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81章 真會享受,殺人誅心
  “是。”

  幾人應了一聲,便開始行動。

  轉了一圈,很快便打聽出馬車的去向。

  然而等他們追到地方,馬車確實是那架馬車,但車內空無一人。

  也沒找到任何王姑娘留下來的線索。

  她這么一個大姑娘就好像是憑空消失一樣。

  公冶乾已經是冷汗潸潸,看向鄧百川,“現在王姑娘不見了,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如實跟公子爺匯報吧。”鄧百川也是沒了主意。

  而且這個地方地處偏僻,都沒什么人煙,壓根就不知道馬車內的是什么人。

  唯一的線索就只有跟王姑娘說話的那個女人。

  眾人回到客棧里,跟慕容復如實匯報。

  慕容復也是眉頭緊皺,“這么大個人說丟就丟?”

  “公子爺,我認為那個跟王姑娘搭話的女人最可疑。”公冶乾道,“也許就是那個女人帶走王姑娘的。”

  慕容復心里不悅,眼下都準備去西夏參與招婿,可在這個節骨眼上居然出這種事情。

  但身邊這幾個家將一直跟著他任勞任怨,倒也不好指責。

  便說道:“公冶二哥,你將那女人的相貌畫出來,然后我們托人在天涯城問問。”

  “如果真是那個女人帶走表妹,一定是有所圖,不管怎么樣,都要想辦法將表妹贖回來。”

  “公子爺,西夏那邊的事情怎么辦?”鄧百川道,“若是去遲了,怕是會有變化。”

  “這倒是。”慕容復點頭,又道:“這樣,三哥跟四哥留下來打聽表妹的行蹤,大哥跟二哥與我前往西夏。”

  他剛讓鄧百川請青龍會的人刺殺沈浪,擔心沈浪會懷疑到他身上,所以就打算先開溜。

  有道是小心駛得萬年船,若是不小心被識破,以沈浪那個小心眼,肯定不會放過自己。

  安排妥當后,眾人就開始忙碌。

  ……

  沈府里。

  白飛飛與朱七七舒舒服服泡了個澡。

  換上衣服,剛從后院出來,見到沈浪依舊還在屋頂喝酒,朱七七便打招呼,“沈公子,我們先回去了。”

  “好。”沈浪回道,“路上小心,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來沈府找我。”

  “飛飛告辭。”白飛飛輕聲道。

  兩姑娘離開沈府,朝著自己住的地方而去。

  走了一會兒,朱七七開口道:“沈浪還真是會享受。”

  “是啊,確實挺會享受的。”白飛飛點頭贊同,之前在沈府住過一段時間,親眼見到沈浪的生活。

  那叫一個滋潤。

  完全可以算得上是大爺般的享受。

  不像快活王那樣,忙于發展自己的勢力。

  也不像別的武林人士那樣勤加練功。

  不管外面發生什么事情,他總是按照自己的節奏生活。

  甚至為了吃的,還跑到人家佛門去偷雞。

  一想到這事,她就忍不住想要笑。

  若是旁人知道沈浪是這個樣子,還不知道會多驚訝。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事情?”朱七七詫異道,“我剛才看到你在笑。”

  白飛飛當即板著臉,“我沒有笑,一定是你看錯了。”

  “才沒有,我看到很清楚。”朱七七認真道,“說到沈浪的時候,你就面帶笑容,飛飛,你該不會是喜歡他吧?”

  “別瞎說,要是被人聽到了不好。”白飛飛當即否認,“我們還是快些回去。”

  說著,便加快腳步。

  果然有古怪。

  朱七七心里嘀咕一聲,也跟著加快腳步離開。

  兩人剛走沒多久,一道身穿夜行衣的人影便從屋頂掠過,一路朝沈府而來。

  當這人看到在屋頂上的沈浪時,心里一喜。

  停下腳步,恭聲道:“沈公子,小的乃是青龍會的人,特奉我家舵主之命,送來一封口信給沈公子。”

  “什么事情?”沈浪看了他一眼。

  這人恭恭敬敬地道:“就在約摸一盞茶之前,有人前來我分舵洽談事情,想用一萬兩黃金買沈公子的項上人頭。”

  “哦?”沈浪放下酒杯,“所以你是為了這一萬兩黃金而來,還是要把那幕后之人告訴我?”

  “回沈公子的話,小的前來自然不是為了沈公子的人頭。”

  青龍會的殺手說道,“沈公子對我們青龍會有恩,青龍會又豈能做出刺殺恩人的事情。”

  “我家舵主認真盤查之后,已經查出來是誰想要沈公子的人頭。”

  “誰?”

  “慕容復!”殺手說道,“現在就住在城中的客棧,只不過小的前來之際,聽說他們那個姓王的姑娘被人擄走。”

  “看來青龍會倒也是言而有信。”沈浪微微一笑。

  他本來還打算對青龍會動手,現在對方這番操作,倒是讓他有點難做。

  隨手甩出一片金葉子,“這是你的酬勞,告訴你家舵主,青龍會的心意,沈浪領了。”

  “多謝沈公子。”殺手美滋滋將金葉子收下,又問道:“不知沈公子是否需要我等將慕容復給殺了?”

  “殺了?”沈浪搖搖頭,“暫時不用殺了,本公子自有考量。”

  “是。”殺手點頭,“小的告退。”

  說完,施展輕功離開。

  殺人不過頭點地。

  但師爺曾經說過,殺人誅心。

  殺人先誅其心,心死了人也就死了。

  甚至不需要沈浪動手,只要去勾欄里傳幾句話,保證要不了多久,慕容復就會跟隔壁長山城的那姓林的一樣。

  而且現在勾欄連鎖到處都有。

  不管慕容復去到什么地方,輿論都能造到什么地方去。

  如影隨形,如附骨之疽。新筆趣閣

  以勾欄里那些文人的筆,不管是有沒有發生過的,都能夠捕風捉影炒作出來。

  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是希望。

  當有人當著一個人的面,毀掉其最重要的東西,如人、事、物、執念等等,這些能在精神上當作支柱,當作寄托的任何載體。

  并毀掉希望,那已經將這人的心誅了。

  對付慕容復可以用這種法子,但對于上官金虹,就不能用這種法子。

  不過王語嫣失蹤倒是有些詭異。

  畢竟按照他的理解,不管慕容復怎么對她,她都心甘情愿跟著。

  就跟段譽對她那樣。

  果然。

  這種境界不是他能夠了解的。

  沈浪朝隔壁院落傳話,“來人。”

  “公子!”

  移花宮的兩名女弟子應聲而來。

  “替我去勾欄傳話。”沈浪說道。

  “請公子吩咐。”

  “你們去勾欄,讓老白將江南姑蘇燕子塢參合莊姑蘇慕容的事情好好整理,然后再按照《辟邪劍法》那樣,給好好運作一番。”

  “遵命!”

  兩名女弟子領命而去。

  沈浪也翻身從屋頂下來。

  剛好落在小昭面前……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