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65章 五岳掌門,誰人不服
  兩人行了一會兒,便聽到說話聲傳來。

  “令狐掌門來得正好,現昆侖和青城派的各位都已到了,諸位都在山上候你駕到。”

  這幾人的語氣很是傲然。

  “有勞各位帶路。”又有人說道。

  等說話聲遠去后,東方不敗才跟邀月道,“那說話之人,便是恒山派新掌門令狐沖。”

  “岳不群的徒弟,曾與任我行殺上黑木崖,若不是本座剛好突破,怕是會傷在他們二人的手中。”

  “什么恒山派不恒山派的本宮并不關心。”邀月道。

  她唯一關心的便是還掉人情。

  兩人施展輕功繼續往上。

  不多時,便來到古時帝皇封禪嵩山的封禪臺外圍林子里。

  此處絕巔獨立天心,萬峰在下,絕對是個好地方。

  封禪臺前人頭攢動。

  從衣著上可以分辨出有江湖上很多大大小小的門派,比如恒山派、衡山派、泰山派、青城派、少林等等。

  另外還有不知哪蹦出來的門派。

  大家伙都圍在封禪臺前,目光落在臺上的左冷禪。

  左冷禪朝下面的眾人抱了抱拳,朗聲道:“感謝眾位朋友瞧得起左某,駕臨嵩山,在下感激不盡。”

  “想必諸位朋友來此之前,已聽聞今日是我五岳劍派協力同心、歸并為一派的好日子。”

  話才剛說完,臺下就有人喊道:“是啊是啊。”

  聲音越來越大,數百人的聲音匯集在一起,“恭喜左掌門!”

  左冷禪頷首一笑:“各位請坐。”

  此處并無座椅板凳,大家都是就地而坐。

  而各大門派的弟子也是涇渭分明,倒是很有規矩。

  臺上的左冷禪接著道:“諸位同道,近來武林中出了不少大事,經兄弟與五岳劍派的前輩師兄們商量,覺得還是要聯成一派,統一號令。”

  “若是日后武林有浩劫,也能夠阻攔,所以,今日便邀請諸位前來見證。”

  不過在連成一派這事情上,有人同意,也有人不同意。

  邀月看向東方不敗,問道:“還不動手嗎?”

  “還不到時候,且讓這群草包先吵上一吵。”東方不敗道,“對了,你家相公釀的酒不錯。”

  聞言,邀月眼睛一瞇,“你去過沈府?”

  “本座就在沈府對面買了一處宅院,去拜訪鄰居不行嗎?”東方不敗道,“更何況本座與你相公一同前往京師。”

  “這一路上行走了幾千里路,難道去沈府還不能喝一杯水酒?”

  “哼。”邀月哼了一聲,并未再說話。

  下一刻,東方不敗又道,“而且沈府后院的溫泉不錯,等將來有空了,本座也要尋一處有溫泉的地方建成別院。”

  “你還去過后院?”邀月的雙眸里帶著危險的氣息,殺氣也跟著升起。

  東方不敗抿嘴一笑,“難道不可以嗎?即便本座不是你的朋友,但跟你相公也算是朋友吧?”

  邀月說道,“難道你們朋友之間如此的親密無間,還能進入沈府的后院?”

  “泡個澡而已,有什么稀奇的?難道沈浪沒告訴你,他跟我一起泡嗎?”東方不敗又道,“不得不承認,他的身材很好,正是本座喜歡的那種。”

  “東方不敗!”邀月秀眉一蹙,冷聲道:“閉嘴!”

  “若是你想激怒本宮,本宮現在就離開。”

  東方不敗見她不似開玩笑,于是又道,“就知道你不會相信。”

  邀月鳳眸一瞇,“不管你是不是在沈府泡過澡,不管你對沈浪有什么想法,本宮才是正宮!”

  從憐星偷偷潛入沈浪的房間開始,她就正視這個問題。

  不說憐星,就連沈浪府里的那個小丫鬟也早已并未完璧之身。

  她一直都沒有去點破。

  今天東方不敗的一番話,讓她將自己的正宮之位擺出來。

  “正宮?”東方不敗忽而一笑,“聽說京師那位女皇陛下昔年還曾得到沈天君的教導,算起來跟沈家也有淵源。”

  “而且沈浪在京師之時,女皇陛下也賞賜各種東西,又是宅院,又是丹藥、官職的。”

  “你說,她跟沈浪是不是指腹為婚的關系?”

  “休要胡說。”邀月冷冷道,“你還是想好待會兒怎么處理這里的事情吧。”

  東方不敗的一番話讓她的心有些亂了。

  那位女皇陛下對沈浪確實好得有些過分了,就連秦玉樓與柴玉關的寶藏都送給沈浪。

  而且據說她在京師賜給沈浪的宅院也沒有收回來,還時不時派人去打理。

  若是說沒有半點的關系,邀月自己都不相信。

  可萬一他們二人真是指腹為婚的呢?

  邀月渾身突然迸發出可怕的氣息,“不管是女皇陛下,還是別的女人,沈浪的正宮只會有一個,也只能有一個。”

  “那就是本宮!”

  東方不敗笑著道,“你倒是挺自信的。”

  正說著話,突然聽到那邊傳來一道高亢的聲音。

  “五岳劍派之中,若有誰自信武功勝得了左掌門的,便請出來,一顯身手。”

  接連喊了兩遍,但群人無人接腔。

  見無人應答,又有人齊聲吶喊:“請左掌門登臺,請左掌門登臺!”

  緊接著是一陣爆竹聲。

  就在滿臉喜色的左冷禪準備登臺時,天空突然灑下無數片花瓣。

  引得眾人一臉好奇。

  心里想著:這難道也是嵩山派準備的?

  不過下一刻,卻見到數名白衣女子從天而降,落在封禪臺上。

  單膝下跪,齊聲喊道:“恭迎大宮主!”

  隨后一道白色身影踏空而來。

  緩緩落在封禪臺上。

  環眼看了一圈,淡然道:“今日,這里好生熱鬧,本宮也來湊個熱鬧。”

  語氣很是平淡,但卻帶有一種懾人的魔力,令人不可仰視!

  人群里頓時低聲議論紛紛。

  “看著裝似乎是移花宮的人。”

  “真是移花宮!這女子便是大宮主邀月!”

  “這女魔頭來做什么?”

  “移花宮向來都不在江湖上走動,邀月今日前來,屬實有些不符合移花宮的規矩。”

  “……”

  原本已經勝券在握的左冷禪見到邀月登場,心里當即一個咯噔,臉色也跟著一變。

  雖然他與移花宮沒有什么交道。

  但人的名,樹的影。

  江湖人對武林禁地繡玉谷移花宮向來都懷有畏懼之心。

  除了左冷禪外,其他的江湖人物亦是如此。

  沒人敢大聲喧嘩,也沒人敢出言不遜。

  所有人心情十分忐忑。

  都等著臺上的邀月說話。

  就在此時,又一道紅色身影從天而降。

  “本座東方不敗也想要五岳派掌門一席,誰人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