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72章 我沒空啊,快攔住他
  思來想去,決定還是先過去看看。

  畢竟來都來了。

  于是便施展輕功朝說話聲的方向而去。

  很快,便來到地方,同時山谷里還傳來呼喊聲。

  邊上不少人,燃著數個火堆。

  火光下,有慕容復和他的家將,正與人打斗。

  另外還有王語嫣。

  而王語嫣正被一名頭陀用刀橫架在頸上。

  “慕容小子,你投不投降?”頭陀朝慕容復喝道,“若是你不投降,佛爺就一刀宰了這嬌滴滴的美人兒。”

  聽聞此話,慕容復好生為難。

  因為在他心里,姑蘇慕容四個字重于泰山,萬不能向這些旁門左道江湖敗類投降。

  可又念及與王語嫣的表兄妹之情,決不能讓王語嫣命喪這頭陀之手。

  正欲沖去救下王語嫣時,一道人影突然由遠至近而來。

  “千萬別傷了王姑娘,你要人投降,我向你投降便是。”

  此人正是段譽!

  見到段譽,持刀的頭陀道:“你是什么東西?”

  “我不是什么東西,我是人,你不是要投降嗎?我向你投降便是。”段譽急聲道,“你快放了王姑娘,我投降。”

  “去你媽的。”頭陀反手一掌,狠狠扇在段譽的臉上。

  也不知段譽是有心投降還是別的原因,竟沒有躲避這一掌,愣是被扇得原地轉了個圈,然后摔倒在地。

  腦袋都磕破一個口子,鮮血跟著流出。

  見到段譽受傷,王語嫣急忙問道:“段公子,你怎么樣?”

  段譽正要說話,一道聲音突然從邊上傳來。

  “諸位,你們可曾見到一個怪老頭從這里經過?”

  這聲音將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因為沒人知道這邊上什么時候又來了別人。

  而且這聲音就像是在耳邊說話一樣,讓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所有人停下手里的動作,目光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只見那樹梢上,站著一個人,不過太遠了,看不清楚長相。

  不過慕容復卻覺得這聲音很是熟悉。

  有人冷哼一聲,“哪里來的野小子,竟敢在此裝神弄鬼?”

  話剛說完,只見一道劍氣掠過,直接將其劈成兩半。

  “我好好問話,你插什么嘴?還如此的出言不遜?”沈浪眉頭一皺,“我再問你們一遍,有沒有見到一個怪老頭從這里經過?”

  這次,慕容復總算是聽清楚說話的人是誰。

  急忙喊道:“沈公子,還請出手相助!”

  “出手相助?”沈浪搖頭,“我現在沒空啊。”

  聽到慕容復與他打招呼,有人喊道:“他們是一伙兒的!大家伙并肩子上!”

  說完,數道暗器便朝沈浪襲來。

  而且這些暗器看著就淬過毒。

  “都說我是路過的,你們非要打我,那我就不客氣了!”沈浪厲喝一聲。

  腳尖在樹梢上一點,便如鬼魅般沖過來。

  他的動作極快,劍法極準。

  每次掠過,便能看到血光迸濺。

  就好像是一條匹練一樣,在眾人中間殺過去,然后又殺過來。

  已經擒住王語嫣的頭陀只覺得眼前一道人影閃過,下一刻,他的兩條胳膊就已經被砍下。

  等到人影掠向下一人,他才感覺肩膀傳來痛感。

  低頭一瞧。

  兩條胳膊已經不翼而飛。

  其他人亦是如此。

  不是心口中劍,便是喉部中劍,紛紛倒地身亡。

  只是幾息的工夫,就聽到一陣陣慘叫呼喚聲此起彼伏,定眼一瞧,已有數十人躺在地下。

  “快攔住他!”有人高呼一聲。

  幾條漢子就沖到沈浪的來路前,其中一人使的是兩柄鋼錘,這兩柄鋼錘在他手中舞得勁風呼呼,聲勢威猛。

  然而下一刻。

  他們只看到一道身影掠過,緊接著喉部一痛,隨后一跟頭栽倒在地。

  幾乎不到十息的功夫,沈浪就已經殺了數十人。

  “鬼啊!”

  有人大喊一聲,撒丫子就跑。

  剩下的人亦是頭皮發麻,施展輕功瘋狂離去。

  他們都沒看到沈浪出手,就已經這么多人倒下,要是再不離去,那下一刻死的人肯定就是自己。

  所以,還是跑路要緊!

  很快,此地就只剩下一地的尸體跟慕容復等人。

  看到一地的尸體,王語嫣嚇得快步來到慕容復的身邊。

  “表哥!”

  “表妹你沒事吧?”慕容復急忙問道。

  王語嫣搖搖頭,“沒事。”

  她的目光落入背著手的沈浪。

  心想著此人殺心太重,還是表哥溫儒爾雅。

  段譽捂著額頭,看向站在慕容復身邊的王語嫣,胸口一酸,知她的心念全系在慕容公子一人身上。

  當下萬念俱灰,心道:“此番相思,總是沒有了局,若是按沈公子所說,買些胭脂水粉送她,日后她也能念著我。”

  慕容復朝沈浪拱手抱拳,“多謝沈公子相救,若是沒有沈公子,只怕今晚我等……”

  “我說過我只是路過的,是他們非要找死。”沈浪搖頭,“告辭。”

  說完,便準備離去。

  不過眼睛瞥到捂著額頭的段譽時,便說道:“段公子,前些日子才分別,現在又在此相逢,真是有緣啊。”

  “沈公子。”段譽急忙抱拳行禮,“確實有緣,沈公子好身手,竟將這些人殺得片甲不留,若非沈公子今晚出手,只怕我等都要遇難。”

  “我只是追人而來。”沈浪道,“諸位,再會。”

  說完,便施展輕功離開。

  公冶乾看著沈浪離去的背影,又看著滿地的尸體,不禁搖頭,“此人武功當真深不可測,我剛才居然沒有看清楚他是如何出手的。”

  “確實對得起深不可測這四個字。”慕容復點頭,“一招就殺了丁春秋,料想即便是喬峰,也不是他的對手。”

  鄧百川道:“公子,我們還是先行離去為好,此地一地尸體,若是他們待會兒殺回來,我們倒也不好對付。”

  “不錯,我們先行離去。”慕容復點點頭,帶人就離開此處。

  段譽朝王語嫣的背影張了張嘴,卻喊不出聲來。

  慕容復剛走了兩步,又回過頭,“段公子,適才感謝出手相助,既然此地事情已了,我等就先行告辭。”

  “剛才出手相助的是沈公子,我沒能幫上忙。”

  段譽當下為情所困,見王語嫣要走,心緒已然亂了。

  卻也不知如何是好。

  “告辭!”慕容復抱拳拱手。

  隨后帶人離開。

  段譽心里苦惱,自言自語道,“今日見了王姑娘一眼,倒也解了這相思之情,唉,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說罷,也轉身離開。

  離開此地的眾人又重新找個地方聚集在一起。

  他們均是三十六洞、七十二島,今晚上來此,便是商議大事。

  不料先來了慕容復等人,接著又殺出一個不知道哪來的殺神。

  一人一劍,硬生生讓他們留下數十具尸體。

  “剛才出手的人到底是誰?怎的如此不講江湖道義?”有人怒聲道,“簡直就是見人就殺的敗類!”

  “我聽慕容小子喊他沈公子,江湖上姓沈的人大家都知道有誰嗎?”有人問道。

  有人恍然大悟:“姓沈?難道是前些日子一劍殺了丁春秋的沈浪?”

  “一定是他,難怪此人一劍殺得了丁春秋,只是為何他要找我們的麻煩?”

  “他不是問有沒有人見過什么怪老頭嗎?也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說他野小子,還有人喊著并肩子上。”

  “那我們豈不是白白損失這么多的兄弟?”

  “難道你要去找他報仇?你見過他的劍嗎?”

  “沒有。”

  “見過的人大概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