  就像是那句話說的那樣:從今以后你走你的獨木橋,我在下面撐橋,你要小心走過去。

  “沈公子!”

  見到沈浪,慕容復當即招呼:“真是有緣,我們又在此處相逢了。”

  說罷,便朝段譽拱手:“段兄,在下見到一位舊友,這便別過,我們后會有期。”

  段譽心不在焉地道:“是,是,今日有幸相會,就此別過,后會有期。”

  眼光卻仍是瞧著王語嫣。

  見王語嫣還瞧著慕容復,不禁心里暗想:此次一別,也不知何時才能再見王姑娘,更不知若是王姑娘與慕容公子成婚后,還記不記得他。

  心里好一陣暗傷。

  見段譽一直看著王語嫣,慕容復心生不快,哼了一聲,轉身便走。

  段譽戀戀不舍的又跟上去。

  包不同當即停下腳步,擋在段譽身前,說道:“段公子,今日你出手相助我家公子,包某多謝。”

  段譽搖搖頭,道:“不必客氣。”

  包不同卻譏笑道:“既然已經謝過,那我們不再相欠,可你這般目不轉睛的盯著我們王姑娘,忒無禮。”

  “若是你還想再跟,更是無禮,你瞧見我家公子打招呼的那位沒?天下第一名俠沈浪沈公子,他可就跟你不同。”

  段譽聽聞沈浪的名字,當即眼睛一亮,“原來那位便是沈浪沈公子?在下可得上去與他打招呼才行。”

  “不錯。”包不同又道,“而且你是讀書人,料想也應該知道‘非禮勿視,非禮勿行’之言。”

  聽到這句話,段譽嘆了口氣,說道:“包兄說的有理,我這就‘非禮勿跟’罷。”

  說著,邁步朝沈浪而去。

  路過王語嫣身邊時,眼珠子又不禁朝她身上看去。

  隨后又急急轉過頭。

  一直來到沈浪身邊,拱手行禮,“敢問這位公子便是沈浪沈公子?”

  “正是沈浪。”沈浪點頭,“有事嗎?”

  段譽抱拳作揖,“原來真是沈公子,在下段譽,在江湖行走數日,多次聽到沈公子的大名,心里好生敬仰,今日相見,便耐不住來拜見沈公子。”

  老實說,他這樣的人,能得到蕭峰的欣賞并結拜為兄弟,并不是沒有道理。

  沈浪也微笑著回應,“原來是大理段氏段公子,有幸相識。”

  “沈公子,相請不如偶遇,不如我們上這酒樓痛飲一杯如何?”段譽又說道。

  他喜好結交好友,這點跟蕭峰很像。

  但他沒有蕭峰精明,蕭峰識人并不僅憑江湖傳聞,而要經過自己實際驗證。

  沈浪搖搖頭,“多謝段公子想邀,只是今日有些不巧。”

  見沈浪與段譽說話,慕容復又說道,“沈公子,我們到前方等你,在下有一事想與你相商,還請沈公子行個方便。”

  說完,便邁步朝前面走去。

  “沈公子與慕容公子相識?”段譽問道。

  沈浪點頭,“見過幾面,段公子,剛才見你目光始終落在王姑娘身上,你喜歡王姑娘?”

  段譽急忙否認,“沈公子,我沒有,我不是,別瞎說啊。”

  否認三連。

  “你否認也沒用,我都看出來了。”沈浪道,“段公子,雖然我們初次相見,但我可以告訴你個法子,以解相思之苦。”

  “什么法子?”段譽連忙問道。

  “你何不買些胭脂水粉送與王姑娘?”沈浪說道,“讓她日后與人親吻的時候,抿一抿你送的胭脂紙,這樣你也能有參與感。”

  “就跟擂鼓山弈棋一樣,名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重在參與,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段譽當即搖頭,“沈公子,你這法子不妥,不妥。”

  “你慢慢想吧。”沈浪笑著道,“在下還有事情,先告辭。”

  說完離去,只留下段譽一人,兀自呆呆出神。

  身邊的朱丹臣看不下去了,道:“公子,咱們走吧!”

  段譽回過神來:“是,也該走了。”

  話是這么說,可是卻不移步,直到朱丹臣連催三次,才跨上古篤誠牽來的坐騎。

  他身在馬背之上,目光卻兀自瞧著王語嫣的去路。

  隨即轉身看向朱丹臣,“沈公子剛才說的話是不是有點道理?”

  “這……”朱丹臣搖頭,“回公子的話,方才你與沈公子的談話,我并沒有聽清楚。”

  段譽輕嘆一聲,現在王姑娘已走,即便買了胭脂水粉,又如何送出去?

  隨后與朱丹臣等人離開。

  沈浪來到城門口,便見到等候在此處的慕容復等人。

  “沈公子。”慕容復上前幾步,抱拳作揖。

  沈浪有些詫異問道,“慕容公子有什么事情要與我商量?”

  “是這樣的,在下在擂鼓山與人結仇。”慕容復一臉情真意切地說道,“若是我表妹……”

  不等他把話說完,沈浪便道:“你打算將你表妹托付給我?”

  “正是如此。”慕容復點頭道,“她不懂武功,若是跟在身邊,怕是會有惡人要傷害她,若是我分身無暇,怕是會讓她有性命之憂。”

  沈浪搖頭,“既然這樣,你打消這個念頭吧,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哪里顧得上你表妹?”

  隨即拱手,“慕容公子,有緣再見,告辭。”

  說完,便準備邁步朝前走去。

  王語嫣又不是他表妹。

  慕容復眼神來回變幻,又道:“沈公子,我知道此事確實有些不妥,不過包括在下在內的幾人都受了傷。”

  “這和我沒有關系啊,又不是我打傷的你們。”沈浪道,“誰打傷你們的,你們找誰去。”

  見沈浪還在推辭,慕容復便知道難以讓沈浪幫忙,便說道,“沈公子說得不錯,是我們冒昧了。”

  心里卻還想著,若是讓表妹像吊段譽那樣吊著沈浪,就更好了。

  只可惜,沈浪卻不上這個當。

  沈浪不再理會他們一行人,自顧自邁步離開。

  慕容復想了想,吩咐包不同等人,“跟上沈浪。”

  “為何?”包不同有些好奇,“公子爺,難道我們現在跟沈浪同路?”

  “廢話做什么?”公冶乾道,“難道公子爺做什么事情都要告訴你不成?”

  見兩人對嘴,王語嫣看向慕容復,好奇問道:“表哥,怎么了?”

  “沒事。”慕容復搖頭,微微一笑,“沈浪一招殺了丁春秋,是個不可多得的高手,我想與他結交而已。”

  王語嫣不疑有他,“表哥說得對,他的武功確實不弱,若是能幫表哥就好了。”

  于是幾人也跟隨沈浪的方向而去。

  天下之大,同一時間內,每個人都做不同的事情。

  有人在趕路。

  有人在睡覺。

  還有人在打架。

  沈浪離開北泉城幾天后。

  邀月與東方不敗也來到嵩山。

  之所以來此,是因為東方不敗打算先趁五岳派推舉掌門人大典之際,除掉這些門派,更何況,聽聞任我行也來到此處。

  正好可以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