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66章 要打就打,是又如何
  見到這道身影。

  眾人更是驚呼聲連連。

  雖然移花宮在江湖上也是久負盛名。

  但大家平時耳朵里也就是聽到,從來沒有真正見到的事情。

  可是日月神教卻經常打交道,兩者相比,東方不敗的惡名還要比邀月大。

  人群里議論聲四起。

  “東方不敗!”

  “竟是東方不敗!”

  “難道她們二人也是為了這個五岳派掌門?”

  “這女魔頭怎么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不止是江湖群雄詫異,就連五岳各派的人也是眉頭緊皺,心思凝重。

  若是一個東方不敗,大家群而攻之,或許能夠打敗。

  可再加上這一直停留在傳聞中的邀月時,卻似乎不是那么容易能夠打敗的。

  五岳劍派的人不禁面面相覷。

  左冷禪更是臉色難看。

  之所以極力推動五岳劍派合并,便是因為他對其他門派高手的武功根底,早已了然于胸。

  自認其他門派中,并無一人能夠勝過自己,這才不遺余力的推動其事。

  眼下卻突然冒出一個東方不敗,那么五岳劍派合并,掌門人一席反被東方不敗奪去,豈不是徒然為人作嫁?

  身為此時的推動者,左冷禪先開口:“東方不敗,今日此事乃是我五岳劍派的事情,與日月神教無關。”

  “你這個女魔頭突然闖入嵩山,是欺我五岳劍派無人嗎?”

  他這話瞬間把東方不敗推到五岳劍派的對立面。

  若是東方不敗承認,他便可以招呼群雄群攻。

  “怎么?嵩山派的地方我東方不敗不能來?”

  東方不敗冷笑一聲,“既然是五岳劍派的大事,還要邀請江湖英雄好漢前來,可我日月神教為何沒有收到拜帖?”

  “你這個女魔頭算什么英雄好漢?”恒山派的人群里傳來一道聲音。

  說話的是個虬髯漢子,但說話聲卻很不符。

  聽著就像是個女人。

  盡量放粗喉嚨,畢竟女音難掩。

  東方不敗看了一眼,道:“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本教圣姑,既然圣姑到來,不知道令尊任我行是否也來了?”

  她口中的圣姑自然就是任盈盈。

  恒山派的人聽聞這個虬髯漢子竟是任盈盈,也都大吃一驚。

  “要打你就打,本宮沒時間聽你廢話。”邀月忽而開口道。

  這聲音不小,傳到大家的耳朵里,眾人心里頓時一喜。

  難道邀月要個東方不敗打一場?

  既然如此,那可就有好戲看了。

  左冷禪朝邀月抱拳行禮,“在下左冷禪見過大宮主,不知大宮主前來,嵩山派有失遠迎,大宮主,請移駕到嵩山派正殿,在下也好備幾杯水酒。”

  “不必了。”邀月語氣冷冰冰,“本宮不是來跟你們攀交情的。”

  正說著,東方不敗又道:“你著什么急?本座與這幾個門派沒少打交道,但很少有同時面對的時候。”

  少林的方證大師道:“阿彌陀佛,東方不敗,今天乃是我名門正派商議大事的日子,豈能容你這女魔頭來搗亂?”

  “既然你們說本座是女魔頭,今日本座便來此。”東方不敗臉上依舊帶著笑,“誰人不服?”

  這時嵩山派里走出一位瘦削老者,正是‘仙鶴手’陸柏。

  他開口道:“東方不敗,你這是要視我等五大門派若無物?”

  “少廢話,要打就打!”東方不敗屈指一彈,幾枚細針便朝陸柏的雙目射去。

  陸柏眼疾手快,急忙伸手格擋。

  瞬間感覺掌心一疼,翻過來看了一眼,上面三根細針,而且滲出的鮮血還現黑血。

  不許多想,便知針上喂毒。

  不過這等行徑倒也對得起東方不敗女魔頭的稱號。

  左冷禪眼神陰冷,“東方不敗,今日你硬是要來搗亂?”

  “不錯!”東方不敗應了一聲,緊接著再去屈指一彈,又是幾枚細針飛出。

  左冷禪幾枚拔劍抵擋,同時還反擊幾招。

  嵩山派劍氣象森嚴,似千軍萬馬奔馳而來。

  不過東方不敗倒也不是徒有其名,閃身躲避,又幾枚銀針激射而出。

  見到東方不敗與左冷禪斗在一起,岳不群眼睛微瞇,心里在想著待會兒若是這兩人斗個兩敗俱傷,倒是可以撿得便宜。

  可就在此時,左冷禪的攻勢突然停了,劍氣也跟著衰弱。

  “左冷禪,你雙眼已被我刺瞎,還要接著打下去嗎?”東方不敗開口道。

  群雄心里大驚,抬眼看去,只見左冷禪雖眼睛圓瞪,但兩道極細的血線正從眼角流下,一直流到下巴處。

  左冷禪大怒道:“我沒有瞎,我沒有瞎!東方不敗你這女魔頭,放馬過來,和你爺爺再戰三百回合。”

  “來啊!快來,你這個女魔頭,是不是怕了你爺爺?”

  他聲音越來越大,而且還充滿憤怒、痛楚和絕望。

  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頭野獸臨死時的哀嚎。

  這時大家都看出來,左冷禪的雙眼確實被東方不敗刺瞎,當下心里驚異無比。

  東方不敗背著手站在臺上,淡然道:“嵩山派也不過如此!”

  她環顧臺下,“還有誰?”

  “女魔頭,竟敢傷我師父!我和你拼了!”

  兩名嵩山派弟子奔到臺上,還沒靠近東方不敗,便被幾根細針打倒。

  躺在地上跟著哀嚎。

  岳不群徐徐開口:“東方教主,你想要坐這五岳派掌門一職,若是你出身我們五岳派,倒也無可厚非。”

  “大家比試一番,誰的武功高,誰便掌管五岳派,可你并非出身我們五岳派,而是江湖上人人要得而誅之的魔教。”

  “即便你做了這五岳派掌門,天下的英雄好漢也不服,東方教主說是不是這個理?”

  “是又如何?”東方不敗傲然地道。

  后面的邀月又冷聲道,“少廢話,要打就趕緊打,本宮沒那么多時間跟你耗在這。”

  “你這女人真是一點耐心都沒有。”東方不敗說道,“行吧,那就動手吧。”

  說完,便搶先朝岳不群而去。

  岳不群見東方不敗一言不合便朝自己出手,心里一凜,不敢怠慢。

  拔劍相迎,長劍直進,劍尖不住顫動。

  豈料東方不敗真正的目標卻不是他,而是人群里一個帶著斗笠的漢子。

  冷哼一聲,“任教主,你終于來了!”

  接著一團紅云激射出去。

  “東方不敗,老夫在此!”任我行大喊一聲,“今日你我倒是好好算一賬。”

  見東方不敗取道任我行,岳不群突然間有些茫然。

  一時間卻找不到對手。

  這時聽到一道聲音傳來,“岳不群對吧?本宮來會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