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67章 岳不群死,任我行亡
  聞言,岳不群心里直接一個咯噔。

  出道這么多年,跟移花宮都沒有任何的交集,這大宮主怎么會突然要來會自己?

  臺下的群雄也一時間沒有搞清楚這是怎么回事。

  不是說移花宮很少插手江湖上的事情嗎?

  怎么跟傳聞說的不一樣?

  “岳不群參見大宮主。”岳不群開口道,“在下行走江湖多年,雖從未與移花宮打過交道,但武林禁地的大名也是如雷貫耳。”

  “只是今日我們五岳派新建,掌門人尚未推出,在下倘若和大宮主比試,倒似是來爭做這五岳派掌門一般,不免惹人閉話。”

  “若是大宮主能夠給在下幾分薄面,待今日事了,在下再親自前往移花宮拜謝大宮主。”

  他口中說得謙遜,但每一句話扣得極緊,仿佛他是五岳派掌門,而且還把自己的地位放得跟邀月一樣平等。

  邀月雙眸微瞇,“放肆!你算什么東西?”

  凌空一抓,將旁邊一名女弟子的劍抓在手里。

  緊接著寒光一閃,剛才還站在原地的岳不群就被長劍一劍從左肩直劈到右腰。

  劍光再次帶過,將左冷禪齊胸而斷。

  這兩劍勢道之凌厲,招式也是匪夷所思。

  只是閃電般,岳不群跟左冷禪已被斬成四截。

  “不!”

  人群里的岳靈珊突然大喊一聲,作勢就要撲上來。

  寧中則急忙抓住她。

  見到夫君一下子就被砍成兩截,寧中則已是悲憤萬分。

  但深知自己不是邀月的對手,自然不會貿然送死。

  而令狐沖見到師父慘死,也一聲慘叫,卻是無可奈何。

  他之前比試,故意輸給岳靈珊,受傷不輕。

  群雄已經被這一幕看傻眼。

  本來還以為邀月是要跟東方不敗比試的。

  可誰能想到她們居然是一伙的。

  現在這兩個門派的掌門人慘死,要不了多久,這門派肯定就人去樓空。

  寧中則強忍心里的憤怒,讓人將岳不群的尸身搶過來。

  又抬頭看向邀月,“大宮主,敢問為何這般對我夫君?我們與移花宮有何恩怨?”

  “恩怨?”邀月冰冷的目光掃過來,“若是旁人,本宮倒是懶得搭理,不過既然你問,本宮就解釋解釋。”

  “你夫君枉稱君子劍,以卑鄙奸猾的手段,謀取令婿的劍譜。”

  “你若是不信,不如問問令婿。”

  一番話讓寧中則如遭雷擊,轉頭看向旁邊的林平之。

  “大宮主說的可是真的?”

  被突然問到的林平之唯唯諾諾,卻不知如何回答。

  邀月不再理會他們,看向與東方不敗激戰成一團的任我行。

  任我行只是被她的目光掃了一眼,瞬間就分了心。

  一招不慎,被東方不敗一掌拍在胸口。

  任盈盈見到他受傷,當即心里大亂,拔腿便準備朝任我行而去。

  令狐沖急忙拉住她,“別去,你不是東方不敗的對手。”

  “可是她要把我爹殺了。”任盈盈急聲道,“要是遲了,我爹就要死了。”

  “你去了反倒會讓任教主分心。”令狐沖道,“若是你留在此處,他反倒能安心應戰。”

  任盈盈一想也是這個理,也只能留在原地。

  此時任我行與東方不敗已經交手上百招。

  兩人都是旗鼓相當。

  即便任我行中了一掌,卻還有再戰的能力。

  但東方不敗出手迅捷,如電閃,如雷轟,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任我行長劍一挺,盡往她身上的要害刺去。

  但東方不敗的身形如鬼似魅,飄來忽去,讓人捉摸不透。

  將任我行的招式化解于無形之中。

  吸星大(法)雖強,但近不得身,也就沒有施展的余地。

  再加上東方不敗用的兵器也只是繡花針,根本沒辦法吸收她的內力。

  只能以劍招迎敵。

  斗了片刻,任我行突然“啊”的一聲叫。

  手中的劍招已經慢了下來,他的胸口、喉頭都受到針刺。

  緊接著東方不敗一掌擊在他的丹田處。

  “砰!”

  真氣全出。

  將周圍的落葉都激蕩飛起。

  沒等塵埃落地,任我行就已經萎靡下來。

  真氣頓如泥牛入海一般,瘋狂泄出。

  “不!”

  任我行感覺自己的功力正在快速消逝,當即跟瘋了一樣大叫。

  手里的劍胡亂刺出。

  只是沒了功力,這幾劍便已像是孩童的招式。

  毫無半點的殺傷力可言。

  “任教主,看在你對我以往照顧的份上,今日我便留你一具全尸。”東方不敗冷哼一聲。

  跟著一掌就要擊在任我行的天靈蓋。

  一道身影從恒山派弟子里疾跑而來。

  正是任盈盈。

  她一邊跑,一邊道:“東方教主!求你饒我爹一命!”

  見到任我行要死,她再也按捺不住,起身便跑過來。

  “別過來。”任我行瞪大眼睛看向東方不敗,“要殺要剮,隨你的便!”

  “饒了他?”東方不敗冷眼掃了任盈盈一眼,“留他一命跟我作對嗎?”

  “他的武功已經被你廢了,就算你留著他的命,他也不能拿你怎么樣。”

  任盈盈求饒道,“我一定讓他以后不要跟你作對。”

  “我以前也是這么想,只可惜,你爹會吸星大法,倒是忽略不得。”東方不敗一抬手,直接一掌劈出。

  正中任我行的天靈蓋。

  任我行當即兩腿一伸,直接死去。

  任盈盈見東方不敗一掌將父親擊斃,便要起身與其拼命。

  東方不敗素手一抬,細針飛出,正中任盈盈的穴道。

  她頓時暈厥過去。

  “看你送我《葵花寶典》的份上,饒你一命。”

  眼下此處,三死兩傷。

  死的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

  而出手的也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

  群雄鴉雀無聲,一時間竟不知如何是好。

  有人把目光看向少林的方證大師。

  也有人把目光看向寧中則。

  甚至還有人看向莫大先生。

  大概是希望這幾位能夠出來主持公道。

  殺了任我行后,東方不敗施展輕功來到封禪臺上,環顧一周。

  “有沒有人要為他們報仇的?若是有,就請出手,要不然本座可就不客氣了!”

  她倒也不是真的要成為五岳掌門,但只要將這幾大門派的掌門都殺了,他們都會疲于奪權。

  可以給日月神教騰出時間發展。

  否則人家也不是傻子,真的迎接日月神教成為五岳掌門。

  群雄面面相覷,卻不敢接她的話。

  但片刻里,有人說道:“既然移花宮與日月神教都對這五岳派掌門一職有想法,本座倒也有幾分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