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83章 確實厲害,愛信不信
  周圍的人一聽到慕容復這三個字,均是‘呀’的一聲。

  顯然是沒料到自己口中編排之人現在就在自己的跟前。

  “閣下真是那號稱‘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姑蘇慕容氏?”有人朗聲問道。

  慕容復點頭:“正是區區在下。”

  他本不想不吐露身份來歷,但這些人實在是太過分。

  繼續看向這些人,“諸位同道,說笑也該有個度,若是一直拿姑蘇慕容來消遣,那便是跟我姑蘇慕容過不去。”

  “消遣?”人群有人說道,“慕容公子此言差矣,何為消遣?若是沒有的事情,我們自然是不敢無中生有。”

  “但這事是擺明了發生,難道只允許你慕容家做,別人就說不得?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慕容復臉色一冷,“這么說,閣下是打算與我姑蘇慕容過不去了?”

  包不同吃癟已久,見到慕容復出聲,再也忍耐不住,大聲說道:“各位,若是誰要是再拿姑蘇慕容來消遣,就休怪我兄弟幾人不客氣了。”

  “請問慕容公子要如何不客氣法?”有人又說道,“難道慕容公子要把我們這些人都殺了?”

  “不錯,既然慕容家最厲害的絕學是三花聚頂,那就請慕容公子施展出來讓我們這些沒見識的開開眼。”

  “慕容公子,三花聚頂這個名字一聽就很厲害,何不施展出來?”

  “是啊,慕容公子,難道你認為我們這些人不配嗎?”

  “……”

  見到這些人突然的咄咄逼人,慕容復眉頭一皺。

  心想著,雖然不知道那什么三花聚頂,便是斗轉星移和參合指,這些烏合之眾也不配見到。

  但眼下若是這番話說出來,只怕是要遭到這些人的圍攻。

  雖然自己可能斬殺數人,但也不可能在此地大開殺戒,將所有的人都殺個精光。

  于是說道:“剛才那位兄臺說的什么三花聚頂,在下一概不知,若是有人要拿這件事情造謠,我慕容復奉陪到底。”

  這時,又有人陰陽怪氣道:“慕容復,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難道這三花聚頂都不舍得施展出來給我等瞧瞧?難道是怕我們認出這是逍遙派的武功?”

  此人坐得甚遠,挨著窗邊,若是慕容復出手,料想他一定會奪窗而逃。新筆趣閣

  但此人這幾句風涼話,卻讓慕容復心里極為厭惡。

  心里哼了一聲,幾個江湖無名鼠輩,哪里知道什么逍遙派的武功,估計是想找茬罷了!

  “你這廝竟敢血口噴人?”包不同看向最開始說三花聚頂的人,五指成爪,身形一閃,便要抓去。

  這人大喊一聲:“慕容復指使手下殺人了!”

  邊說,邊撒丫子跑路。

  眨眼之間就來到窗口,跟著跳窗而逃。

  到了大街上,還在不停大喊:“慕容復要殺人了!”

  慕容復心里怒火更勝。

  整個酒樓的氣氛也變得劍拔弩張。

  隨時都會有刀光劍影的事情發生。

  不過對面那些看著寂寂無名的武林人士并沒有任何的懼怕,反倒是一臉的躍躍欲試。

  這讓慕容復更厭惡。

  與這些人比試,簡直就是有辱姑蘇慕容的名聲。

  但若是不比,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肯定還要繼續編排姑蘇慕容。

  他暗中給鄧百川幾人眼神。

  正要招呼幾人動手教訓這群無名鼠輩時,恰好店家將酒菜送上來。

  同時酒樓掌柜的也出來打圓場。

  “諸位大俠,大家都是同道中人,給在下一個面子,今兒就吃飯,不要打打殺殺的。”

  “行吧,既然掌柜的這么說,我們也不是不識好歹之人。”那些人說道,“我們就不說這些。”

  原來劍拔弩張的氣氛頓時消失。

  沒人再議論姑蘇慕容。

  場面變得很和諧。

  吃飽喝足,慕容復幾人便離開此處。

  到了樓下。

  慕容復低聲道:“包三哥,你們在此地打聽王姑娘的行蹤,再順便打聽剛才那人是誰,為何知道慕容家的事情。”

  “一旦打聽清楚,便殺了,我要讓此人知道,姑蘇慕容不是隨意編排的!”

  “是!”包不同點頭應道,停頓了一下,又問道:“公子爺,我們需要在此找多久?”

  慕容復沉吟了下,“若是三天后還找不到王姑娘,便修書去燕子塢,讓阿碧她們幫忙打聽打聽。”

  “另外再找幾個人幫忙打聽,你們二人隨我們而去,西夏那邊我們都沒去過,多幾個人多幾分勝算。”

  “屬下遵命。”包不同應聲說道。

  隨后又交代幾件事情,慕容復這才放心大膽帶著鄧百川與公冶乾離開此處。

  不過酒樓上關于姑蘇慕容的故事還沒消停。

  之前被包不同嚇跑的那家伙又回來了。

  眾人一見到他,馬上讓他講一講三花聚頂這門武功。

  這人眉飛色舞道:“說到三花聚頂這門武功,那可是絕對的了不得!”

  一句話就把旁人的興趣給勾出來。

  紛紛詢問是何等的了不得。

  “這門武功乃是慕容博集合了逍遙派、慕容氏、還有數家武林正派秘籍而成。”

  他說道:“據說集有各門各派內功之精華,其中有逍遙派的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少林的易筋經,天龍寺的天龍七式等等。”

  “此門絕學一旦學會,無需再學任何功夫也能成為武圣,天下再無敵手,舉手投足間可破天下任何武功。”

  “若是此前學了一些武功,便可更進一步,就像沈浪那樣,武功始終是個謎。”

  “不管是力戰身兼諸多絕學的快活王柴玉關,還是詭計多端,一身是毒的丁春秋,都能一劍斬殺。”

  眾人大吃一驚,“這么厲害?”

  “騙人的吧?要是這么厲害,姑蘇慕容早已稱霸武林。”

  旁人自然是不信。

  這人認真道:“確實這么厲害,但需要童子身者習練方可有此效,你們想想,慕容博都成親了,怎么可能練成?”

  眾人一想,好像也是這個道理。

  又追問:“那你又是如何知曉的?”

  “對啊,既然這么厲害,姑蘇慕容決計不可能讓外人看,你哪里能知道?”

  “肯定是拿出來消遣我們的。”

  “……”

  見這些人不信,此人倒也不慌張,一臉鎮定地道:“在下乃是江湖第一神偷,司空摘星!”

  “天下間沒有我去不了的地方,也沒有我偷不到的東西,若非我已經破了童子身,肯定要將那武功秘籍偷來給你們瞧瞧。”

  一聽到這名頭,眾人再次吃驚,“原來是你!”

  “你就是那司空摘星?”

  “慕容家真的有這門厲害的絕學嗎?”

  司空摘星冷冷一笑:“愛信不信,反正你們有腿,為何不自己去問?”

  “不過我可得提醒你們一句,秘籍只有一本,若是去得晚了……”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