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74章 光芒萬丈,冠絕古今
  下一刻,又有人說道:“若是這么讓這些死丫頭死去,倒是便宜了他們。”

  “這是老夫新煉制的毒藥,你拿去喂給她們吃,定叫她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此人正是飧毒大師。

  “遵命!”

  這時又有人說道:“這位老丈,有話好說,她們都只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這般對她們,未免太無禮了些。”

  又是段譽!

  這小子對王語嫣還真是如狗皮膏藥一樣。

  “哼,哪里來的野小子,竟敢教老夫做事?”飧毒大師冷哼一聲。

  隨后便聽到段譽的痛呼聲。

  沈浪邁步進去。

  這處洞廳甚大,燈火通明的。

  而大廳上云集不少人,有人坐在椅子上,有人坐在桌上,還有人席地而坐。

  另外還有找不到地方坐的人在四處轉悠。

  這些人將二十來個黃衫女子圍坐在中間,這些女子一個個肢體僵硬,一看就是給人點了穴道。

  而且不少人還皮開肉綻,血跡斑斑。

  有個漢子手持鞭子,不停對這些女子拷問。

  見到沈浪進來,原本亂糟糟的洞廳瞬間安靜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坐在洞廳首座的飧毒大師眼神陰森,張嘴便道:“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沈浪沈公子。”

  一聽到這個名字,洞廳里的人瞬間就炸開了鍋。

  “他竟是沈浪?”

  “那天晚上殺了我們諸多兄弟的沈浪?”

  “他來到此處作甚?”

  “原來真是長得這般俊朗,難怪邀月一眼就相中他。”

  “沈公子,我們又見面了。”

  “……”

  一臉色憔悴,卻滿眼剽悍乖戾之氣的漢子大喝一聲,“你就是沈浪?那晚為何殺我三十六洞七十二島諸多兄弟?”

  “你是何人?”沈浪隨口問道。

  “鄙人烏老大,七十二島島主之一。”烏老大陰沉著臉道。

  沈浪笑了笑,“什么烏老大烏老六的,我不認識你,我今日來,只為了一個人而來,如果你敢阻攔我,我第一個就把你殺了。”

  他臉上沒有絲毫的殺氣,但語氣卻讓人不寒而栗。

  烏老大臉色變得很難看,卻不知如何作答。

  那天晚上,他也是僥幸逃命。

  王語嫣小聲道:“表哥,你說這位沈公子今日來此,所為何事?”

  站在他們二人不遠處的段譽見到王語嫣與慕容復此時的模樣,心里又是一酸。

  他前些天買了胭脂水粉后,出城而來,在外面尋了兩日。

  意外撞見和三十六洞七十二島混跡一起的慕容復王語嫣等人,便也跟著他們進來此處。

  只是一路上王語嫣都未曾與他說話,胭脂水粉也沒能送出去。

  只能在心里嘆了口氣。

  這相思真是無處訴。

  慕容復聽到王語嫣的話,微微搖頭,“此人行事怪異,不知為了何事而來,且先看看。”

  端坐在臺上的飧毒大師道,“看來沈公子是一定要殺了老夫?”

  “飧毒大師此言差矣,我今天來,只有一個目的。”沈浪微笑著道,“我只是想打死你,或者被你打死。”

  飧毒大師還沒說話,人群里便傳來一聲冷哼。

  “哼,黃口小兒,年紀不大,口氣倒是不小,讓老夫來看看你有幾斤幾兩!”

  下一刻,劍光一閃,一柄長劍從旁邊刺出。

  朝沈浪的項上人頭而去,若是這劍得手,必是要落個身首異處的下場。

  這一劍當真是出招快、拿捏準。

  此人在劍上的造詣確實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人群里有人識得出手之人,驚呼出聲。

  “是劍神卓不凡前輩!”

  “卓前輩一定能夠將這賊子斬于劍下。”

  “卓前輩武功卓越,沈浪必定不是對手!”

  不過也有人唱反調,“聽聞沈浪一劍殺了丁春秋!”

  “嘶!”

  在眾目睽睽之下,沈浪只是腳步在地上輕移一步,便避開這記殺招。

  見到沈浪能避開自己的攻擊,卓不凡也驚呼一聲。

  一擊未能得手,當即長劍一挺。

  真氣灌入長劍

  緊接著,他手中的長劍竟冒出青芒。

  如長蛇一般伸縮不定,但確實存在。

  正是習劍之人所追究的劍芒。

  人群里有人齊聲驚呼:“劍芒,卓前輩竟已練到了這個境界!”

  “劍芒一出,料想沈浪也難以抵擋。”

  “可若是殺了沈浪,邀月會不會大發雷霆?”

  “……”

  周圍議論聲紛紛,

  卓不凡臉露獰笑,真氣灌入長劍,青芒突盛。

  “不就是劍芒嗎?”沈浪沒有絲毫的驚訝,他依舊是面帶微笑,“我也有,而且還很長很大。”

  赤霄劍緩緩拔出。

  “看好了,這一劍……”他緩慢說道,“將會光芒萬丈!冠絕古今!”

  下一瞬。

  他的劍上驟然出現無比凌厲的劍芒,如九天雷霆,又似一輪烈日。

  只是看了一眼,便讓人遍體生寒,無法直視!

  劍芒如炬!

  劍氣凜然!

  布滿整個洞廳。

  不少人感覺如同站在山崖邊,強風一陣陣刮過自己的面一樣。

  有人的長發更是被掠過的劍氣割斷。

  甚至有人的肌膚還被割出小口子。

  卓不凡的劍芒與其相比,就像是螢光之火要與皓月爭輝。

  下意識轉身就要跑。

  明知打不過,卻還要硬打,那就是有毛病。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只是他剛轉身。

  沈浪的劍氣便從他的身上劃過,從左肩來到右腰。

  卓不凡哼也沒哼,就變成兩截。

  整個洞廳鴉雀無聲。

  不少人更是咽了咽口水。

  這一劍。

  的確算得上是光芒萬丈,冠絕古今。

  看向沈浪的目光變得更加敬畏。

  若是那一劍攻向自己,怕也是無處可逃。

  現在大家的小命似乎都在沈浪的手上。

  可也有不怕死的。

  一身穿淡紅衣衫的中年美婦雙手一揮,兩把飛刀化為兩道白芒疾出。

  直奔沈浪腰部而去。

  “何必呢?”

  沈浪微微搖頭,隨手一招,便將這兩把刀扣住。

  “還給你!”

  隨手一揮。

  兩把飛刀原路返回。

  去勢洶洶。

  那中年美婦急忙伸出雙手,想要將兩把飛刀召回,卻被兩把飛刀洞穿雙掌,隨后重重刺入她的雙肩。

  疼得她不由痛哼一聲。

  “我說過,我只找這個老頭,誰要是再出手,我就把你們全部殺了!”

  沈浪掃了眾人一眼,“我的規矩就是規矩,誰要是壞了我的規矩,我就要誰的命。”

  “厲害。”臺上的飧毒大師開口道,“沈公子,你今日一定要老夫死嗎?”

  咻!

  沈浪手中的劍光朝飧毒大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